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事”并不如烟——普通人的互联网故事

2015-08-12 17:16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日报

【专题】弯道取直后发赶超 电商发展贵州版

【专题】电子商务的全景与“黔”景

  核心提示

  今年是中国实现与国际互联网全功能连接20年。

  20年来,互联网给中国人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20年的发展令人眼花缭乱,一个个令人炫目的高新产品将人们的梦想变为现实。科技创造着新的生活,并影响着未来的发展。

  今天,互联网全方位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不可或缺。

  我们选择了几位普通人,回眸他们和互联网的情缘,我们相信,互联网会有更令人遐想和惊喜的未来。

  1994年,互联网进入中国,1995年,两所贵州高校建成校园网——

  贵州与互联网的第一次握手

  1998年,谢晓尧还在贵州工业大学当教授。

  这一年的7月,谢晓尧教授为全省师范院校校长和骨干教师上电脑网络培训课。

  他通过电话,将自己的便携式电脑与贵州工业大学校园网连接,很快,贵工的简介出现在屏幕上。

  校长和老师们一片哗然。培训结束后,他们表达了共同的感受:“我们的知识已经老化了,希望贵工的老师能到全省各地去普及电脑网络知识。”

  尽管互联网对于当时的很多贵州人还十分陌生,但实际上贵州的互联网建设起步早、起点高。1994年4月互联网进入中国,当年的11月,以高校师生及科研单位为服务对象的学术性网络——中国教育科研网批准立项。1995年4月,贵州大学就开始启动校园网建设。1995年10月22日,贵州工业大学成为贵州第一所、西南地区第二所与cernet和Internet实现互连的高校。1996年3月28日,贵工大校园网与贵州省政府信息处实现远程互连,首家为贵州省政府领导提供了cernet和Internet服务,1995年11月,贵州大学校园网与cernet实现互连,并成为贵州省省级节点。经过三年多的建设,两所高校均基本上实现了全校各系所、行政部门互连。

  人们网络意识的淡薄等不利因素并没有阻碍我省电脑网络的发展,因为起步早、起点高,我省的网络建设跟上了时代的步伐。

  当谢晓尧教授给自己曾经就读的美国南加州大学发去电子邮件时,刚用上电脑网络不久的美国人不禁十分惊讶,没想到位于中国西南一隅的贵州这么快就有了自己的电脑网络。

  身处贵州,五秒钟之内访问哈佛大学,阅读当日的华盛顿邮报。但电脑网络可以将这一切变为现实:只需在键盘上键入哈佛大学或华盛顿邮报的网址,以光速传送信息的信息高速公路就会迅速将有关资料调入,使你梦想成真。

  很多企业和高校、医院开始在互联网中受益。

  1996年,061基地从美国进口一套设备,在安装调试阶段出现问题,负责的美国工程师通过电脑网络迅速与美国总部取得联系,几天时间便解决问题,节省了大量的时间。

  1997年,省武警总队一名家属子弟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症。国内医院无法确诊,在医生的推荐下,贵阳市电信局义务为其接通了日本专家的网址,使孩子得到了及时的医治,这也许是贵州省首例远程医疗服务取得成功的个案。

  20年过去了,当时让许多贵州人感到惊异的互联网,成为现在人们生活中离不开的一部分。

  谢教授在今年到南极的考察中,用手机微信直播了南极考察的过程。许许多多的贵州人,通过网络,和谢教授一起,与南极实现“亲密接触”。

  网络让爱心的传递变得更加顺畅——

  侗家小伙的网络公益

  2006年,我的兄长创办了“龙额风情网”。

  那时候乡镇电脑和网络的普及率远不及当今,我母亲说:“那个电脑只是你哥一个人的电视。”

  这个网站,把许许多多在外面学习、打工的龙额人联系到了一起,成为大家一同关注传统文化和村寨变化的平台。

  2009年10月,我在龙额风情网上看到了一个帖子,是黎平县旅游局发起了“全国驴友助学活动”,受助的学校里有龙额乡的上地坪村。我想,村寨的年轻人也可以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我在龙额风情网上发布了第一次公益旅行活动,龙额的年轻人通过网站和QQ群纷纷献言献策。2010年春节,第一次“走进龙额侗寨公益行”顺利举行。这次公益活动结束后,参与组织协助的9位青年成立了“龙额侗寨公益团队”。

  第一次活动过后,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网络平台关注龙额,表示愿意帮助当地的小孩子,而我也在2010年下半年从广东回到村里,“专职”做起了公益活动。到2012年,近两年的时间,我和其他成员发起了很多次公益助学活动,也不断吸引村寨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参与。

  在2012年,我们开始发动村里的年轻人开展“寻根之旅”,去和村寨老人了解家乡的历史和节日习俗,和妇女学习侗歌。我们觉得,年轻人要珍爱我们的民族文化,将龙额璀璨优秀的民族文化好好的保护和传承。

