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多彩贵州网贵州频道 > 贵州省新闻发布台 > 理论研究 正文  
  网络舆论生态悄变 信访发言人集训意在破解“失声”难题  
 
http://www.gog.cn  15-07-03 15:40   新华网
 
  近日,国家信访局全国信访系统新闻发言人培训班开班,改变“只说不做”传统,意在解决信访宣传工作存在的不愿讲、不善讲、不会讲等问题。

  邀请专家、媒体等资深人士授课、新闻发布专项模拟演练、应对尖锐提问……此次集训折射信访局对新闻发言人提出专业化需求,敢说之余还要会说、说的好、说到点子上。

  发言人决定政府公信力,不能不发言、发空言

  据了解,我国信访系统新闻发言人制度是十八大之后建立起来,与中央机关、国务院各部委各系统新闻发言人建立基本同步。但是,信访系统的新闻发布活动不算多。

  这种情况从2013年开始逐步改变。国家信访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张恩玺认为,由于信访工作的敏感性,“只做不说、多做少说”一直是信访部门的老传统。但在“人人都有麦克风、都是通讯社”的新媒体时代,“只做不说”的思维已无法适应。

  当前,中国社会正处于社会矛盾凸显期,信访系统承担着倾听群众呼声、了解群众疾苦、解决群众困难的重要职责,不仅要疏导情绪、化解矛盾、解释政策,更要受理和协调推动解决群众反映的实际问题。

  伴随着打造法治政府、阳光政府和效能政府的快速推进,信访系统摘掉了“神秘面纱”,敞开大门,以培训新闻发言人为突破口,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实现新闻发布工作常态化,破解“失声”难题。

  在我国,新闻发言人的作用是发布权威信息,打消公众疑虑,避免小道消息影响社会公众正确判断力。在专家眼中,目前不少部门的政府新闻发言人专业体系建设仍有不足。

  譬如,某地方政府大楼被质疑过于奢华,当地政府新闻办公室回应称“为的是方便服务群众,为群众提供一站式服务”;有网民吐槽到某省旅游屡次“被坑”,该省旅游局发言人回应称“有批评声很正常,游客永远都是嫌价格贵的”等等。政府新闻发言人不发言、发空言、乱发言现象层出不穷。

  天津市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新闻发言人看似“外围灭火”,实则“捂盖子”,应对事件时,仍存在内部消化、“家丑不可外扬”的惯性思维,对公众的接受程度考量不足。

  “新闻发言人不管是言辞怠慢、糊弄群众,还是言之凿凿,妄下定论,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政府公信力都会受到伤害。”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

  发言人不能考虑保住职务,而是为民服务

  《中国国际传播发展报告(2014)》蓝皮书指出,我国各级政府的新闻发言人队伍几乎是兼职,新闻发言人往往由办公厅、宣传司局、政策法规部门的领导,或者部门副职兼任,新闻发布只是其工作职责之一。

  “‘可做可不做’的思维作祟,新闻发布工作得不到重视,”竹立家认为“兼职状态”成为制约新闻发言人制度建设和政府信息公开的最大掣肘。

  不仅如此,上得替领导出头,下不能得罪公众,深陷“身份困局”的新闻发言人常常被舆论围攻。

  专家认为,我国新闻发言人行政角色尴尬,缺乏制度体系,职能“异化”使他们更多考虑保住职务,而不是为民服务。新闻发言人应尽可能地挣脱部门束缚,尽可能投向公共服务性。

  如今,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彻底改变了传统的媒介传播方式和舆论生态。公民意识的觉醒对新闻发言人角色定位、履职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政府部门的新闻发言逐渐从“防御型”走向“积极公示型”。

  新媒体时代,一个合格的新闻发言人,不仅需要随时浏览新闻信息,研究新媒体舆论动态,还要从社会层面对新闻的态度中总结把握舆论动向,改进“发声”方式。

  推行政务信息公开,打造阳光政府是新一届政府的执政思路。李克强总理在今年3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对国务院各部门负责人语重心长地说:“现代社会已经变成一个透明度很高的社会。对于媒体关切、特别是一些重大关切,在座的各位部长们也要主动回应。”

  今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2015年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要点》,并从1月中旬起每周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政府信息公开力度进一步加大。

  “政务信息透明化渐成趋势,新闻发言人是达成信息公开愿景的桥梁,”竹立家认为,新闻发言人应背倚公共部门面向社会,站在公众立场披露政府信息,主动回应关切、主动答疑解惑,与公众形成良性互动。问需于民、让利于民、取信于民是每一个政府新闻发言人的必修课。

作者: 黄玥  编辑: 赵兴智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