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顶山 寻宝记

2015-12-09 08:10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专题】铜仁第四届旅发大会 石阡温泉长寿文化旅游节

佛顶山景观。 崔卿摄

  连着在野外呆了一个多星期,冉景丞看上去有些疲惫。他前一天晚上才从石阡县佛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回来,在贵阳停留两三天,处理完公事,他又要返回去。

  冉景丞是贵州省野生动物和森林植物管理站站长,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大大小小的科考进行过无数次,但是这次佛顶山科考是比较特殊的一次。 “佛顶山科考是‘美丽中国·生态科考’系列公益活动的首站,是一次跨界科考。 ” 他介绍,这次科考除了有国内知名的动植物研究专家、地质、水文专家参加,还邀请了媒体记者、摄影家等。

  佛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在不久前才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 “对于外界来说,佛顶山还没有那么大的知名度,也有很多未知等待我们去探索。 ” 不过,疲惫难掩兴奋。 “这次的跨界科考,收获不小。 ” 冉景丞说, “比如发现了野生娃娃鱼、豹猫、上百年的红豆杉等。 ”

  而除了这些,科考专家们还在佛顶山有许多新的发现, “这些发现都要经过进一步的分析研究后,才能将结果向外界公布。 ” 这些发现,对于佛顶山的保护和发展,都有重要意义。

“天坑” 下发现的野生娃娃鱼。 冉景丞 摄

  1、“天坑”发现野生娃娃鱼

  在佛顶山发现野生娃娃鱼,是冉景丞觉得最幸运的一件事。

  科考第二天,在佛顶山的一个村庄,科考小组发现了一个“天坑”。 “说是‘天坑’ , 实际上是一个‘盲谷’ , 因为它的形状是狭长的,而天坑的形状应该是像碗一样,只是当地人习惯性地将其称为天坑。 ”

  冉景丞和科考队员们决定下到坑底去看一看,但是村民们连连摆手,劝科考小组不要去。因为在当地有个传说,天坑下面有妖怪。领路的村民绘声绘色地告诉科考队员,有一次,他们试图下到坑底,但是还没走到一半,就听见坑底有奇怪的声音,吓得探险的村民们赶忙往回走。

  对于这样的传说,冉景丞一笑置之, “科学工作者不信这个,就是要下去一探究竟,科考本来就是要发现自然界中的未知嘛! ”

  天坑虽然没有村民说的那么恐怖,不过其凶险却是存在的。天坑深两百米,坡度极大,约有80度,队员们手脚并用“爬”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坡底。“就像攀岩一样,只不过我们是从上往下去。 ” 冉景丞说,有岩石缝或者草木可以抓住的地方还好,有的地方没有可供手脚支撑的点,就只能用绳子固定在一个地方,吊着向下攀。

  到达谷底,队员们顾不上休息,就开始对天坑展开各自领域的考察。冉景丞正在仔细观察谷底植物的时候,有队员大喊: “快来!这里有娃娃鱼。 ”

  冉景丞说,野生娃娃鱼并不常见,在他的无数次科考中,也只有几次偶然遇到过野生娃娃鱼。起初他以为队友在开玩笑,当他半信半疑地走到河边时,兴奋立马扫走了疑惑:真的有一大两小,三条娃娃鱼在河里,其中大的那条有一米多长。 “真是太幸运了,竟然一来就发现野生娃娃鱼。 ”

  冉景丞说,娃娃鱼是大鲵的俗称,是国家二级保护珍稀水生生物。在贵州省境内,野生娃娃鱼分布较广。娃娃鱼对生存环境要求较高,所以科考队员们推测,这里的生态环境尤其是水质应该较好。

  科考小组中的水文专家当场采集了水样进行化验,结果显示,这里的水质达到一类,只是水的硬度较高。根据经验,冉景丞进一步推测, “这里的娃娃鱼,应该不止这三条。 ” 为了保护娃娃鱼,科考队员们没有对外界公布发现娃娃鱼的地点,同时,他们还将在这个天坑附近安装监视设备,以防不法分子对娃娃鱼造成伤害。

冉景丞 (左一) 在佛顶山 “探险” 。省青摄协 姜孝文 摄

  2、科考中最惊险的半小时

  除了运气好,遇见了野生娃娃鱼,冉景丞在这次科考中,还刷新了自己科考生涯的惊险之最。

  那是为了前往一个洞穴,去往这个洞穴有两条路,一条路要绕山一圈,另一条路虽然很近,但是路很险。这条险路像是在悬崖壁上抠出的一个凹槽,路面的宽度刚好只能站下一个人,最窄处甚至只能容下一只脚站立。虽然惊险,但是冉景丞和队员们还是决定走这条路。 “做科考的,总有点好奇心,想去试一试。 ”