  通过网络平台,很多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分享着我们的收获,寻根之旅也得到了更多人的反馈和支持。当我们收集整理老照片和背后的故事时,也在重新认识家乡,引起乡亲们对家乡和传统文化变迁的思考。

  点对点的微信营销为年轻人提供了宽广的创业空间——

   90后大学生当上“微信菜商”

  凌晨2点,陈长文、刘蕊开车来到安顺市农贸市场,开始一天的忙碌。

  “我们要进60多个品种的菜。”几个小时的讨价还价后,早上5点多,他们把一货车的菜运到了虹山湖边上的直营店里,两个女孩招呼着其他三个男孩一起把一箱箱蔬菜搬进店里,分类装进菜筐里,填写价格。

  6点刚过,一对晨练的老夫妻路过店门口。“开张没有,我们想买点菜。”

  湖边晨练的人多了起来,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柜台前排起了队。

  7点多,陈长文的手机嘟嘟叫个不停,“我们的微订上面有客户下单了,这是我们公司未来的主要销售渠道。”

  陈长文他们的公司名叫贵州卡乐宅基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发起人是陈发文和刘蕊,还有其他5个股东,“我们都是创业伙伴。”陈发文说。

  陈发文毕业于吉林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刘蕊则是在武汉完成了本科学业。两人在贵阳相遇,共同的创业梦想让他们走到了一起。“我们想通过网上直销,让市民坐在家里就能买到新鲜便宜的蔬菜。”

  今年3月17日,公司第一家直营店开张,4月14日公司在微信上注册了名为zjdi的公共账号,顾客只要用微信搜索关注这个账号后,就可以直接在微信上下单买菜。

  不到两个月,客户迅速增加,打开了市场。“博尔斯、金珀这些大酒店,人民银行、交通局的食堂,都是我们的客户,酒店客户我们有10多家,餐馆客户有40多家,微订上的固定客户有50多个,还有些电话订单,每天我要卖3吨左右的蔬菜。”

  无论是七八元一斤的香菇,还是九毛钱一斤的白菜,一个电话,微信上一个信息,陈发文他们都负责送货上门,货到满意才付款。“有时候订的菜不够了,我们就去菜市买,就算进价比售价贵,都要送给客户,亏点就亏点,这关系到公司的信誉。”

  陈长文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公司7个股东已经投入资金30多万元,“买货车、三轮车、租铺面后,这点资金已经没剩多少了,现在最希望能申请到支持大学生创业的无息贷款。”

  如今他们与平坝县芦车坝村、山背后村签了协议,直接订单种菜。

  版主,是数字化社交网络最早的“弄潮儿”——

  怀念社区论坛的网友互动

  1998年,互联网开始走进百姓身边,我去参加了电信的上网演示,随后家里就开通了网络。当时上网的主要方式是用modem拨号上网,网速很慢。

  家里开通网络之后,我的社交方式发生巨变。通过IRC这款现在仍然在运行的全球聊天系统,我认识了著名网友老包、苦丁茶等,他们是贵州最早的网友。

  很快我开始关注国内大网站的社区论坛,论坛能够和网友互动,这是我看重的。1999年,发现了贵州交友社区,后来改名贵州E友社区,当时是贵州最大的交友网站。1999年至2003年,是我比较沉迷于网络的时候,家里上网费有个月曾经高达1000多元。

  我想满足自己的文学追求,于是向社区老板老张提出申请,开办一个高水准的网络文学板块,命名为白蚁书巢,我成为了版主。

  白蚁书巢是贵州网络文学历史上值得注意的现象,当时较活跃的网友各自文学风格迥异,个性不同,网上相互的唱酬与交流,网下的聚会都很频繁,创作的作品雅俗共赏,达到了一个比较高的水准。作为版主,为了实践自己的文学理想,我通过上精华和点评等方式,对作品进行了引导。

  此后,我又曾经短期担任过神聊沙滩、黔山野花两个板块的版主,见证了社区论坛的繁荣时代。

  黔山野花关注的是时政、经济等话题,最著名的就是拍砖现象,不仅是地方一绝,在全国也是很有特点的。一旦开始拍砖就会出现几百层的高楼,各种观点的交锋,逻辑的较量。

  其实我对时政、经济这些话题原本陌生,对拍砖也没有特别的爱好,但是人在江湖,就难免陷入一些纠纷,拍砖也在所难免。经历过几次“砖战”之后,我对自己的逻辑能力也有了自信,认为可以找到对方的逻辑漏洞,就能在任何“砖战”中不落下风。

  社区论坛其实是一个开放的公共空间,意见可以自由表达,不像博客自说自话。我对于自己写文章的水平相当自负,发表在社区论坛之后,往往有网友能够有所助益,提出很多有益意见,这就让我感到文无第一、学无止境。网友的意见对我的成长帮助很大,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写文章和平时思维的逻辑更加严密。我想,这可能是没有经历过“砖战”生涯的网友很难通过自身努力修炼成就的。

