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拐福建32年 唯一记忆“来自贵州” 家在哪?

2015-12-16 08:27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女子被拐福建32年,唯一记忆“来自贵州”

  家和爸妈在哪里?

云英近照。

  在福建省南安市乐峰镇有一个40岁的女子云英,最怕别人问起自己的身世,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爹妈是谁,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名字。她唯一的记忆就是:“我来自贵州。”

  8岁被拐卖

  云英被人从老家拐走时才8岁,刚上小学一年级。那一年的某一天,云英与往常一样到学校上学。她跟着姐姐去上学的,放学的时候,她在独自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对陌生男女,说是要带她到贵阳动物园玩,还说了许多话,她后来就跟着两人走了。后来,陌生男女将她骗上了火车,一路到了福建南安。一同被骗的,还有其他几个小孩,不知后来都被送往了何处。

  人贩子将云英带到南安后,卖给乐峰镇卢新村一黄姓人家,她成了这户人家的童养媳。黄家为她取了“云英”这个名字。黄家有4男1女,云英是老三的童养媳。云英说,当年卢新村里还有一个叫“小英”的大姐也是被拐卖来的,20多岁,听口音跟她说话差不多,应该也是贵州人。小英发觉被卖后,一直在设法逃走。一天夜里,小英背着8岁的云英逃出了村子,一直往山下跑,但很快被村民发现,追了回来。不久,小英再次逃走,这回没能带上云英,只是给她留下一句话:“我逃出去后会带人回来找你。”之后,小英再也没有回来。

  32年黑户

  刚被拐卖到卢新村那几年,云英很叛逆,不安心,经常谋划着逃跑,还与黄家人顶嘴吵架。后来慢慢地她就不再反抗,开始操持家里的家务事。长大后,云英与黄家三儿子黄志成结了婚,并很快有了一儿一女两个孩子。

  成家后,云英跟着丈夫踏踏实实赚钱养家,并没有放太多心思在寻亲这件事上。只是这32年来,由于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成了黑户,出门很不方便,她几乎不离开村子。

  2014年,远嫁四川的女儿突然患上肺癌,云英急切的想去四川看望女儿,却因为没有身份证,出不了门。她在村子里借了一个同龄女子的身份证,混上了开往成都的火车。

  病床上的女儿,勾起了云英埋藏心底关于亲情的记忆。此后云英就一直在想:我是谁呢?我叫什么名字呢?我的爸爸妈妈是谁呢?他们在哪里呢?

  “我来自贵州”

  2014年10月,福建泉州市贵州同乡联谊会副会长、贵州毕节人陈中华开始帮助云英寻亲。由于年代久远,云英对家乡的记忆少得可怜。她不识字,只能靠发音回忆名字。

  云英说,当年被人贩子从老家拐走时,是说“去贵阳看动物园”,并且爸爸曾经去贵阳只需要半天就可以回家,所以可以确定自己是贵州人。别人叫她父亲蒋世银(音),是一名铁路工人,她的家就住在火车站旁边。下个坡,跨过铁轨,经过火车站再往前走一小段,便是她上学的地方。家中有1个姐姐、2个弟弟。姐姐和她在同一个学校上课,在班上她们有自己的小名,一个叫小建香(音),一个叫小二香(音)。那时候她和姐姐跟着爸爸住在火车站附近,家是由军绿色的布搭盖而成的,隔成一间一间,住着很多人。家里从来不煮饭,每次吃饭都是拿饭票到食堂打。打开水需要自己带水壶,到一排水龙头去接。洗澡也是在公共澡堂。弟弟们则跟着爷爷奶奶,住在偏远的农村老家,家是一间瓦房,要经过很长的山路才能到。火车站后面的人,穿的衣服也不一样,她们身上穿得花花绿绿的很好看,头上包着布,有绣花。

  “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我和爸爸相认,”昨日,记者与云英再次通了电话,她告诉记者说,“但是,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看不清爸爸的样子。”云英只记得,自己和爸爸回过一次老家。爸爸高高胖胖的,但妈妈没留下什么印象。“好像我跟妈妈的接触非常少,不记得她的任何事情。”

  云英说,她脑海中一直有个地名叫“黎平”(音),但是不是贵州黎平县,她不敢确认,也可能是“乐平”。她和姐姐,一个叫蒋国琴(音),一个叫蒋国萍(音),但到底姐妹俩谁应对哪个名字,她也分不清。弟弟们的名字,分别是蒋贵阳(音)和蒋乾坤(音)。

  这是云英关于家的记忆,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记忆。陈中华分析认为,黎平县在1980年左右没有铁路,湘黔铁路玉屏火车站在一两百公里外,云英不太可能是黎平人。“她说的‘黎平’会不会是铜仁的‘玉屏’、安顺平坝的‘乐坪’呢?”陈中华说。

  目前,云英想念亲人的心情越来越急切,一心只想找到自己的亲爹妈,却又苦于没有家的线索。如有读者发现线索,请致电贵州都市报新闻热线:0851-96811。

作者:赵惠 陈中华 编辑:赵兴智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