  走上断崖的小路,刚开始还好,路面还能容人转身,可是越往前,路变得越窄。在路窄的地方,队员们只能身体紧贴崖壁,横着前行。冉景丞双手紧紧抠着崖壁,一步一挪地前进,他和队员们的身后就是两百多米的深渊。 “根本不敢往后看。 ” 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他们只能小心再小心。而作为领队,他不但要当心自己脚下的路,还要时刻提醒其他队员注意安全。

  冉景丞坦言,上了路自己就有些后悔了, “如果不小心脚一滑就掉下去了,肯定一命呜呼。 ” 短短几百米的小路,他和队员们走了半个多小时。庆幸的是,所有人安全通过。走到洞口,冉景丞跟其他队员半开玩笑地说, “下次就算打死我,这条路我也不会再走第二遍。 ”

  虽然安全抵达,但是冉景丞的膝盖还是被崖壁突起的石头撞肿了一大块, “当时可能太紧张,没感觉疼。 ” 回到住处,他用同事当时在山对面拍下的照片发了一条朋友圈,写道: “这样的山路,走下来就是此生重大的突破。 ”

  而让冉景丞和队员们更高兴的是,这个险没有白冒。在小路尽头的洞穴,他们有了一些新的发现,这些发现已经采集了相关样本回来作进一步研究, “等真正有确定结果了,就会对外发布。 ”

佛顶山的鸳鸯。省青摄协 姜孝文 摄

  3、偶遇迷途火烈鸟

  这次科考中,还有一个让冉景丞和队员们意想不到的收获,竟是遇到了一只火烈鸟。

  科考小组刚刚到达佛顶山,就听当地管理局说,不久前当地村民发现一只奇怪的大鸟。照片上显示,这只鸟高70厘米左右,羽毛是灰白黑色,最有特点的是它的嘴,呈长长的弯曲状。

  科考专家们觉得这应该是一只火烈鸟,冉景丞也曾在非洲看到过火烈鸟,但从来没有在贵州遇到过。根据现有的观察记录,也没有贵州出现过火烈鸟的记载。为验证虚实,冉景丞和队员们前往发现大鸟的地方观察。 “我们连着三天观察,再加上资料查阅,确认那就是一只火烈鸟。 ”

科考小组偶遇迷途的火烈鸟。 冉景丞 摄

  火烈鸟主要栖息在热带盐湖水滨,分布于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是一种珍稀鸟类。在中国境内,很少出现火烈鸟,只在新疆部分地区偶有发现。那么,贵州怎么会出现火烈鸟呢?队员们一致推测,这应该是一只迷途的火烈鸟。后来,冉景丞从四川野生动植物保护站得知,不久前,四川也发现了6只火烈鸟,这一发现,也更加印证了队员们的猜测。

  冉景丞连着三天观察这只火烈鸟,虽然这只火烈鸟独自“流浪”异乡,但它似乎并无惆怅的思乡之情。它每天朝九晚五来到水塘边找食吃,时间准得像调了闹钟一样,还喜欢找水塘边的其它“邻居”玩。 “邻居”们大多对这个外来者并不“感冒” , “大家都不愿意跟它玩,它飞到白鹭旁边,白鹭就飞走了。 ” 冉景丞说,只有鸭子不嫌弃它,它飞到鸭群旁边,鸭子们并不躲闪,还“嘎嘎嘎”地叫,好似在欢迎它。

  那么,这只火烈鸟该如何进行保护呢?有人建议把它养在更安全的地方,有人建议把它送到四川跟它的同伴们团聚。冉景丞听了连连摆手, “最好的保护就是不要保护,让它在那里自己生存,不要人为干预。 ” 在他看来,也没有必要将这只火烈鸟送到四川去, “我们无法确定这只火烈鸟到底是为什么出现在佛顶山,但可以肯定的是,它现在在这里生活得不错,以后要飞走,那也是它自己的选择。 ”

  跟这些野生动植物打交道的时间长了,冉景丞很自然地把它们拟人化,他觉得,人类和野生动植物都是平等的,后者也应该有自主生存的权利,人类不应该去干涉, “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才去人为进行保护。 ”

