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院士宋宝安:不会用洗衣机的科学狂人

2015-12-08 07:51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不会用洗衣机的科学狂人

   本报记者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宋宝安

实验室里,宋宝安教授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对待每一次试验都十分认真。

  2009年和2011年,宋宝安曾被两次提名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但未能入选。就在昨天,这位贵州大学副校长、农药学学者在通过第三次提名和一系列评审通过后,入选为中国工程院农业学部院士。

  中国工程院院士是国家设立的工程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只在奇数年增选院士。今年的院士增选,是从521名有效候选人当中,选举产生70名院士,为终身荣誉,宋宝安就是其中一名。

校长郑强及其他老师向宋宝安教授表示祝贺并合影留念。

  这是继2007年贵州大学马克俭教授增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之后第二个我省本土培养的院士。

  就在获知当选院士的当天,宋宝安接受了贵州都市报记者专访。

  我们获知他近30年的科研领域中,得到诸多科研成就,也填补了国内农药领域多项空白。也知道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实验室,家里装修、换灯泡、买衣服等事情都是妻子全包,没有任何业余爱好,不会使用洗衣机等生活细节。

  捐100万元设立创新基金

  2015年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工作中,宋宝安再次进入到第二轮评审,这是他继2009年、2011年后的第三次分别获得农业学部院士和中国科协、贵州省人民政府提名。。

  今年52岁的宋宝安,1983年从贵州大学毕业。1986年,宋宝安硕士研究生毕业,回到贵州大学任教。彼时,贵大的科研条件非常简陋,宋宝安与一位老教师共用一间实验室。一些简单的玻璃仪器,电动搅拌、电热套、真空泵是当时的全部家当。

宋宝安教授在会议上分享了自己的科研成果

  但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坚持下来了。

  “进入第二轮评审的候选人,就要到会自我介绍、回答评审会问题。”宋宝安说。让宋宝安印象深刻的是,评审会院士们曾问到他在农药学方面有哪些创新,这正好是宋宝安的优势。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水稻、蔬菜土传病害缺乏有效药剂和防控技术,依赖高价进口的高效低毒农药恶霉灵。这是一种对土传病害有特效的新品种,但因生产原料依赖进口,工艺条件苛刻、售价高、缺乏应用技术等原因,一直未能投入使用。针对这一难题,宋宝安以价廉易得的乙酰乙酸乙酯为原料,创新研发出水相法生产恶霉灵新工艺,在黑龙江双城农药厂投入生产,大幅度降低使用成本。

  1998年,宋宝安又通过二次创新,研发出获得专利授权的溶剂法闭环合成恶霉灵原粉新工艺,成本比国外恶霉灵产品下降50%,由此建成年产100吨恶霉灵原粉和1000吨广枯灵制剂生产装置,并在20多家企业实现产业化。宋宝安的农药创新产品不止这一项。

宋教授也是学校﹃农药学﹄博士生导师

  还有一种叫吡虫啉的高效低毒杀虫剂,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高毒杀虫剂替代的首选品种,但售价高达每吨200万元。宋宝安经多年攻关,创新开发出正丙醛直接闭环合成吡虫啉的新工艺,生产成本大幅降低到每吨10万元。

  2011年,宋宝安获得黔灵科技贡献奖,这是贵州最高科技奖项。他把获得的100万元奖金全部捐给贵州大学,并设立“卓越基金”,以鼓励更多的青年教师和研究生在科研中出现的创新成果。

  未来方向是研究绿色农药

  评审专家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农药今后的发展方向。

  在宋宝安看来,未来农药的规划就是高效、环保、安全,其主要的方向就是研究绿色农药,环境友好的农药。

  1987年,他在长沙召开的农药学术研讨会上提出,要做中国自己的农药,实现高毒农药低毒化技术创新。这个当时震惊全场的说法正是现在“绿色农药”的雏形。而当时,我国的生产农药品种主要是高毒有机磷农药。

学生代表给宋宝安教授献花

  正是这股闯劲,让湖南沅江化学厂的技术厂长刮目相看。会后,他找到宋宝安,希望与他所在的贵州大学合作,由工厂提供资金设备等支持,请宋宝安开发生产一种环境友好农药——甲基立枯磷。

  这是一种有特效的高效低毒杀菌剂,但因工艺复杂、生产周期长、产品效率低、纯度低,国内一直未能实现工业化生产。从这以后,宋宝安在学校和工厂车间辗转奔波了8年,终于研究出结果。1994年,他自主研发出高效低毒杀菌剂甲基立枯磷,在国内首次实现了甲基立枯磷原粉和制剂的工业化生产,填补了国内空白。农药生产厂家累计创造2亿元销售额,该产品后来成为我国棉花苗期病害防治的主要药剂,占国内同类产品约80%市场份额。

  一个现实的情况是,虽然他们研发的是绿色农药,农民在使用农药的时候却并不科学。“他们中的一些人总是去购买市场上最便宜的农药,高毒低效。”宋宝安说,此外,即使买对了农药,对剂量的使用也不够科学,这使得市场上偶尔会出现毒豇豆和毒大米等问题。

