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做优长板”、“补齐短板”? 代表、委员支招
 

  1月26日,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孙志刚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是推进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我们要按照中央和省委的要求,围绕“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在扩大投资消费需求的同时,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千方百计做强大数据、大旅游、大生态“三块长板”,全力以赴补齐脱贫攻坚、基础设施、教育医疗事业“三块短板”,培育新的发展动能,改造提升传统比较优势,增强持续增长动力,努力实现“十三五”良好开局。
  那么如何才能“做优长板”、“补齐短板”呢?我们一起来看看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们针对“做优长板”支出的妙招,以及丹寨和威宁两个贫困县“补齐贫困短板”所做的实践。

贵州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做优长板”支招  
贵州省政协副主席谢晓尧
 

  贵州在全中国率先发展大数据,当地政府只要做好服务,构建完整的产业生态环境,自然能够吸引人才、资金、技术、设备等源源不断自动涌进,形成大数据产业风起云涌、投资者争相追逐的黄金“洼地”。 
  数据汇聚之后,关键在应用。比如通过发展电商来使“黔货出山”:“我们可以促进就业,将新型建材产品、绿色生态产品、特色旅游产品等卖到全世界。”谢晓尧建议这个时候政府应该实施相应的考评机制,倒逼电商做强做大,正推大数据产业为贵州经济、民生、政府管理作出贡献。

贵州省人大代表,黔东南州委副书记、州长冯仕文

  结合黔东南优势,尤其抓好农村电商和民族民间手工艺品电商产业,打造民族文化创意产业、世界级的民族节庆产品,以及特色民俗经济和民宿经济等,把黔东南做成山地农业、山地旅游和健康养生最佳的洞天福地。
  围绕大生态做优长板,以生态经济作为主要经济形态,把融合发展作为主要路径,将保护生态作为坚实基础,以创新开发作为根本动力,把发展平台作为重要载体,既能保护美丽山水和优秀民族文化,又能致富于民。始终统筹发挥好生态环境和民族文化两大优势,形成更强、更有力的经济新增长点。

 

贵州省人大代表、省经信委主任马宁宇

  要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展“千企改造”、“百企引进”两个工程和“双培育”、“双退出”两个行动计划,推动制造业向智能化、服务化、绿色化发展,努力构建更高、更轻、更优的新型工业体系。
  大力实施大数据战略行动。突出引领和应用两个关键词,把建好国家批复的“三大试验区”作为发展大数据的“登云梯”,打造大数据时代新技术、新模式的全国首选“试验田”,建设国家级的大数据内容中心和服务中心,推动大数据引领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和创新创业。

 

贵州省人大代表、贵安新区管委会主任马长青

 

  贵安新区作为我省发展大数据的核心地区之一,电子信息产业快速起步,获批建设全国第一批绿色数据中心,规划建设250万台服务器的存储能力。
  目前,贵安新区正在规划建设集成电路产业园,以逐步形成集群化发展的高端产业链;同时,贵安新区还将继续加快绿色大数据中心、大数据创新应用示范基地、大数据人才培养基地、智能终端制造基地建设,同步推进4.0版的高端装备制造、大健康新医药、文化旅游、现代服务业、智慧城市等各行各业依托大数据实现创新发展、融合发展。

贵州省政协委员、黔东南州副州长肖明龙

  再好的品牌,如果没有过硬的产品支撑也是无源之水,“一枝独秀”的旅游产品结构也难以支撑起大发展的格局。“因此文化旅游市场供给要紧扣消费者,提升旅游产品的文化附加值,整合旅游要素。同时,要整合区域旅游资源,形成以线串点、以点带面的‘快进慢游’产品集群,打通旅游区域壁垒,建立贵州无障碍旅游景区合作模式。”
  我省的文化旅游产业转型升级速度加快,旅游产品体系逐渐形成,关键要在宣传营销上多下功夫,着力在营销上升级,构建全媒体时代的立体营销系统,逐步实现旅游产品供给和需求之间的有效对接。

 

贵州省政协委员、贵州威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斌

 

