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近一年的女友是有夫之妇 为她花了8万多元

2015-01-04 03:58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商报

  经人介绍认识,他称为对方花了8万多元

  同居近一年的女友是有夫之妇

  

  “经人介绍认识后,我们同居。她说自己虽然与人办过酒,但没有领过结婚证。”昨日,家住白云区白沙关街的男子贺阳拨打商报百姓新闻网6757777称,日前其女友突然“失联”。他通过多方努力发现,女友是有夫之妇,自己花了8万多元钱,得到的是感情和钱财的双重受骗。

  ●她说当初结婚时只摆酒没领证

  贺阳告诉记者,1999年,他与清镇女子周某结婚后,于2000年6月生有一女。

  2001年,夫妻二人常常因家庭琐事争吵。2001年女儿一岁多时,周某搬出家中,两人正式分居,女儿由贺阳抚养。女儿1岁多开始,就交给爷爷奶奶照顾,女儿的一切开销都由他个人承担,周某仅是偶尔来看望女儿。

  2004年,周某称要去沿海一带打工,与贺阳及女儿见面之后就离开了。2012年,无法联系上周某的贺阳找当地居委会及派出所出具相关证明,登报宣布妻子死亡。

  妻子宣布死亡之后,不少亲朋好友给贺阳介绍女友。“2014年1月8日下午,通过朋友的介绍我认识了她,电话中交谈后觉得还不错,就约时间见面!”贺阳说,2014年1月12日,贺阳与钟琴(化名)见面之后,两人一见钟情。

  据贺阳介绍,与钟琴见面聊天时,钟琴告诉他自己也有过一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丈夫,办了酒席,也生了一个儿子,但未办理婚姻登记手续。“因为办酒时她只有19岁,无法办理结婚证。”贺阳告诉记者,钟琴告诉他,和丈夫感情也不和处于分居状态,希望能够与贺阳成为合法夫妻。

  2014年1月13日,钟琴搬至贺阳家中,两人开始同居生活。

  ●发现她早就结婚,随后她电话关机不见人影

  而让贺阳意想不到的是,与钟琴相处近一年后,2014年11月,一位朋友告诉他,钟琴在家可能领有结婚证,如果贺阳与她结婚就属于重婚。

  为此,贺阳委托朋友到钟琴老家金沙民政部门了解情况。2014年11月25日,朋友告诉贺阳,通过到民政部门核实,钟琴确实在老家民政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与人为合法夫妻。

  了解情况后,贺阳找钟琴交谈,钟琴表示自己不愿意与现在的丈夫在一起,希望能够离婚后与贺阳结婚。而此时,贺阳顾及钟琴要办理离婚等相关事实,提出与钟琴分居。钟琴告诉贺阳称,2015年正月十五之前,不再与丈夫发生两性关系,一旦违背诺言,愿意赔偿贺阳经济损失2万元,并写下承诺书交给贺阳保管。

  2014年12月18日上午,钟琴称自己老家有事需要回去办理,向单位请假回家,办完事就返回贵阳。贺阳说,可是从2014年12月18日下午开始,钟琴的电话便处于关机状态。2014年12月19日,贺阳到钟琴的单位了解情况之后,单位告知钟琴确实以家中有事请假离开了。贺阳想到前妻失联的情况,开始焦急起来,每几分钟就要拨打一次钟琴的电话。他还给钟琴父母打电话,对方却告知钟琴并没有回家。 2014年12月19日,贺阳向公安机关报警。

  ●他准备提交财产保全:“只想要回两万元”

  2014年12月24日,觉得自己被欺骗的贺阳,想找钟琴讨个说法,于是前往钟琴老家金沙希望能够找相关部门协调。“如果她(钟琴)希望和前夫在一起,就应当赔偿我的损失,并退还借我的钱!”贺阳说,从认识钟琴至今,他给钟琴买衣服等花费了8万余元,并在钟琴的卡上存有2万元现金,希望找钟琴户籍地公安、村委会协助,至少能够要回自己存在卡上的2万元现金。

  分别于2014年12月24日、28日两次前往钟琴老家协调的贺阳发现,钟琴已回老家与丈夫又住在了一起。而当贺阳表示要钟琴赔偿时,钟琴丈夫称:“我要杀了你(指贺阳)!”一同前往的派出所民警担心出事,让贺阳坐在警车内不出现,让他在钟琴丈夫回家取结婚证的期间与钟琴协商。

  钟琴表示,她并未花费贺阳8万多元钱,平时买衣服也仅是几十元一件的衣服,总共话费一万元左右,应当属于贺阳的感情投资。而在派出所民警、当地村委会及父母的面前,钟琴表示后悔自己被母亲以姐姐结婚的名义骗回老家,称自己“后悔了”,还是希望与贺阳在一起。贺阳则表示,不可能继续与钟琴交往,只希望要回自己的损失。昨日,贺阳写了一份准备向金沙县人民法院提交的财产保全申请,希望能够保全与钟琴卡上的2万元现金。“卡上的2万元现金属于我们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应当保全!”贺阳说。

作者: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