佛顶山是 “美丽中国 · 生态科考” 的第一站。 省青摄协 姜孝文 摄

  4、蹲守豹猫

  早在几年前,佛顶山保护区就发现过豹猫的足迹。所以,这一次佛顶山科考的目的之一,就是在保护区内寻找豹猫。

  与这次科考中其它行程不同的是,寻找豹猫需要在野外安营扎寨。科考专家们需要先判定一个豹猫出没的范围,然后再在附近扎营。 “扎营处不能离豹猫太近,因为豹猫是一种嗅觉非常灵敏的动物,如果它嗅到人类的气息,就不会出来了。 ” 冉景丞介绍。

  为此,专家们还要进行气味伪装,“在身上擦点泥土,有条件的情况下,还会抹点动物的粪便。 ”

  科考专家们兵分三路寻找豹猫。其实说是寻找豹猫,但真正与豹猫面对面相遇的几率非常小。在这样的情况下,科考专家们就要借用监控设备,在森林里找到合适的点,安装监控,观察豹猫出没。

  走在森林里,冉景丞为这里的景观所陶醉, “这片森林保存得非常好,没有人类破坏,树木繁茂,一切都是原始气息,这也是为什么能够在这里发现豹猫的原因。 ” 景色虽美,但是树林的地形地势却很复杂。冉景丞所在的这支小分队,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他们选中一个地点安装好监控设备,往回走的过程中,却发现找不到出林子的路了。冉景丞和队员们却并不惊慌,因为在野外迷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找不到路,就凭着感觉走。 ”凭借多年野外科考的经验,冉景丞和队员们顺利到达营地。

  冉景丞坦言,本来,科考专家们对发现豹猫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可是让大家意外的是,安置监控设备的第三天,摄像头就拍到了豹猫的活动踪迹。

  身型娇小,夜里闪着绿色的眼睛,身上布满斑驳的花纹, “没错,这就是豹猫! ” 在视频中看到豹猫的影像,冉景丞激动不已。他介绍,几十年前,贵州豹猫的数量很庞大,但是它们的皮毛被盗猎者盯上,被大量捕杀,豹猫的数量迅速减少。现在豹猫由于种群数量锐减,已经成为被CETIS公约列入附录二的物种。

  冉景丞解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拍到豹猫,说明这里的豹猫种群数量在这些年有所提高, “说明这里的生态环境很好。 ”

专家采集水样检测。 崔卿 摄

  5、发展与保护

  这次的佛顶山跨界科考,除了有来自各领域的专家、媒体记者,还特意邀请了一些企业家,意在探索当地的生态经济发展。

  在冉景丞看来,邀请企业家参加这次科考很有必要。 “以往一说到自然保护区的发展,就有一种反对声音,认为不应该让商业参与进来。但实际上,在一定限制内,发展就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保护与发展并不是矛盾的。 ” 他说。

  这样的观点,源自于冉景丞数十年的自然保护区工作经验。他以荔波为例介绍,当地以保护区为依托,进行了生态旅游发展,生态旅游把生态环境转化成生态经济,当地农民也从中受益。所以,在冉景丞看来,保护区要获得更好的保护,保护区所在地的经济就需要进行合理的发展。

  冉景丞的观点,其实也是《 “美丽中国生态科考”石阡宣言》提出的宣言之一。

  11月29日, “自然保护与可持续发展高端论坛”在贵州省石阡县佛顶山脚下召开,论坛发表了《 “美丽中国生态科考”石阡宣言》 。宣言提出, “保护生态与消除贫困不应是一对矛盾,我们将致力于通过整合跨界资源,帮助保护地发展生态旅游等绿色产业,促进当地人就地就业,消除贫困,走向富裕,减轻农村空心化带来的留守儿童等社会问题。 ”

  不过,冉景丞也指出,这个发展要遵循一定的原则。比如,将保护区划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 “核心区和缓冲区是一定不可以动的,商业只能在实验区进行,且发展经济必须是生态经济,不能引进对环境有破坏的企业。 ”

  冉景丞说, “目前,佛顶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知名度还远没有贵州省其它几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气大,我们希望通过此次科考,让佛顶山被更多的人知道,使得当地获得更好的发展,保护区获得更好的保护。 ”

  7天的时间过去了,在佛顶山的跨界科考虽然已结束,但是对于冉景丞来说,“探秘”佛顶山才刚刚开始,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要频繁地往来贵阳和石阡之间。 “佛顶山自然保护区还有很多未知等待发现。 ” 对此,他充满期待。

作者: 李盈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