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差】关岭邮递员卢胜熙的一天(组图)

2015-07-16 14:30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7月13日下午3时,关岭自治县关索镇玉屏路,一栋破旧的老式居民楼二楼,70岁的老人方殿如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往楼下巷子里张望。她在等待,等待那个每天都会准时骑着摩托车来到楼下的邮政投递员。从退休后,她就一直订有《老年报》、《贵州广播电视报》、《中国剪报》这三份报纸,每天下午都由这个邮递员送到家里来。

  邮递员名叫卢胜熙,今年54岁,是关岭自治县邮政局邮递员。他1985年开始当邮递员,天天投递邮件,如果把他这30年里所走过的邮路串成一条线,足有34万公里长;如果他以关岭为起点,绕地球一圈回来再出发,足足可以走8圈。30年来,他骑坏了9辆自行车、两辆摩托车,穿破鞋子无数;投送邮件上百万份,重达47万公斤,可以装一列长长的火车……

卢胜熙的邮段里有几个点在城郊几公里外,就算只有一封信,他也得及时送到。

  邮差的一天

  清晨,天刚蒙蒙亮。关索岭上的关岭县城滨河西路一条无名小巷,早起的人们在巷子里洗脸刷牙,准备出门上班。卢胜熙的家在一楼,上世纪九十年代修建的单元房,有些阴暗,一进门就是客厅,一个铁炉子、一台老式电视机、一个落地风扇、一套小沙发就是所有家什,让这间不大的客厅显得反倒有些宽敞。

每天早上都是卢胜熙第一个来到投递部,打卡,开门。 

  卢胜熙早早起了床,洗漱完毕后开始打扫客厅的卫生。妻子罗家芬收拾停当后说了一声我走了就出了门。罗家芬在县邮政局办公楼做清洁工多年,每天赶在上午8点钟之前把所有办公区域卫生打扫干净,等职工们上班后她就下班回家,然后等下午职工下班后再去打扫一次。

  妻子出门后,卢胜熙也穿上工作服,锁上门离开了巷子。他上班的地方很近,出了巷子穿过马路就到。8点钟,卢胜熙准时来到了滨河西路邮政局,在一楼指纹打卡机上打了卡,打开铁门,把投递部里的卫生打扫一遍,然后到前面的营业厅查看。凭借着自己几十年的努力,卢胜熙现在已经是关岭自治县邮政局滨河路分局负责人。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分局负责人却仍然风里来雨里去的背着邮包投递邮件,长年不断。

每天要处理的报纸、邮件堆成小山。 

  分局的投递工作其实是从中午开始,因为每天早上从贵阳出发的邮车要中午11点钟以后才能赶到关岭。邮车到达后,十几个工作人员开始下车,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邮包打开后,大家分头把各个单位、街道、乡镇的邮件分拣打包。卢胜熙把乡镇的邮件用毛笔写上地址,然后搬上小货车,由司机送往客车站托客车带到各乡镇。然后,卢胜熙开始分拣自己负责的县城各单位邮件。他负责的邮段有70多个单位,近千户人家,对报纸杂志订户,他不用看订单也记得谁订了哪几份报纸、谁订了哪本杂志,丝毫不乱。

  分拣完所有邮件,已经快到中午1点钟,卢胜熙匆匆回家吃了午饭后再次来到投递部,开始投递。他每天需要投递的邮件多半是书报杂志,装进两个邮包,有几十斤重。他把两个邮包挂在摩托车上,轰着油门出了投递部的院子。

  夏日阳光灼热,地上冒着袅袅青烟。人们躲在家里午睡,或是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摆龙门阵。卢胜熙骑着摩托穿梭在关岭的大街小巷,一家一户送着信,工作服被汗水湿透,留下一圈一圈的白色汗渍。路边,不时有熟人跟他打着招呼,偶尔他会停下车,跟熟人拉几句家常。

  县城不大,但是大街小巷密密麻麻如迷宫,老城里还有不少房子在半山腰,摩托车开不上去,卢胜熙就把车停在路边,背上邮包,爬坡上坎一家一户的送上去。一路上,不断有人拦住他的去路,问他有没有自己家的信、报纸。

