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从千万富翁到一无所有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2016-04-22 08:25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从千万富翁到一无所有

彭野沉浮录

彭野热爱音乐,年轻的时候就梦想着开一家全国最大的琴行,现在,他依旧没有放弃。

  在贵阳市上护国路,有一家并不起眼的琴行店。铺面不大,不到20个平米。

  4月19日上午10:20,琴行进来一对时髦男女青年。“老板,有吉他弦没?”男青年问。坐在收银台的中年男子回了一句:韩国的,40块。中年男子穿一件黑色皮夹克,扎一个小辫子。男青年看了下弦,摇了下头:贵了。

  “你觉得多少合适,你说了算。”男青年拿出35块钱,买走吉他弦。

  这名扎着小辫子,爱穿黑色夹克的中年男子,叫彭野。来店面的人,多知道他是这个琴行店的老板,但鲜有人知,20多年前他是富甲一方的千万富翁,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没有人想到,一夜之间,他成了一个穷光蛋,最穷时沦落到连5毛钱的公交车都坐不起。他跌宕起伏的人生,究竟经历了什么?

毕业于贵大艺校绘画专业的彭野喜欢画油画,特别是国外的画作。

  下海【丢掉“铁饭碗”,开文化用品店捞到第一桶金。】

  彭野是一个艺校生,学的是绘画专业,父亲是川音美术高才生。年幼时,彭野跟随父母来到贵阳。

  父亲在贵阳一家公司做会计,收入并不多。1977年,19岁的彭野从贵阳市艺术学校毕业后,分配到贵阳市文化用品公司上班。

  在当时,很多人做梦都想到国企上班,但彭野并不喜欢这份工作,骨子里的他更喜欢绘画和音乐,尤其对萨克斯情有独钟。尽管不喜欢这份职业,但迫于生活,他还是勉强坚持上班。时间犹如白驹过隙,转眼就来到80年代。

  彼时,正流行下海经商,大批公务员纷纷辞掉工作经商和创业。年轻气盛的彭野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在家人百般阻挠下,辞去别人无比羡慕的工作,加入到创业大军。1987年,他开了一家文化用品公司。

当年花了2 万多元购买的贵阳第一台摩托罗拉大哥大。

  彭野的第一桶金,始于这家文化公司。彼时,贵阳的文化用品店并不多,老实巴交的他基本没动什么脑筋,文化用品公司一开业,生意就相当火爆。3年时间,就赚了30万。

  当时,万元户很稀罕。30万,对一般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有了钱,彭野就开始满世界跑,期间结识了不少朋友,也长了不少见识,对音乐的渴望就更加强烈,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拿出萨克斯吹奏上几曲。

  在彭野的人生迈入三十而立之际,他到香港出差,发现英国人在香港开了一家叫通利的琴行店,生意好得不得了。彭野从中看到了商机,回贵阳后,在中山西路23号,开起一家琴行,取名汇丰琴行。时间是1989年,这是贵阳市第一家琴行。

  彼时,西南三省开的琴行只有两三家,玩音乐的人极少,对乐器的了解就更少,见得最多的也就是吉他。

  彭野记得,开业当天,他在店里摆了四五个萨克斯,来店里的人都觉得好奇,但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因此,琴行刚开始时生意并不好。

当年用过的老算盘还存留至今。

  辉煌【拥有5000多万资金,是当时贵阳少有的千万富翁。】

  彭野的辉煌时代,始于1992年。从这一年开始,连续4年,琴行的生意一路高歌猛进,短短4年时间,彭野就赚了好几百万。很快,彭野又开了一家分店,员工达到40多人。

  自己发达了,彭野也不亏待员工。彭野给员工每月开出的工资高达300元。由于琴行福利好,当时很多人都挤破头想到琴行上班。

  时年25岁的彭霞,就是其中之一。当时,彭霞是经彭野的好朋友介绍,才进入汇丰琴行的。她说,当时彭总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保镖随时站在身边,场面不亚于现在的当红明星,感觉很风光。

  彭野说,他当时最辉煌的时候,手上有5000多万资金。成为富豪后,从小从苦难中长大的彭野,开始学会享受生活。1992年,他先是用2万多元,买了一部摩托罗拉生产的第一代大哥大,号码9002406。这是首批进入贵阳的大哥大,数量仅有20台,彭野也成为贵阳首批拥有移动电话的富豪之一。