  贵州众多的地道中药材均是“药食同源”,梁斌认为,可以借势推进以中药材为原料的食品、饮品、保健品、化妆品、添加剂、日用品、植物提取物等绿色产品开发,并延伸发展疗养、运动、保健等特色项目。
  梁斌说,借助贵州中药材资源优势,全速推进以热淋清颗粒为首的苗药产业发展,把贵州地道药材铁皮石斛、大方天麻打造成享誉国内甚至国际的高端保健品品牌,构建“互联网+”新型营销模式,打造以中医药为核心的一、二、三产全业态大健康产业链。

两个贫困县“补齐贫困短板”的实践

 

  丹寨和威宁,都是贵州省的国家级贫困县。贫困,是贵州的一块短板。“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补齐贫困这块短板,是贵州实现全面小康的重要基础。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两个县补齐贫困短板的生动实践。

丹寨故事

 

  年关临近,杨胜清最近正在忙着宰猪、筹备年货,虽然又要准备过年,又要上班,很忙,但他乐在其中。
  以前过年,他养的猪基本上都拿去卖,只留下很少给自己家。“因为穷嘛,舍不得。”杨胜清47岁,是丹寨县排调镇甲石村的村民。以前他和妻子一直靠种地为生,每年收入只有几千元,是典型的贫困户。
  2014年,杨胜清和妻子成为村里茶叶基地的茶工。现在他家的年收入翻了两三番。“过年再也不用紧巴巴了。”杨胜清感叹。


丹寨实践

  2014年,丹寨县在排调镇甲石村实行“安信模式”扶贫试点。
  “安信模式”采用“公司+村两委+基地+农户”的办法,探索让“农户”变“股民” , 是从“救济型”变“合作型”的村企共建发展合作模式。丹寨县将120万元财政扶贫资金,作为撬动落户企业快速发展的杠杆,使得60户贫困户分别以2万元的扶贫资金入股,建立800亩茶叶基地。这样就使得企业有资金发展,农民土地获租金,劳务得薪金,分成享股金。
  这个模式使得60户贫困户每年可平均增收3000元,合作期限30年内,村集体经济收入每年有3.8万元的合作发展红利。
  作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丹寨县不断探索出一些有效的扶贫模式:比如“一帮二带三小康”模式、“四带”模式;万达集团去年还与丹寨结成对子,在丹寨首创“企业包县、整体脱贫”新模式。
  正是在这样的扶贫模式上的积极探索,2013至2015年,丹寨县农民人均收入的增速连续三年排进全省前三。2014年,实现减贫7723人;2015年,减贫12200人,10个贫困村出列。


威宁故事

   “油路通了。”在威宁石门乡女姑村当了快22年村干部的陈昌林很“惊喜”。“路通了以后,县里的好多公司都来村里考察,准备在村里投资成立合作社。”陈昌林和村民计划,等资金来了,就把“土地流转”,大家一起合股投资,“我们也当回‘老板’。”
   “精准扶贫”让女姑村穿上了新衣。“全村916户,用电全部改造完毕; 今年六七月,家家也都可以用上自来水;房屋改造已经过半;新的综合大楼正在修建……”村里的变化,陈昌林如数家珍,兴奋不已。

 

威宁实践

  陈昌林的生活变化,只是威宁县多年来扶贫实践的一个注脚。资料显示, 2011年至2015年,威宁贫困人口减少40.68万人。
  而威宁也有一套自己的精准扶贫经验。在“扶谁的贫”的问题上,威宁有“四看”:
  “一看房”,即看农户的住房面积、房屋结构、建房时间,通过住房条件估算其家庭年收入;“二看粮”,即看农户耕地面积及有效灌溉情况,林地和茶园、果园等商品经济作物面积,按各种经济作物的收入和市场价格计算其家庭年收入;“三看劳动力强不强”, 即看农户劳动力的文化程度、年龄结构、身体状况、打工状况、打工时间,估算其家庭年收入;“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即看农户家中是否有小学生、初中生、大专生、本科生、研究生,通过读书对象估算农户年支出。
  而在扶贫模式上,威宁也探索出了“产业扶贫到户”,“教育扶贫到户”、“结对帮扶到户”等经验。



成苇评会

 
策划:胡涛 季寅妮 编辑:李蓓 汤成伟 设计:卿杨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