亚太经济一体化需要行动

2014-11-08 15:35  来源:光明日报

  今年是APEC成立25周年,茂物目标提出20周年。按照茂物目标的设计,到2020年,亚太地区要实现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实现缩小发展差距和地区共同发展的目标。如今的现实是,统一的开放进程缺失,分散的区域性自贸区大行其道。人们担心,亚太市场被分割,诸多自贸区协定产生的“面条碗效应”,即不同的规定搅和在一起,会为地区产业链的构造设置障碍,增加企业运营成本,使资本转移到其他区域,进而影响亚太地区的经济增长。

  当前,美国领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谈判,吸纳了12个APEC成员,要打造完全开放、深度开放的新模式,并期望TPP能够成为未来地区乃至全球的新标准。由东盟推动的地区综合经济伙伴关系(RCEP)吸纳了16个成员参加,其中15个是APEC成员,目前谈判正在进行之中。这两个大型自贸区谈判组合模式不同,影响很大,如果各行其道,势必会使构建一体化的、开放合作的亚太大市场目标落空。为了避免亚太地区市场的分割,2010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就推动一体化的亚太自贸区(FTAAP)达成共识,为此发表了专门的声明。过去几年,每一次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都强调要推动FTAAP的进程,但都没有采取具体的行动。今年,中国作为主办方,决心把推动FTAAP作为重要的议题,凝聚共识,制定出实现FTAAP的路线图,并为此开始采取具体的行动措施,已经开始有官方支持和参与的研究,在较短的时间内提出报告。不过,启动FTAAP的进程,哪怕是准备进程,都会遇到困难,主要原因是:美国领导的TPP和东盟推动的RCEP都还在谈判进程中,尤其是美国还期望TPP能够成为未来亚太地区一体化的主导模式;而且APEC不是一个谈判机制,只是一个论坛,它可以推动凝聚共识,提出目标,但是谈判要依靠专门的机制。现在距离实现茂物目标的时间只剩下5年,即便尽早开展谈判,按预定的时间实现目标也几乎不可能了。茂物目标的实质是实现亚太地区的市场开放,因此,对于实现这个目标的时间也要加以调整。

  亚太地区是中国的主要贸易市场,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60%,也是中国吸引海外投资的主要来源,从未来发展看,也是中国最重要的投资市场和产业链基地。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自然要在推动亚太地区经济增长、实现可持续发展、制定新规则、加强经济技术合作、实现共同发展等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近年来,中国在APEC框架下提出了很多积极的倡议,如金融合作、新能源开发、基础设施网络建设,今年还会推动政治领域的合作,如建立反腐合作机制等。

  当然,要把APEC的事情办好,首先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在深化改革与开放、加快生产方式转变、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等方面所采取的大力度措施及取得的成效,肯定会给与会的APEC各成员领导人、企业界等留下深刻的印象。

  需要注意的是,正确认识APEC的定位非常重要。APEC是一个经济合作论坛,不是一个具有实际管理职能的组织。它的功能和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是聚合功能(gathering),也就是说,把亚太地区20多个经济体聚拢在一起,既有高官、部长和领导人多层次的会议,也有企业及其他各界人士的广泛参与。特别是领导人聚会,具有很强的政治意义,不仅有利于地区的发展,也有利于地区的和平。如果没有APEC,这样的聚合就无法实现。其二是推动开放(opening),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它通过凝聚共识,制定规划和提出目标,成员经济体则根据承诺采取落实的措施,这称之为“协调的单边行动”。APEC成立以来,亚太地区的市场开放程度大大加深,关税率大幅度降低,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程度大为改善,这是亚太地区经济活力的一个重要源泉。其三是实现共享(sharing),即通过开展合作,推动知识、技术和信息的共享。APEC每年召开和举办数百个会议、培训班,通过共同参与,可以交流经验,编织联系与合作网络。成员经济体,特别是发展中经济体可以从中学习,这体现经济技术合作中的能力建设。APEC的发展面临很多挑战,人们对它有诸多不满意的地方,但它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迄今不仅没有一个成员决定退出,而且还有不少国家申请加入。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

作者: 编辑:吴静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