  宋宝安的工作,除了对农药进行研究之外,每年的4-7月农忙之时,他还要到生产一线建立样板田,通过现场观摩培训和电视讲座的方式,让基层农技人员和种粮农民示范户知晓农药的科学使用方法,再将这些知识普及给农民们。

为加强英语学习,宋教授跑步时听的都是英语。

  我的工作是给庄稼看病

  在宋宝安看来,当下中国农业领域面临的问题是,自己的品种少,原创的品种更少,并且有新的病虫害在不断发生,无药可治。

  “我的工作就是给庄稼看病。”宋宝安说,他一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当着一名“绿色医生”,这样的科研工作并不容易。

  从2005年开始,水稻病病毒开始在南方水稻产区出现,尚未出现蔓延的趋势。2007年,宋宝安和他的团队就已经预见这种病毒的扩散,并且着手研究该病毒的防控研究。

  2008年,这种水稻病病毒被正式命名为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以下简称“南矮病”)。在2010年,这种病毒开始大面积爆发,全国发生面积为1790万亩,与2009年相比上升近4倍,造成经济损失近百亿元。

  南矮病成为当时危害我国粮食安全的重大病害,防空难度极大。

  为此,农业部连续召开了6次专题会议,研讨南矮病的防控问题,并成立了南矮病全国联防联控专家组,早就开始研究这项病毒的宋宝安出任副组长,负责全国和西南三省一市的防控及病毒监测。

宋教授专门针对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出版了一本书,内容图文并茂。

  于是,宋宝安带着他的团队来到三年绝收重灾区之一的云南省施甸县的防控试验地,根据当地的实际条件,采取异地育秧、大田移栽,关键时期喷施药剂等科学方法,找到了遏制水稻病势的方法。即以毒氟磷为核心,构建了药剂种子处理、药剂健身栽培和大田虫病药剂协调使用的全程免疫防控的技术。

  第二年,南矮病得到控制,全国发生面积下降到500万亩。

  “做科研,就是要耐得住寂寞,坐得了冷板凳。”宋宝安说,他在外面待得最长的时间,是研发甲基立枯磷期间,要么在实验室要么往工厂跑,持续了8年。

  一般来说,一个新品种的农药,从研发到市场上销售,至少需要10年时间。这10年,必须要通过各个环节的试验和评价,达到几十个指标之后,完全安全方能上市。

  “我们除了考虑农药对人体的伤害,还要对非靶标有益生物安全,比如家蚕、鹌鹑、蚯蚓、蝴蝶和蜜蜂等。”宋宝安说,这些都在指标之列。

  连洗衣机都不会用的男人

  2010年之前,这个“科研狂人”凌晨两点之前都是在实验室里面。一次检查中,他发现自己患了糖尿病,然后立即改了作息时间。即使这样,他依旧坚持早上5点起床,查看和处理收到的邮件,6点开始跑步,跑1个小时,总计5公里。他会事先在手机下载好学习英语的视频,一边跑一边听。

  因为科研的缘故,他甚至没有任何的业余爱好。“如果硬说有点爱好,那就是看没有字幕的英文电影,但都看不太懂。”宋宝安说,“我的英语水平仍然是看和写的阶段,而听还比较弱。”但就是这样一个并没有多少生活情趣的科研狂人,却吸引着一个人。

  她叫胡德禹,是宋宝安的妻子。“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矮。”胡德禹笑着说,但他是一个很有闯劲的男人。

  1986年,胡德禹和宋宝安在贵州大学认识。彼时,胡德禹是化学系一名本科学生,而宋宝安是她的老师。

  “他很有闯劲,不屈不挠,是一个知道在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的人。”胡德禹说。在那个年代,一个大学生的工资还没有工人高,读书是普遍不被看好的路子,但是宋宝安不受影响,在那时就读了研究生,一心一意求学,做学问。

  1989年,两人走进婚姻,在26年的夫妻生活中,宋宝安教授坦言,自己连一个灯泡都没有换过,全身心投入到科研当中。

  “我很感谢我的夫人对我的支持,煮饭洗衣服以及在科研中从事的对农药分析的工作。”宋宝安说。在胡德禹看来,忙于科研的丈夫无疑是最勤奋的人。“他和我聊天都是做实验做实验,365天不休息,过年都要去实验室看看。这样投入工作的一个人,我怎么能不帮助他?”胡德禹说。

  “在家里,他可能连洗衣机都不会用,过年了,他的任务就是把家里漫天漫地的实验资料收集整理好。”胡德禹说,两人平时聊天的话题也围绕着农药。

  获得院士,对两人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胡德禹说,“对我们来说,还是每天早上起来吃两个鸡蛋,煎两个粑粑或煮一碗面,开始一天做研究的工作。”

作者:刘佑清 沈诗洁 杨兴波 编辑:杨娅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