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胜利】抗战老兵黄天:我是排长 必须在前线

2015-08-06 16:42  来源: 红网

  (92岁的抗战老兵黄天参加红网《最后的胜利》报道团出征仪式,下令集合。)

 (黄天接受红网记者采访。)

  (黄天回忆浴血奋战的战争岁月。) 

  (黄天获得的奖牌。)

  (黄天家里墙壁上,悬挂的他与战友贾本法的合照。)

  (黄天至今还保留看书的习惯,他的床上,还摆放着书、报和放大镜。)

 (红网记者与黄天合影。)

  “集合,冲啊,冲……”

  8月3日,抗战老兵黄天参加红网《最后的胜利》报道团出征仪式,下达“集合”口令,8组记者应声列队,整装待发。

  黄天是湖南湘潭人,曾随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参加松山攻坚战,参与解救英军,期间,他多次负伤,立下了不少战功。

  “我是排长,必须冲在最前面!”70年前战火硝烟、峥嵘岁月,黄天仍历历在目。

  黄埔军校毕业毅然参战

  长沙会战打响前,黄天还是一名学生,“我读小学时就在长沙,那时候的长沙城呀,车水马龙,铺子里的生意好得很。”

  1941年长沙会战时期,黄天和其他人安排到望城县观音港驻守。“只要一看到过江的日军皮筏就打掉,当时还抓捕了三个俘虏。”黄天当时因为年纪原因,没有去一线战斗,而是在后方积极支援正规部队。

  回想战时的长沙,黄天连连摇头,“那时候没有五一广场,长沙城最好的房子是国货陈列馆,最高最大的房子是小吴门邮电局。什么高楼大厦都没有,全是焦土。”

  最终,第三次长沙会战最后获得胜利,也是太平洋战争开始后盟国的第一次大捷,引起了国际社会强烈反响。

  第二年,黄天考入黄埔军校武冈分校第十八期步兵科,正式成为黄埔军校武冈分校学员,开始了两年半的学习。毕业后,黄天没有选择留校,而是坚持要去前线上战场。1943年,黄天被分配到中国远征军第八军所属荣誉第一师第二团第三营机枪三连任少尉排长,驻守云南边防。

  1944年春,中国远征军开始滇西大反攻,配合驻印度、缅甸的远征军作战,打通中印、中缅的交通线。黄天所在的部队全副武装,强渡怒江,投入攻打龙陵县城的战斗。“那时候怒江水流湍急得很,用竹子制成的竹筏,硬是给过去了。”

  “战斗激烈,你们无法想象。在龙陵攻击战中,日本军先炮击,再反扑。”

  在黄埔军校的时候,黄天专门学习过射击学,他两只手摆出一副端机枪的姿势,“我们将重机枪连调到前沿阵地,趁日军冲扑的时候扫射,啪啪啪啪……250发的机枪不停。”

  浴血奋战的战争岁月,黄天说只能用“残酷”来形容。

  负伤战斗染上几十年烟瘾

  说一会话,黄天忍不住掏掏口袋,拿出烟,点上。

  到现在,黄天每天要抽半包烟。他说,这个习惯已经有几十年了,就是战争时染下的习惯。

  其实,这也是龙陵攻坚战中的一个插曲……

  “排长你挂彩了”,回忆间,黄天也不由揉了下右手手掌,“当时战友提醒我负伤了,那时炮火正猛,我是排长,不能走开,必须在前线。”在右手掌无名指附近,一块子弹从手背穿入,“打掉了一块骨头,还没有刺穿。”鲜血淋漓,忍住钻心的疼痛,黄天坚持在前线,继续战斗。

  “痛呀,后来一痛就抽烟,这几十年的烟瘾就是这么来的。”

  之后,黄天又投入到松山攻坚战中。松山易守难攻,地势险要。日军将此设为支撑滇西和缅甸日军防卫体系的重要据点,并调集大量民工昼夜施工,完成松山工事,并称“坚固性足以抵御任何程度的猛烈攻击,可坚守8个月以上”。

