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玩转2612斤大陀螺 需20人抽打1040鞭才转起来

2016-02-21 09:21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玩转2612斤陀螺

20人抽打1040鞭才转起来

  这个陀螺直径95厘米,高115厘米,重2612斤。穿花衬衣的是主人赵癸宁。

  赵癸宁摁下手上的汽车遥控器,英菲尼迪Qx56的后备箱缓缓打开。

  这个价值150多万元的大家伙,后备箱装一个1126斤重的陀螺。

  赵癸宁是六盘水市鞭陀协会的会长。他的身边,有一群40岁以上、专打大陀螺的玩家。他们抽打的最大陀螺,有2612斤,正在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大陀螺”。

  这群玩家,如何玩转2612斤陀螺?

打大陀螺,不但吸引很多人围观,还结交不少陀友。

  准备

  准备工作比伺候婴儿还麻烦。

  1月29日,54岁的赵癸宁一大早就起床了。

  这个时候已进入五九天,但气温没有往上爬。赵癸宁穿一件花衬衫黑外套和一条单裤,就出门了。

  “再冷的天,我都这么穿。”说完,他启动Qx56引擎。

  8∶50,赵癸宁来到六盘水白鹤公园。他和20名陀友约好,9点在这个地方集合打大陀螺。

  陀友们到齐后,来到白鹤公园一旁的羊肉粉店。赵癸宁给大家都要了一份双加。“吃饱了,才有力气打。”

  9∶37,20名队员来到白鹤公园广场集合。彼时,广场上有不少市民正在跳广场舞,也有不少人在打陀螺。赵癸宁走到广场边上,揭开一块灰色的布,一个“中华之最,直径95厘米,高115厘米,重2612斤”的陀螺,就出现在眼前。

利用工具吊起大陀螺,将大家伙移到广场中央。

  说起这个大陀螺,曾有一段故事。

  2012年,六盘水的矿老板刘志军,听说武汉有人玩大陀螺,从小就喜欢打陀螺的他就去武汉考察。

  刘志军发现,武汉最大的陀螺也就三四百斤重。他想做一个更大的陀螺,但没经验,最后与武汉一陀螺爱好者商定:由他出8万元购买2节木料,对方负责加工2个陀螺。一个2013斤,一个1380斤。陀螺做好后,一人一个。

  2013年正月十五,陀螺制造好后,刘志军赶到武汉,准备取陀螺。但两个陀螺当场怎么打也打不转。

  那种沮丧颓废的感觉,犹如喜欢一个女孩儿,但就算你使出浑身解数,就是追不到手。

  这一年,刘志军参加2013中国第二届鞭陀大赛暨夏邑首届鞭陀文化节。

  这次活动,让刘志军开了眼界。他看到了人家是如何将重达700斤的陀螺打转的。

一番抽打后,2612斤的陀螺终于直立起来,并在圆形钢板上快速旋转。

  要玩就玩最大的。回六盘水后,刘志军决定做一个世界最大陀螺。他和4名队员驾车去云南瑞丽寻觅木料。

  六盘水到瑞丽,相距1280公里,他们早上7点出门,晚上10点才到。

  在瑞丽,刘志军花8万元买了一节红铁木,托运到六盘水。

  刘志军和队员们花了10多天时间,设计了一张制造陀螺的详细图纸,然后用货车把木料拖到水城钢铁(集团)公司观音山机修车间,花了5万多元进行加工。

  20天时间,工人师傅们就造出了这个2612斤重的大陀螺。

  刘志军说,这个陀螺在工艺上比传统陀螺有了很大改进,尤其是采用轴承和钢珠,这样可以大大减轻陀螺阻力,使陀螺得以快速旋转。

  为打转大陀螺,刘志军费了不少心。一天,他突发奇想,利用汽车后传动轴的原理,焊接了一个可移动三脚架,在上面安装了一台起重机,把大陀螺吊起来打。没想到,首次亮相,就打转了。

打大陀螺的杆很长。

  通过转让,赵癸宁成了这个超级大陀螺的主人。在广场边上,几名队员用刘志军焊接的三脚架,吊起大陀螺,把下面的支架移开,将大家伙移到广场中央。固定好陀螺的高度后,一名队员提来蜂窝煤火,放在大陀螺的底部,再用灰布把陀螺连火一起层层围住。

  “每次打大陀螺,都相当难伺候,比照顾一名婴儿还麻烦。”赵癸宁说,陀螺内的钢珠,打两次就要拆下来清洗一次,然后再放润滑油进去。遇到这种天气,还得用火将钢珠上的油烤化,否则无法打转。

