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网新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贵州频道  >  频道信息

晴隆原县委书记姜仕坤心脏病突发英年早逝 心里装着父老乡亲,唯独没有自己

2016-06-06 08:36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商报

晴隆原县委书记姜仕坤心脏病突发英年早逝 心里装着父老乡亲,唯独没有自己

姜仕坤(左)在田间地头调研

  

  “铁饭碗的真正含义,不是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饭,而是一辈子到哪儿都有饭吃”

  “首先要知人,其次是以诚待人,第三必须学会容人”

  “一个家庭只拥有一套住房,你有钱,需要换大房子,住别墅,可以,但必须把第一套房以原价退还给政府,以便其他人购买”

  ……

  这些心情笔记,是晴隆原县委书记姜仕坤的亲笔摘录。他笔锋刚毅,亦如作风硬派,叙事杂乱琐碎不失平易近人,无形中透露主人系性情中人。

  翻阅着工作日记,发现以“晴隆”二字出现次数最为频繁,搭配动名词是“干”、“发展”、“脱贫”有的字笔锋勾画得很深,足见下笔人迫切之心。到晴隆工作六年,姜仕坤一头乌发熬成两鬓斑白,厚厚的工作笔记一点一滴记载晴隆变化,就像一部微缩变迁史。

  2016年4月12日,姜仕坤在广州出差时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46岁。

  一个多月前出现胸闷 他还是忙工作 噩耗突然传来

  2014年,原晴隆县委书记调离,姜仕坤接任县委书记。

  他白加黑,5加2,下面的人也跟着他白加黑,5加2。

  他没有充足的睡眠,经常加班到深夜;他没有假日,被工作没收了;今年春节前,他两次因为加班过度晕厥,而就在今年3月份,他有点胸闷,抽空到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医生说胸膜增厚,建议他休息一段时间,他提着一包中药回到岗位上。

  因为工作关系,姜仕坤和妻子王作艳两地分居,得知他生病后,妻子天天打电话询问病情。

  10次电话9次挂断,姜发来短信“我现在正在开会,请发短信”。一问病情,都讲“还可以”、“好得多”。王作艳不放心,想请假过来照顾,遭他一口回绝,“不要小题大做。”

  王作艳事后回忆,责备自己关心爱人不够,“听他说还可以,就没有放在心上。”

  4月9日,姜仕坤回到兴义,一顿午饭吃一个多钟头,一直在捶胸口顺气。妻子问他“是不是菜不好吃?”他摇摇头,前一天刚刚参加全省扶贫项目观摩会,手头上一堆工作没布置,正在打电话作安排。

  中午13时,妻子去午休,睡觉前让他别刷碗,等她起来洗。

  下午14时起床后,姜仕坤已经出门去政府开会。

  4月10日中午,姜仕坤在兴义参加完会议,回家吃一顿中饭,13时30分,驾驶员开车接他去州政府开会,16时30分赶到机场去广州出差。

  他们的独生女儿在深圳读大学。妻子希望他顺道看看孩子,他为难地说,这次行程安排紧凑,可能没有时间。

  4月12日早晨,姜仕坤突发心脏病,在广州暨南大学附属医院去世。

  “我们承认落后,我们不甘落后!”

  姜仕坤出生在册亨农村,吃着红薯、苞谷、糙米饭长大。

  2010年元月,他调任晴隆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副县长、代理县长;2010年3月,当选为晴隆县人民政府县长。

  第一次站在晴隆山头,俯瞰1331.3平方公里的晴隆大地。

  眼前,属深切割岩溶侵蚀山区,由低山、低中山、中山和高中山地貌组成,海拔能从2025米落差至543米,因此,全县地形起伏大,具有“山高坡陡谷深”的特点。进山道路紧贴着悬崖峭壁,越野车是唯一敢出入的交通工具,稍不注意,就会碰到头顶上砸下来的顽石。