为赶时间,卢胜熙也会翻栏杆抄近路。

  三个小时后,送完最后一份邮件,已经是下午5点过。卢胜熙回到投递部,开始总结一天的工作情况,向县邮政局汇报。

  下班回到一路之隔的家中,天已经黑了下来。妻子还没有下班,但是她下午做好的饭菜还在锅里热着。卢胜熙倒在沙发上休息了一阵,开始准备碗筷,摆好饭菜,妻子正好回到家中,两人坐在客厅的铁炉子边,开始了他们简单的晚餐。

  卢胜熙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奔波在关索岭的邮路上。

  愿意一辈子做个邮差

  卢胜熙的老家在关岭县城外几公里的山上,父亲曾经在县邮电局(不是邮政局)当会计,妈妈是农民,卢胜熙从小跟着妈妈在老家长大。1985年,关岭县邮电局招工,24岁的卢胜熙因为有高中文化,被招为临时工,分派到20公里外的坡贡区邮电局,做了一名投递员。

  那时候,坡贡一带交通不便,山高林密,村寨分散在崇山峻岭之中,大部分村寨不通公路,只能徒步走路,邮路万分艰辛。

晚上回到家,酷热难耐,邻居送来的3块西瓜被卢胜熙几分钟就啃了个精光。 

  “再辛苦也得去,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啊!”卢胜熙说,那些年只有自行车,通路的村寨也全是砂石路,几十斤重的邮包捆在货架上,自行车就头轻尾重,稍微失去平衡就人仰车翻。“山路很陡,又长,自行车经常下坡到一半就刹不住车了,到弯道上转不过弯来,冲下路坎摔了无数次。”

  坡贡区平寨村是几个偏远村寨之一,没有公路,走路一个来回要四五个小时。平寨有七八十户人家,经常有信件需要投递,卢胜熙十天半月就得走一趟。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打工潮正盛,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与家里人的交流就主要靠信件。卢胜熙每一次进山都要背一大包信件。“有平信,也有挂号信,挂号信必须要本人签收,所以必须一家一家的送到。”卢胜熙说。

交通路74号,罗国强老人行动不便,卢胜熙每天都要爬楼给他把报纸送到家里去。

  平寨村有一户人家,是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他们不识字,每一次收到打工的儿子来信,都要卢胜熙现场打开来念给他们听,然后口述,让卢胜熙代笔回信。

  有一年冬天凝冻,大雪封山好几天。一天下午,电报员接到一封电报,是平寨村一户人家在外地的亲戚生病了,来电报要他们火速去探视。因为担心耽误了人家的大事,卢胜熙一个人带着电报就上了山,在冰雪里不知道滑倒了多少次,跌跌撞撞把电报送到收件人手中。那天回到坡贡时,街上的人家都已经睡尽。

每天下班后回到家,妻子已经做好了饭菜。

  在坡贡干了六年,卢胜熙被调到了县邮电局,仍然是做投递员,后来做了县城河滨邮政支局的负责人,负责全县邮件的收发。做了负责人,卢胜熙仍然闲不下来,主动承担了一个邮段的邮件投递工作。“我这辈子也就只会收发邮件,”卢胜熙说,“只要邮政局不赶我走,我愿意做一辈子的邮差。”

  其实,卢胜熙是真担心哪一天邮政局不再用他了,因为他从开始干投递员至今30年仍是个合同工。“我只想要个名分,干再苦再累的活我都愿意。”

  让卢胜熙感到欣慰的是,30年的艰辛,他用微薄的工资收入把两个儿子送到大学毕业,现在回到县城上了班,成了家。

  由于业务技能过硬、操作速度敏捷、服务细心热情,卢胜熙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尊敬和赞誉,获得了关岭县邮政局、安顺市邮政局“十佳优秀投递员”、“先进个人”、“优秀工作者”等殊荣。

爬梯,邮路艰辛。 

作者: 赵惠  编辑: 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