  热身

  打大陀螺必须热身10分钟。

  接下来是热身。

  赵癸宁说,以前打大陀螺,由于没经验,很多队员都吃过亏,受过一些小伤。现在,只要打大陀螺,大家必须得热身,而且时间不能低于10分钟。

  热身从打80斤陀螺开始。负责发陀的,是57岁的宾健。他是发陀专家,一个爱喝酒的男人。

  宾健用6米长的橡胶绳,娴熟地在陀螺的上部捆了5圈。脱掉外衣后,他弯腰抱起陀螺,快速迈出5步,侧身形成马步,双手使尽全力将陀螺往外一甩,右手握紧绳子往后急退4步。瞬间,陀螺在空中就旋转开来,落在地上也转。20名队员手握鞭绳,分批上前抽打。

  一条肥大可爱的金毛犬,也围上来凑热闹。它叫小虎,主人冷玉奎说,他喜欢打大陀螺。每天出门打陀螺,都带着小虎。

  小虎今年有6岁了,已经陪伴冷玉奎打了6年的陀螺。小虎对陀螺似乎也产生了好感,只要看到有人打陀螺,尤其是打大陀螺,就会张大着嘴,伸出长长的舌头,高兴得蹦蹦跳跳。

  冷玉奎说,玩大陀螺,难就难在发陀。而六盘水喜欢打大陀螺的人都说,最早发转百斤陀螺的,是宾健。

  发转百斤陀螺,宾健有一段故事。2008年,在六盘水人民广场,一名煤老板花600元买来一个20斤重陀螺,但死活发不转。

  煤老板丢下一句“发不转,不耍了,哪个玩得转拿去好了”就离开了。很多陀螺爱好者捡起来发,也发不转,摇头走开了。宾健当场也尝试了一下,但也没发转。

  “我就不信发不转。”宾健赌气式地将20斤重陀螺背回家,天天捉摸,在家门口的院坝上,每天练习一个小时200多次的发陀。

  宾健说,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毅力,既然坚持了一个星期。突然有一次,宾健把陀螺在空中一甩,瞬间陀螺在空中就转了,落在地上也转了。他大力挥毫鞭绳,酣畅淋漓一口气抽打了1个多小时。

  很快,他就掌握了发陀诀窍:根据陀螺比重,头重,绳子圈高一点;反之,圈矮一点。

  他用这一诀窍,最后发转100斤重陀螺,一个人抽打。

  那段时间,他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带上大陀螺,到广场上抽打。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打大陀螺,不但吸引很多人围观,而且还结交了不少陀友。大家一起打大陀螺,一起分享快乐,一起聊天说段子,很开心。

  “这是打小陀螺不能比的。”宾健说,打小陀螺都是各玩各的,玩完就走,没有凝聚力。

  宾健发陀的最大极限是120斤。他把发陀技术传给更多的人,让大家来分享打大陀螺的乐趣。

  在他的带领下,现在,六盘水能用双手发转100斤以上重陀螺的,就有50多人。

  抽打

  20人抽打1040鞭,2612斤陀螺转起来了。

  接下来是抽打陀螺。

  10∶10,几名工作人员揭开灰布,将灰布垫在地上,把一块有圆桌大小的钢板放在灰布上,再往钢板上滴几滴油,用手转动陀螺。

  固定好陀螺高度后,两名快鞭手上场,双手握鞭,打响第一鞭。

  经过第一轮20人400鞭的抽打,陀螺的转速明显加快。不过,赵癸宁说,这个速度还不能让陀螺转起来。

  10∶52,十组队员已经反复抽打三轮,挥鞭900鞭,陀螺的转速越来越快。这时,只见3人丢下手上的鞭绳,快速跑向陀螺,一人固定支架,一人把起重机往下降,一人拔掉铁销,将三脚架移开。

  陀螺失去重心后,大幅度左右摆动。

  “快上快鞭手。”话音刚落,两名快鞭手已冲上去,抽打陀螺。抽打40鞭后,又换上一组快鞭手,但陀螺就是不领情,还是东偏西歪。见状,三名队员同时上场,换下两名快鞭手,持续快速抽打大陀螺。

  经三人抽打60鞭后,2612斤重陀螺的身子终于直立起来,并在圆形钢板上快速旋转。

  “成了,成了。”大家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

  赵癸宁说,这么重的陀螺,打不转也正常。前不久,湖南长沙世界之窗大型游乐场出4万多元,邀请他们去表演。赵癸宁开了一天的车,将20名队员和大陀螺运到长沙,但上午在游乐场表演,就没打转。

  赵癸宁说,打大陀螺,人要齐心,要相互配合,只要场上一个人不使力,根本打不转。这次没打转,赵癸宁总结了几方面原因,一是天气冷,一是时间短准备不够。当然另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对伙食有意见,所以在情绪上出现了一些波动。

  “还好,下午大家吃饱喝足后,一打就转了。”赵癸宁说,要打转2612斤陀螺,一般需要18至20人,但成绩最好的一次,他们只用了9个体力强壮的男子,就把陀螺抽打转了。

