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西秀区有个“票痴”粟荣芳 收藏票证两万张

2015-08-06 13:12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票痴”粟荣芳 收藏票证两万张

希望更多人了解票证文化

粟荣芳在整理票证。

  50岁的粟荣芳是西秀区蔡官镇张官村人,他热衷票证收藏15年,共收藏了近两万张票证。粟荣芳给自己算过一笔账,十多年来,除了家用,几乎把所有的钱都投在了票证收集上。“我希望有生之年,能将自己收藏的这些票证全部展示出来,让更多年轻人知道这些票证背后的故事!”

  “废纸”卖出高价

  昨天上午,贵州都市报记者在安顺市黔中古玩城见到了粟荣芳,他在这里开了一家古玩店,面积不到十平米。古玩城内十分冷清,人流稀稀拉拉。粟荣芳闲来无事,正在整理他店里的“宝贝”。

  谈及票证,粟荣芳如数家珍。解放初期,市场商品供应严重不足,为保证群众基本生活需要,国家决定实行统购统销政策,即发放各种商品票证,有计划地分配商品。

  粟荣芳告诉记者,在他的记忆中,安顺是从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有票证出现,基本上和全国同步。“那时候,不管买什么东西,都要票,吃饭要粮票,穿衣要布票,光有钱根本不行,买不到东西。”粟荣芳说。直至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票证逐步退出经济舞台,完成了历史使命。

  谈及票证收藏爱好的由来,粟荣芳苦涩而无奈。因家境贫穷,15岁开始,他就跟着村里人外出收破烂。一开始收塑胶,平均每天可以挣五六元,后来转收银器、玉器等,慢慢地转行从事古玩经营。

  粟荣芳说,真正接触票证是在2000年。“印象很深刻,当时在市场上淘到一张民国时期的老车票,10多元买的,后来卖了几百元。”粟荣芳说,当时自己很纳闷,为什么一张自己眼中的“废纸”,市场上却能卖到如此高价。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开始留意收集票证。

收藏的票证。

  大部分钱投在了票证收集上

  在粟荣芳那里,除了常见的粮票、布票外,还有车票、工业票、鞋票、晚会入场券……你想到或想不到的各种稀奇古怪票证,基本都有,很难得。“收藏这些票证很不容易。”粟荣芳说,一些是自己多年的积累,一些是通过圈内好友的互相交换,还有一些需要到古玩市场去淘。

  粟荣芳称,因村子里大部分村民都从事古玩生意,平时会淘到一些票证,于是他就通过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交换。

  慢慢地,随着收集票据种类的丰富,“搜刮同乡”已经无法满足他进一步收藏的需要了。于是,粟荣芳扩大了自己的搜索范围,到全国各地去淘。前两年,粟荣芳在一藏友那里看到几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周年联欢晚会入场券》。因这几张入场券市场上已经很少见,藏友也不愿转让。为此,粟荣芳软磨硬泡,经过约两年时间,两人成为了好朋友,该藏友被粟荣芳的真诚打动,低价转让了这几张入场券。

  经过这些年的搜集,他一共收藏了近两万张不同时期、不同省市发行的各类票证。

  粟荣芳给自己算过一笔账,十多年来,除了家用,几乎把所有的钱都投在了票证收集上。

  让更多人了解票证文化

  在安顺,粟荣芳已是收藏界颇有名气的“票痴”。这些年来,有不少收藏爱好者曾向他提出购买一些票证的要求,但都被他婉拒。粟荣芳说:“这些票证是一个时代的见证,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将他们展示出去,让更多人了解票证文化,了解这些票证背后的故事,也算实现了我的一个心愿!”

  粮票、油票、布票、缝纫机票、电视机票……谈起票证,年轻人也许觉得陌生,但对于50岁以上的人来说再熟悉不过。粟荣芳称,在已经成为历史的那段岁月里,它们是支撑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物质基础”。如今,这些陈旧的纸片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已经成为一种单纯回忆过去的特殊符号。

  谈及收藏票证的意义,粟荣芳不禁感叹:“票证虽小,却能折射出浓厚的历史文化与风土人情,每一张票证都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迁,票证上的文字、绘画、印刷技术也反映了一个时代的文化信息。有人把票证称为‘历史生活的活化石’,我认为这样的比喻非常恰当。”

作者: 袁知坚  编辑: 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