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播州土司杨辉墓”入围全国十大考古

2016-03-13 08:00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商报

  “遵义团溪明代播州土司杨辉墓”入围2015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项目

  真假杨辉墓  就此有定论

  工作人员正在对墓志进行化学保护。(资料图片)

  杨辉墓出土的大量陶俑(资料图片)

  航拍的杨辉真墓(资料图片)

  3月11日,国家文物局公布了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入围终评项目结果。在25项来自19个省、市、自治区的考古发现中,我省遵义明代播州土司杨辉真墓考古名列其中。记者了解到,如果最终入选,那么它将成为继盘县大洞(1993年)、赫章可乐(2001年)、威宁中水(2005年)以及遵义海龙屯(2013年)后,贵州考古历史上第六项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意义非凡。

  真假播州土司杨辉墓

  说起遵义播州土司杨辉墓的考古发现,可谓一波三折。

  几百年来,很多人认为位于遵义县团溪镇白果村雷水堰旁的一个单室墓,是播州土司杨辉的墓,墓前的石碑也载明墓主人为播州土司杨辉及两位夫人。同时,该墓1982年被列为贵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88年,考古专家曾对该墓进行过发掘,当时根据墓前所立石碑的清理,也认定这一座单室石墓墓主为杨氏第25世土司杨辉,从此这一结论无人质疑。

  可是后来,当地村民又于2006年在该墓附近,发现一座三室石墓,其等级与“单室墓”相当。

  根据清代大儒郑珍和莫友芝所纂的《遵义府志》记载:“杨辉墓在遵义城城南南隅里雷水堰上。”此外,《心斋随笔》又载:辉与其妻田氏、俞氏合墓,田右俞左。

  若此前认为的单室墓是杨氏第25世土司杨辉墓,那么,等级与单室墓相当的三室石墓是谁的墓穴呢?

  2015年5月,为配合海龙囤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整体工作,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遵义县文物管理所,对新发现的这座三室并列的“杨辉墓”及墓园进行清理发掘。

  经过三个多月清理发掘,贵州省文物考古所在2015年8月宣布:考古队在遵义县团溪镇发掘的这座三室并列的“杨辉墓”是明代播州土司杨辉的真墓,此前的单室墓可能为“土司疑冢”。

  自此,播州土司杨辉真墓终于大白天下。

  “杨辉真墓改变既往许多认识”

  杨辉是播州第25世土司,袭播州宣慰使职。明成化11年(公元1475年),他向朝廷告病退休,违背祖制,将职位传给并非嫡子的杨爱。

  据了解,本次入围十大考古项目中,囊括了日前受关注程度很高的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发掘和辽宁“丹东一号”清代沉船(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可谓“明星云集”,那么贵州遵义团溪明代播州土司杨辉墓何以脱颖而出?

  昨日,贵州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此次遵义团溪明代播州土司杨辉真墓的考古发掘之所以从全国各大考古项目中脱颖而出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杨辉真墓本身的发现十分重要,改变了继往的许多认识。

  这主要表现为,首先,经过清理三室并列的石墓,墓内出土了墓志铭和镇墓券,据此发现这座三室并列的大型石墓为杨辉与两位夫人的合葬墓。同时,由于过去囿于经费、时间、意识的限制,改变了只注重杨氏墓室的清理状态,开始对墓外可能存在的祭祀性附属建筑的关注。其次,通过对杨辉真墓的发掘清理,考古专家们发现了杨辉墓的完整墓园格局。“这些新发现进一步深化我们对杨氏土司墓地的认识,同时也提出了新的问题,比如此前所认为的杨辉墓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飞说。

  谈及此次杨辉真墓入选入围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5强”的意义,李飞认为,一方面,这反映了近年来贵州力推的土司考古受到业界普遍关注,影响力还在延续。另外,这次杨辉真墓考古的脱颖而出,表明业界对土司考古仍十分关注,审美尚未疲劳。

  4月上旬将与其他“24强”在京PK

  据了解,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将于不久后在北京召开,届时25项入围项目将向终评评委会和社会公众进行成果介绍和演示。李飞介绍,终评比较严苛,25个项目将在北京进行终极PK,最终评出十个考古项目为“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而终评会的评委,则是由考古界大咖和部分中央媒体的资深文化记者组成,想要成功入选前十名并非易事。

  中国十大考古的评选开始于1990年,是考古界一年一度的大事件。现行的流程是先由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办公室从每年数百项考古发现中遴选出40项左右推荐参与初评,这一环节可称为“海选”。“海选”之后,由各考古资质单位和考古学会理事投票对选出来的考古项目进行初评,选出25项入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最终再由这25项入围的考古项目进入终评。因此,可以说每一个参评环节都很严格,竞争激烈,入围初评“25强”非常难得。

  据悉,在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海选”项目中,我省共有2项参评,除了土司杨辉真墓,另一项是遵义习水黄金湾遗址考古,遗憾未能进入全国考古“25强”。

  遵义习水黄金湾遗址考古遗憾离场,那么成功入围前“25强”的土司杨辉真墓接下来最终结果如何呢?李飞说:“接下来我们会认真备战,4月上旬与一起入围的其他24强进京PK,争取赢得贵州历史上第六项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延伸阅读

  终评项目“25强”

  (以时代早晚为序)

  1云南江川甘棠箐旧石器遗址

  2安徽东至华龙洞旧石器遗址

  3上海松江广富林遗址

  4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存

  5浙江余杭良渚古城外围大型水利工程的调查与发掘

  6江苏兴化、东台蒋庄遗址

  7陕西榆林寨峁梁遗址

  8山东定陶十里铺北遗址

  9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

  10湖北黄陂盘龙城遗址

  11新疆和硕红山墓群

  12陕西宝鸡周原遗址

  13湖北大冶铜绿山四方塘遗址墓葬区

  14浙江绍兴越国王陵及贵族墓考古调查与勘探

  15河南伊川徐阳春秋墓地

  16湖北荆州刘家台墓地与夏家台墓地

  17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

  18河南洛阳汉魏洛阳城太极殿遗址

  19内蒙古多伦小王力沟辽墓

  20黑龙江阿城金上京皇城西建筑址

  21吉林安图宝马城址

  22浙江杭州南宋临安城址

  23广西桂林靖江王陵

  24贵州遵义团溪明代播州土司杨辉墓

  25辽宁“丹东一号”清代沉船(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

  

作者:任莉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