  “每次打大陀螺,都有一种荣誉感和征服感。”赵癸宁说。

  11∶35,撤掉支架的大陀螺,在队员们的持续抽打下已经稳稳地旋转了15分钟。彼时,队员们大汗淋漓,累得实在不行,都把鞭绳放在地上,坐在一旁休息去了。

  11∶56,陀螺底部的边沿摩擦钢板,不断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很快,陀螺停止旋转。

  烧钱

  玩大陀螺,2年花掉30多万。

  玩大陀螺,是有钱人才能玩得起的。赵癸宁说,2年来他就花了30多万元,但他觉得值,“打陀螺结识了不少朋友,从中找到了乐趣。”

  赵癸宁现在有3个千斤重大陀螺。为什么2年就花掉30多万?他说,除了每次打大陀螺负责大家吃喝等开销外,3个大陀螺的日常维护费也不少。另外,他喜欢收集陀螺鞭子,现有的8根鞭子,价格接近1万元,最贵的一根霸王鞭,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

  “这次活动,光队员吃喝,我就花了近2000元。”赵癸宁说,花点钱是小事,只要大家玩得开心就好。

  陀友们在一起久了,都知道赵癸宁的家庭条件好,有时会开玩笑说:老赵,你这么喜欢陀螺,干脆整个金陀螺挂在身上得了。

  赵癸宁爱上这项运动,而且不惜花重金,原因始于4年前。那时他50岁,身患颈椎病,受骨质增生压迫影响,严重时手都是麻的。他去很多地方看,都没治好。同事给他拿来一根鞭子和一个5斤重的陀螺,说打陀螺效果不错,让他试试。

  赵癸宁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每天早晚坚持打1个小时。他说,刚开始那几天,很不适应,全身酸痛,但他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没打多久,颈椎病就好了,手再也不麻了,体重也从170多斤减到130斤。从此,他就爱上了这项运动。

  靠打陀螺治好颈椎病的,不止赵癸宁一个人。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同时患有颈椎、肩周炎等疾病,全身乏力,走几步路就会喘气,最后导致一出门就要坐车。儿子听说打陀螺有效,就买陀螺让他打。现在,老人不但能走路,还能跑步。

  因为打陀螺对身体有诸多益处,玩的人越来越多,而且陀螺越玩越大。

  赵癸宁说,六盘水打陀螺的人约1000人左右,年纪最大的80多岁,最小的1岁零9个月,174人加入六盘水鞭陀协会会员,不少陀螺爱好者在全国性比赛中拿过不少奖项。

  发展

  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但面临不少瓶颈。

  赵癸宁玩的大陀螺,并不是每个人都羡慕。在贵阳陀螺爱好者徐秀珍看来,却是一种炫耀,甚至是作秀。

  徐秀珍今年63岁,她是退休后才爱上打陀螺的。她玩的陀螺,体重不到10斤,30块钱就买了,打了2年多都没坏。

  “打陀螺主要是娱乐和健身,没必要追求高大上。”徐秀珍说。

  打陀螺,在贵州很多地方,大人小孩都喜欢玩,大家都管这项运动叫打“格螺”。

  在荔波县瑶山乡拉片村,这里不仅瑶族小孩子爱玩,青年人,甚至壮年、老年人对陀螺都兴味浓烈,玩陀螺成了瑶族人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特别是春节,从正月初一开始,赛陀螺异常激烈,直到正月十五赛出当年的瑶山陀螺“明星”为止。

  在锦屏县高坪小学,还把陀螺这项传统民俗体育运动引进校园。

  如今,陀螺已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种类除了全国民运会上的竞技陀螺之外,还有花样陀螺、铜鼓陀螺、蘑菇陀螺、云南陀螺、鞭抽陀螺、罗汉陀螺等众多种类。

  可以说,玩陀螺已经成为大众的一种娱乐消遣方式。正因为有庞大消费群体,不少人也看上了这块大“蛋糕”,从生产加工再到销售,都形成了一个产业集群。在集贸市场和城市休闲广场,都能看到卖陀螺和鞭绳的身影。在淘宝网,就有很多家专卖陀螺的店铺,不少店家一天就能卖出几十笔的销量。

  尽管前景一片大好,但陀螺的发展仍不容乐观。首先,这个拥有全国夺金的项目,职业选手却很少,大部分选手都来自民间。其次,陀螺容易损毁城市地板,不少地方城市管理部门禁止在公共场合打陀螺。

  不过,赵癸宁却从中看到了商机。他说,近两年来,他们每年都会被邀请外出表演10多次,只是还没商业演出,对方只管陀螺运费和队员吃喝。

  “我们正在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估计过段时间就会有结果。”赵癸宁说,目前协会也正在组建一支20人的花样陀螺表演队,届时将统一服装和颜色,进村(居)巡回表演,推动全民健身。

  “我们还准备开展商业演出,让更多人爱上大陀螺。”赵癸宁说。

作者:付松 刘婷婷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