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与周素园隔空对话 这是我们共同的抗战回忆

2015-08-17 07:58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日报

【专题】我和我的战友——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专题】八年抗战民族记忆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毕节市七星关区和平路74号,贵州抗日救国军司令部旧址。8月15日一大早,耄耋老人邹安泰来了。从1986年对外开放之日起,他便是这里的常客。

  “70年前的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历史不容忘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老人的喃喃自语引起了记者注意。

  记者随着他的步伐,目睹了一场隔空对话,“今天早上,想起了周素园,来这儿看看。在这儿,有我和他,还有无数人共同的抗战回忆。”老人抚今追昔,感慨万千。

  浓烈刺鼻的硝烟早已消散在历史的天空中,唯独一块肖克老将军所题的匾额,历经风蚀雨淋,向我们叙述着那段峥嵘往事,翻开这段尘封的记忆。

  身材高大,面容消瘦,留着长长络腮胡的老人,头戴瓜皮帽,身穿布袍,骑一匹川马,风尘仆仆地随红二方面军到达陕北保安,他就是周素园。

  到达保安十来天后,“西安事变”爆发。周素园在数日之内,给何应钦、王伯群、张学良、吴忠信、朱绍良、邓汉祥、张彭年等人写了信,并代朱德起草了给刘湘、邓锡侯等人的信。这些信,曾受到毛泽东等领导同志的赞赏,对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起了积极作用。

  一支笔抵十万兵。在毛泽东的鼓励下,1937年上半年,周素园写了《纪念一二八的感想》,为红军大学编著近代史教材《洪宪叛国始末记》;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撰写题为《世界人类如何才能完成普遍裁军》的论文,提出只有实现人类权力平等,放弃人压迫人的制度,只有取消资产阶级的财产所有权,放弃人剥削人的制度,才是消灭战争的基本方法。

  在第二次国共合作谈判期间,毛泽东让周素园给众多国民党要员写信,以大量事实驳斥了国民党中反对国共合作的各种滥调,寄希望于国内实现团结,达到共同抗日的目的。

  抗日战争爆发后,周素园被任命为八路军高级参议。他准备随八路军奔赴抗日前线,尽自己之力。

  随着年岁的增加,周素园意识到自己身体日愈衰弱,生活不能自理,反而成了党和八路军的累赘。于是,周素园动了回贵州继续为党工作的念头,并把这个想法报告了毛泽东。

  临行前,毛泽东写信给周素园:“你是我们的一个十分亲切而又可敬的朋友与革命的同志……何时走,我来看你。”

  随后,周素园以另一种方式发挥“余热”——以八路军高级参议的身份,访问国民党的西南各省当局,要求释放政治犯,宣传党的团结抗日主张,扩大政治影响。

  1949年11月27日,在群众的欢呼声中,在鞭炮的雷鸣声中,毕节迎来了解放。其后,周素园不顾年迈多病之躯,积极投入支援解放军进军四川,协助地方做好恢复社会秩序,建立政权、扩大统一战线,取得显著成绩。

  ……

  宏大的历史和眼前的现实遥相呼应。玻璃罩里的一件件珍贵文物,墙上一张张泛黄的照片,记录了周素园和“贵州抗日救国军”作出的重要贡献,再现了那一段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

  “有时候纯粹来转转。”邹安泰说,“只要和纪念这段历史有关,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我肯定来,义不容辞。”他的目光里透着几分坚定。

  临离开时,看到不断涌入的游客,邹老挺直身子,向着北方,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大家没有忘记这段历史,我很高兴。”

作者: 邹晨莹 杨颖  编辑: 李易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