  现在,我也在玩微博、微信,但是,我还是很怀念社区论坛的真剑胜负。

  一位打工者14年见证互联网营销模式的变迁——

  从邮件营销到电子商务

  Mr.Xiao低声说:“我能听懂60%,基本上他们说什么我都知道。我想还是把自己的英语捡起来。”

  “嗯,基本上,我多少也能听懂一些。”我点头说。

  我和Mr.Xiao的对面,坐着四位IBM的IT精英,和我们一起讨论一个电子商务方案。

  和互联网结缘14年,蓦然回首,突然发现,我一直和电子商务同行。

  14年前,我在南方一座城市打拼。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网络公司做推销员,当时我甚至不知道电脑的关机按钮在哪里。后来趁工程师下班偷学了几个软件,渐渐能看几行代码,认识一点客户,知道了.com和.net。

  后来,我也创业了,和互联网一起。

  创业的理想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却十分琐碎。

  不拜访客户时,白天就给所有我能找到的电话号码打电话,不过几年后我才知道有“电话营销”这么个词。晚上就SEO网站和发广告邮件。后来才知道那些其实都是“垃圾邮件”,再后来报纸电视都在讨论互联网的垃圾邮件,甚至好像听说还为此立了个法,但我现在还是会每天收到一些。

  有几年里,每天的状态就是不断拨打陌生电话,不断拜访,不断SEO网站,不断发垃圾邮件,不断被拒绝,再拜访,再被拒绝,再拜访……

  但是,互联网一直和我在一起,我成为几个热门BBS论坛的版主。互联网,开始逐渐为我带来商机,在SARS袭来的那一年,我去银行查账的次数开始多起来,觉得自己开始慢慢嗅到传说中的那“第一桶金”的味道。

  14年琐碎的创业,现在还在继续,我要和来自4个国家的IT精英,一起工作4周,诞生一个针对农村和农户的电子商务的解决方案。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探索出一种可复制的乡村可持续发展模式。

  相关链接

  中国接入互联网20年大事记

  1994年4月20日,中国实现与国际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从此开启互联网时代。20年间,互联网深刻改变着中国人的生活,并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1994年4月,中国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成为国际互联网大家庭中的第77个成员。

  1995年1月,邮电部开始向社会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5月,中国第一个互联网接入服务商——瀛海威信息通信公司创立。

  1996年11月,中国首个网吧“实华开网络咖啡屋”在北京开设。

  1997年4月,全国信息化工作会议通过“国家信息化九五规划和2000年远景目标”,将中国互联网列入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10月,四大骨干互联网——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中国科技网、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中国金桥信息网实现互联互通。

  1998年3月,邮电部和电子工业部合并组建信息产业部。8月,公安部成立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负责组织实施维护计算机网络安全,打击网上犯罪。

  1999年1月,“政府上网工程”启动,掀起政府网站建设热潮。7月,中华网成为首个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概念网络公司股。

  2000年4月至7月,中国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和搜狐在纳斯达克上市。10月,《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指出要大力推进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

  2001年5月,中国互联网协会成立。12月,中国十大骨干互联网签署互联互通协议,使网民可以更便捷地进行跨地区访问。

  2002年11月,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第一届中国互联网大会暨展示会”在上海召开。

  2003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批准电子竞技为第99个体育项目。

  2004年3月,中国互联网公司开始自2000年以来的第二轮境外上市热潮。7月,全国打击淫秽色情网站专项行动开始。

  2005年8月,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创下2000年互联网泡沫以来5年间纳斯达克IPO首发上市日涨幅最高的纪录。11月,《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2006-2020)》审议通过。当年,博客开始兴起。

  2006年1月,中国政府门户网站正式开通。7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开始实施。年底,病毒“熊猫烧香”爆发,数百万台计算机遭到感染和破坏。

  2007年6月,《电子商务发展“十一五”规划》发布,首次在国家政策层面确立发展电子商务的战略和任务。

  2008年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设立,成为互联网行业主管部门。5月起,社交网站迅速发展。截至当年6月,中国网民人数达2.53亿,首次跃居世界第一。

  2009年1月,工信部向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发放3G牌照。下半年起,各大门户网站开通或测试微博功能。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通过,首次规定网络侵权问题及其处理原则。

  2010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电信网、广播电视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6月,中国人民银行公布《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将网络支付纳入监管。

  2011年5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设立。同月,中国人民银行下发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11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宽带接入问题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展开反垄断调查。

  2012年2月,《物联网“十二五”发展规划》发布。12月,《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通过,决定要求保护个人电子信息、防范垃圾电子信息、确立网络身份管理制度。

  2013年6月,阿里巴巴集团推出余额宝业务,此后中国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12月,工信部向三大运营商发放4G牌照。截至当年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6.18亿。

  2014年2月,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任组长。

作者: 杨勇 张传辉 吴琳 廖念秋 黎明  编辑: 纪筱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