  面对日军碉堡,远征军集中炮火连续发炮弹猛攻,始终无法攻克。一次战斗中,黄天发现了敌主碉堡群中的瞭望台,立即叫来小炮班,精确计算后连发十几炮,将其炸毁,破坏了敌军观测,封锁了敌军火力。

  黄天因此升任上尉加强连连长。编组加强连后,队伍士气大增,连续攻克了几个日军碉堡。而一次冲锋时,一颗榴弹就在黄天身边爆炸,他的臀部被削去一大块肉,顿时血流如注,昏了过去。“当时几天不省人事,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

  松山战役最终取得了胜利。

  出生入死战友情“赢钱给我买烟”

  “那时候我喜欢抽烟,他喜欢赌钱,赢了钱就放到我枕头下面,还给我买烟。”说起抽烟,黄天就想起战友贾本法。

  现在,在黄天家里客厅的墙壁上,还挂着他和贾本法的合照:一张黑白照片中,两位老人两首相依,一位头上缠着白色毡帽的老人两眼擎着眼泪,正在对着黄天倾诉,那正是贾本法。

  “见我第一句话就喊,‘排长,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黄天回忆,贾本法是远征军中弹药班的战士。2006年,贾本法在电视上看到了他,专门从四川赶到长沙看望他,“我听到他喊的时候眼睛就酸了。”时隔多年的再次重逢,两位老人抱头痛哭。

  黄天回忆,“当时在缅甸和日本人打仗,有一次拿炸弹炸完山洞,我们最后进山洞清剿残兵,突然一个日本兵从洞里冲出来,一刀刺向贾本法的胸口,他身上鲜血流个不停。”

  黄天当时是排长,把日本兵打死后,黄天又帮贾本法把血止住,从洞边上把他背下去。

  “如今他已经过世了。”看着墙上的黑白照片,话语间,唏嘘不已。

   爱看体育频道用放大镜看书

  70年过去了,时间已经抹去了战争的硝烟,现在,92岁的黄嗲嗲和儿子儿媳住在长沙开福区上麻园岭一栋老宅子里,平静而和睦。

  经过杂货店水果店小饭馆,拐过几条巷子,就来到了黄嗲嗲的家。5层楼的房子,黄嗲嗲一家住在一楼,前院的绿色植物,给八月份的夏天带来了几分清凉。

  “嗲嗲最怕热了”,黄嗲嗲的儿媳徐媛秀说,“现在热都不怎么出门,天天在家看书看电视。”儿媳开玩笑的说,现在电视机都是他一个人的,天天守着看电视。

  “我看新闻、看军事频道,特别是体育频道。”体育是黄嗲嗲的最爱,现在年纪大了,跑不起来,就爱看体育。“篮球、乒乓球、女排,我都喜欢看。”家里电视哪个频道是体育频道,黄嗲嗲记得很清楚。

  除了看电视,现在,黄嗲嗲仍坚持一个习惯——看书。在他的卧室,宽大的床上,一边放着枕头和毯子,一半放着《炎黄春秋》等读物,以及一个放大镜。徐媛秀介绍,家里长期订阅了报纸和杂志,黄嗲嗲每晚9点左右上床休息,但是往往要到11点多才睡下,其中的2个小时就拿个放大镜看书。

  看看电视看看书,偶尔打个麻将,92岁的黄嗲嗲说,“以前哪想过会活到90多,在战场上,就一心想着杀敌报国,枪声一响,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有奋勇向前,哪怕牺牲,也是光荣的。”

  穿过弯而窄的巷道,涌入熙熙攘攘的人群,随着行人悠悠地穿行在热闹的街道……如今的上麻园岭,还是一副老长沙的气派。这里,还有一位见证时间变迁的抗战老人。

作者: 张珍 刘颂辉  编辑: 花维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