  每天,彭野的大哥大响个不停,一个月光电话费就要花掉1000多元,是一般员工月收入的3—4倍。

  尽管风头出尽,但彭野并不满足,他接着花28万元重金,购买了一辆白色丰田进口豪华子弹头轿车,车牌号也十分显眼:贵A88883。

  在穿着上,彭野也特别奢侈,一身上下全是名牌,少过2000元的衣服他从不穿。西服,他钟爱皮尔卡丹,一套3000元;皮鞋是老爷车品牌,一双1000多元;领带是金利来的,一条500多元。

彭野的琴行门口挂着当年拥有两百多个平方的中西汇丰琴行的老照片。

  彭野还追星,平时到香港等地出差,都会到明星开的酒吧喝酒。兴趣来了,还主动上台吹两曲小号,日子过得逍遥自在。赚了钱后,他就第一时间花500元/平方米,在合群路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让全家人都住进新房。

  在生活上,彭野也特别讲究。彭野的女儿可可还记得,父亲最辉煌的时候,她正在读小学,家里请有专职保姆,早餐要有面包、牛奶,中晚餐至少要准备5道菜,而且每顿饭必须有一道用鸡鸭鹅或者排骨炖的汤。

  彭野十分疼爱女儿,基本上要什么就会给她买什么。可可还记得,她5岁时,父亲就花2万多元,为她买了一台进口钢琴,并请了一名音乐老师专门教授。为了请到这名当时在贵阳有名的钢琴老师,彭野还专门送了一台1万多元的钢琴到他府上作为酬谢。

  可可读的是省府路小学,是学校里面父母最有钱的孩子,需要什么爸爸都能满足,同学们都很羡慕她。每天上下学,都有专车接送,身上从不会少过10块钱的零花钱。

  除了在生活和交通上比其他同学优越,可可在穿着上也比较特别。因为可可穿的衣服,全是父亲从国外带回来的名牌,每件不会低于500块,而同学们穿的都不会超过50块钱。

在彭野的阁楼上有间小工作室,没事的时候就上去听听音乐,修一修乐器。

  没落【涉足房地产、夜总会,一夜之间,他从千万富翁变成穷光蛋】

  好景并不长久,突然一夜之间,彭野就从一个千万富翁变成了一个穷光蛋。

  彭野说,人一旦钱多了,很多想法就变得天真了。从1991年刚开始发达,彭野的野心就如同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他把触角伸到房地产业。他和2个朋友一起,每人投了300多万元,在头桥买一块300多亩的地皮搞房开。因为不了解市场,加上不董管理和营销,建好的房子一间都卖不出去,而每月的开支却要3万多元,但仍然艰难维持。

  这时,彭野没有意识到危险正一步步向他靠近。1996年,38岁的彭野又投了100多万,在贵阳开了一家汇丰不夜城。夜总会当时还是个新鲜玩意儿,里面有吃有喝有玩,大家为图新鲜,都到里面来玩,但问题是当时大家都没钱,全部签单。不久彭野就发现有50多万欠款。

  2年不到,不夜城就宣告关门。彼时,彭野的资金链开始出现断裂,仅银行就欠了1000多万,无奈之下,彭野只得用地皮和建好的房子抵押给银行,但还是不够,他又把房子、车都便宜卖掉,还有几十万元的缺口。

  从一名叱咤风云的千万富翁,一下子变得身无分文,彭野无法面对家人、朋友,只有选择逃离。彭野的突然离开,让妻子一下子束手无策,只能带着女儿在外面租一间民房住,并以自己微薄的收入艰难度日。

  可可从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主,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贫家女。不但没有了专车接送,没了零花钱,就连穿的衣服,也是从喷水池夜市上花5元10元淘来的。生活上也不像以前大吃大喝,有时炖一锅汤,就用汤泡饭,要吃四五天,天气热的时候,炖的汤吃到最后都有一大股馊味。

  这些她觉得不委屈,她最盼望的是能见到爸爸,有时想得实在不行,就会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偷偷躲起哭。她觉得只有自己小才会哭,但有几次,她也发现妈妈一个人也在偷偷流泪。