  脚下,碎片化的土地更像是一片被打碎的玻璃,星罗棋布地散落在深谷之中。虽天无三日晴,雨多却缺水,再大的雨,也会很快顺着喀斯特地貌消失得无影无踪。土地贫瘠,稼穑艰难,1亩地年产量800斤苞谷,老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干1年,还不如在沿海工厂打工4个月,年轻力壮的纷纷“逃离”晴隆,寨子里只剩下老人和小孩,成为名副其实的留守村。

  要致富,多修路。姜仕坤撂下狠话:我们承认落后,我们不甘落后!当裤子也要把路修了。

  在时任县委书记许风伦的支持下,姜仕坤多次跑到州公路局、州交通局等部门沟通协调,最终以公路局的资产抵押贷款,采取带资建设的办法,顶着压力终于把险象环生的盘山公路修成了风雨无阻的生命路。

  升级“晴隆模式”“羊书记”卖羊

  当年,适逢全省提出发展工业强县。晴隆底子差,生态差,土地石漠化严重,不适合走工业路子。

  他顶住压力,提出晴隆应该发展旅游强县、生态大县,把晴隆模式发扬推广才是带领农民脱贫致富的王道。

  2001年,国务院扶贫办批准晴隆县为种草养羊科技扶贫试点县,并把晴隆作为联系点,晴隆开始了种草养羊产业化扶贫试点。试点通过种草养羊,促进了项目区群众大幅增收,同时有效地治理了项目区水土流失和石漠化,走出一条石漠化地区扶贫开发与保护生态的“希望之路”。

  他到乡头调研,大田乡乡长田志敬大倒苦水:“晴隆模式设计初衷蛮好,实际操作过程中出现很多现实问题。”

  田志敬说,试点是要项目带动农户,事实上项目只能覆盖部分农户,模式也不对农民口味,他们戏谑“帮你养”什么意思呢?就是由企业方集体买羊,聘请农民饲养,交易后双方按比例分成。一些农户思想没转变,认为在帮人养羊,羊死了也不亏,养得三心二意,最终羊没养好,钱没多挣,还把积极性打消。

  “简直是胡搞。”姜仕坤一听来了脾气,“晴隆模式在全国推广,晴隆羊声名远播,你们不能把牌子搞砸了。”

  “我来想办法,大家一起找出路。”他说完转身就出门。

  姜仕坤找到晴隆县海权肉业总经理托尼,“你的厂子要羊,我们晴隆别的不谈,肉羊质量那是没得说,你的厂需要多少只羊子,乡亲们就养多少只羊。”

  托尼被这个风风火火的父母官惊住,他报一个数字“一年可以屠宰100多万只。”

  “好!”姜仕坤答应得干净利落。“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找养羊的人去。”

  他主动出击,先把下家找到,让老百姓心头踏实的养羊,又让晴隆羊通过本地加工厂推向市场,帮助企业打响品牌,扩张影响力,一举数得。

  方法好是好,可怎样才能把农户养羊的积极性调动起来?

  大家都看着姜仕坤,他还是那句话:“我来想办法。”

  姜仕坤取消“请人养羊”模式,提出壮大农村担保体系,由村民贷款购羊,县草地畜牧中心提供技术指导,县政府承担贷款的贴息费用。当村民盖羊圈、养羊达到一定标准后,政府再给补助,并帮助大家与加工企业沟通。

  此举调动全县1.68万户农户的积极性,7万多人参与种草养羊中,把晴隆县50余万只生态肉羊和周边县(市)优质肉羊通过加工厂推向市场。截至2015年底,全县种草养羊覆盖全县14个乡镇2万户,户均年收入2-3万元,养羊户创收总额超过4亿元;“晴隆羊”成为中国三大羊系之一。

  大田乡董菁村副主任李安珍贷款购买13头基础羊,发展到现在已经有100余只羊(包括卖掉),经济价值10余万元。看着她留在老家也能赚钱,大田村外出打工的青年有80%的人返乡,和李安珍一起当羊倌发“羊财”。

  农民腰包这才名副其实开始鼓起来。而姜仕坤也成为远近闻名的“羊书记”、“羊专家”。

作者:代乐 刘丹 编辑:李蓓

相关阅读

网站简介广告刊例联系方式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00000002952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