  比起母女的生活,彭野在外的日子更难熬,犹如一个乞丐,到处流浪。彭野再不像风光时那样呼风唤雨,身边没有一个朋友,而且他也不想见任何人,他只想找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躲起来。他把有钱时买的品牌衣服全部脱下来摆着,再把以前穿的旧衣服拿来穿上,然后买了一顶金色假发戴在头上,白天背起画板,到僻静的深山老林写生,但什么都画不出来,根本没有心情,满脑子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事,只能呆呆站在一个地方,一站就是一整天。到了晚上又躲进朋友开的夜市摊彻夜喝酒,喝得最多的一次一个人喝了3斤白酒,想以此麻醉自己,但不曾想愁苦越积越多。

  彭野说,最苦的时候,一连几天都吃不上一顿饭,有一次实在没力气走路,就想让公交车捎带一段路程,结果上车后发现自己身上连5毛钱的车费都拿不出,他去跟最好的朋友借30元,刚开口,朋友就起身离开了。那时真想跳楼一了百了。但只要想到家人,这种念头又打消了。

  有一次,彭野在夜市摊喝酒时遇到一个认识的人,那人一见面就说“哟,这不是彭总吗,怎么还戴上假发了,你以前不是弹得很嘞吗,也会有今天啊。”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聚到彭野身上。他无处躲藏,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逃离。那天晚上,他一夜没睡。第二天天还没亮,他独自来到黔灵湖,在两只脚上分别捆绑两个10多斤的石头,然后直接走向湖中心。在水漫过头顶的瞬间,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突然就清醒过来,一个猛子扎到河里,解开绳子,快速游上岸,然后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妻子比较乐观,并没有过多责怪老公的不是,而是安慰说:“既然都落魄了,就不要想了,还年轻,可以从头再来。快回家吧,我和女儿天天都盼着你。”

  这席话,让彭野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在外游历2年后,彭野终于回到妻子租住的小屋。

  彭野,700多天的流浪生涯,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花溪高坡,在那里,他学会了炒菜做饭,并反思自己的人生。

  “没钱坐车,走路去,早上出发,差不多天黑才到。”彭野说,那段乞丐般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

当年用过的老算盘还存留至今。

   重振【重开琴行,梦想开到全国各地。】

  回家,并不代表彭野的心伤痊愈。有时他会想,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自己,让自己一下子从天上摔到地上,跌倒谷底。

  他每天都把自己封闭起来,就连自己最亲近的,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话。那种孤独、寂寞、颓废的心情,真是万念俱灰,简直糟透了,常人无法理解。这时,他想到了音乐,惟有音乐,能够深入内心。

  他打开收音机,每天都听柴可夫斯基的名曲《悲怆》和《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每次听了这两首曲子,心灵仿佛被清洗了一遍,整个人就会变得轻松,快乐,仿佛一切悲伤和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

  一段时间后,彭野心中的郁结慢慢被打开,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能就这样倒下,要勇敢从失落中走出来,再创一番事业。

  这期间,他向朋友借了500元去上海参加器乐展销会。在上海,他想到在展销会上应该有认识的朋友,就把剩下的钱全部给女儿买玩具,结果以前认识的朋友并没有借给他钱,没办法,他只能把不倒翁、洋娃娃等玩具全部摆在马路边卖掉。

  这次打击,对他影响很大。2000年,他决定重开琴行,他向朋友借了2万块,1万用在转让和房租上,一万用来装修。等一切都准备妥当要开业了,才发现没钱买乐器,他只有把给女儿买的钢琴等搬到琴行,撑门面,勉强让琴行开业。

  不过彼时,贵阳琴行业已经开始兴盛,生意已经不如以前般那么好做。现在,贵阳琴行甚至发展到上百家,生意更难做,但他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尽管生意难做,但彭野从中看到商机。他说,贵州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地,民族乐器比较多,常见的比如芦笙、唢呐、长号、木叶、皮鼓等,而且少数民族能歌善舞,已经形成良好的氛围,但目前还没有一家专门的琴行,来推广我们民族的乐器。“我想到北上广开民族乐器店,通过20多年积累的人脉,让大家更多了解贵州民族乐器。”

  虽然风光不再,但彭野觉得自己还活着,没有被生活打倒。现在彭野新开的这间琴行,名字改成贵阳通利琴行,他希望这间琴行,有一天能像英国通利琴行一样,开到全国各地。

  “就算没有这一天,我也是幸运的,因为经历这么大的打击,自己还活着。”彭野说。

作者:杨兴波 付松 编辑:赵兴智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