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眼睛女孩,全城为你心疼

2016-07-09 11:23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父亲杨通旭终于等到探望的时间,喂完小梦佳食物后牵着她的小手在一旁小声哽咽。

  昨天,小梦佳依旧很乖。喝了水,还吃了一大根香蕉。

  杨通旭刚走出重症监护室,来医院看望小梦佳的市民纷纷递上捐款,嘴里还不停询问孩子的情况。

  “你是小梦佳的爸爸哈,我们捐给她的钱你一定好好放好,一定要照顾好她”,前来看望小梦佳的好心人一边哭一边对着杨通旭说。

  收到爱心捐款后,杨通旭第一时间存进了银行,每一笔他都留有一张小票。

  小梦佳枕头边放着好心人送来的娃娃。

  赵禾稼还是没能忍住,发了朋友圈。

  此时的时间是2016年7月7日下午1点02分,她在朋友圈里写下“为什么有的孩子生来就是为了受苦。”

  文字的下方,赵禾稼配了8张图,其中一张图是女孩躺在病床上,睁着大眼睛盯着镜头,清澈的眼神,几乎击中每一个读者的心。

  就是这张图,在此后的20多个小时里,在贵阳这座城市的朋友圈里流传。

  而让人们揪心的是,下一张图片里,这个大眼睛女孩的双腿,全部被烧焦了,黑乎乎的一片。

  于是,整个城市都开始为这个女孩担忧和心疼。

  一个直接的数据是,短短4个小时的时间,通过“轻松筹”的网络筹款平台,就为女孩筹得治疗费30万元。

  更有几十位贵阳市民,到医院看望小女孩,送去他们的爱心,还有上万的网民,正用他们的方式,为这个女孩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事件

  全城转发“大眼睛”

  赵禾稼没有想到,这个图片会被全城转发。

  接下来的时间,她为这个朋友圈的消息忙到半夜。

  赵禾稼是本报社会新闻部记者。就在发布这8张图片以前,赵禾稼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儿科重症监护室内,见到这个女孩,因为是烧伤,女孩大半身体都被罩子罩住,只露出脑袋。“一来就看到女孩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我们,特别萌。”

  本报摄影记者杨兴波开始拍摄的时候,小家伙不哭不闹,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转动着,一直盯着镜头看,眼波流转,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小女孩叫杨梦佳,一岁8个月,11个月的时候她就学会了走路。她是个好动的孩子,喜欢满屋子乱跑,每当电视里有音乐声传出,她都会不自觉的跟着跳舞。她滑稽的舞姿常常逗得父母哈哈大笑。

  小梦佳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是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懂。”父亲杨通旭回忆说,让她帮忙递个东西,或者把垃圾扔进垃圾桶,她都会照做。

  对于杨通旭来说,小梦佳是他枯燥而繁重的打工生活中,唯一的安慰。

  杨通旭打工的工地距离所住的出租屋不算远,所以,只要工地不忙,中午他都回家休息。出事那天中午,他也照例回家。吃完午饭离开的时候,小梦佳还像往常一样,跟妈妈一起牵着杨通旭的手,把爸爸送下楼。

  告别的时候,小梦佳还蹬蹬蹬的追了出来。杨通旭把女儿重新交到妻子手中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看见女儿用自己的双腿跑步。

  起因

  女孩的双腿被烧焦

  就在医生将罩子掀开的那一刻,赵禾稼瞬间呆住了。

  她说当时最想做的事就是哭,但忍住了。女孩的两条腿都被烧焦了,就像是放在高温烤箱里被烤炸开的感觉,甚至连骨头都能看得到。

  这个场面也触动了摄影记者杨兴波,他觉得自己此前的照片画面语言还不够丰富,不足以体现孩子的灵动和疼痛。

  他决定重拍这个女孩会说话的让人心疼的眼睛,这才有了此后广为流传的大眼睛女孩的图片。

  采访结束,赵禾稼满脑子还是女孩清澈的眼神和黑乎乎的双腿,就是想感慨一下,她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下,“为什么有的孩子生来就是为了受苦。”然后配上杨兴波拍摄的大眼睛女孩小梦佳的图片,总共8张。

  虽然距离女儿被烧伤已经过去10天,但杨通旭仍旧很少愿意去回想出事当天的情形。

  他只记得进门看到女儿的时候,小梦佳正趴着,双手抠在地上,下半身被被子裹着,而被子,早已被烧焦。把女儿从浓烟里抱出来之后,女儿没有哭闹。只用两只大眼睛直溜溜的看着他,眼神里全是恐惧和不安。

  “后来,住进病房,女儿也一直都很安静。”杨通旭听医生说,女儿的双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所以不知道哭。

  这么多天来,只有一次,他探视女儿的时间到了,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女儿哇哇哭了起来。她的下身动弹不了,只有胸腔在一吸一鼓颤动,仿佛是憋了很久很久的眼泪,终于从清澈的大眼睛里哗啦哗啦的淌了出来。

  杨通旭知道,那是女儿不让他走,“她以为我不要她了。”杨通旭说,女儿睡在陌生的病床上,每天只能看见爸爸一会儿,还要打针吃药,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杨通旭也跟着悄悄的哭,然后摸摸女儿的脸蛋,告诉她,“女娃儿乖,爸爸就在门外面。爸爸不会不要你。”

  困境

  欠下3.7万治疗费

  就在赵禾稼这条朋友圈发出去2分钟后,本报社区部记者白凤第一个发出评论,“最无法看到小小的孩子被烫伤烧伤。”

  白凤说,自己也有过被烫伤的经历,那种痛无法用等级来形容。

  “她的眼神,和她的腿形成强烈的对比。”白凤把这8张图片转到自己的朋友圈,很快,一位孩子的父亲立即回复,怎么捐款?

  值得一说的是,就在赵禾稼发出朋友圈的那一刻,女孩父亲杨通旭还欠医院3.7万元治疗费。

  这是小梦佳住院的第十天。

  这次欠费后,杨通旭实在找不到钱了。贵医一位医生觉得孩子可怜,立马替他交了1000元。但是他知道,按照女儿的伤势,这1000元很快会被用完。

  这一天是小暑,天气热了起来。女儿病房外面树上的知了好像特别聒噪,“吱吱吱”的不停地叫。杨通旭守在病房外面,心急如焚。他只能求助医生,“我咋个办?”

  医生也无奈。“要不求助媒体试试吧。”医生打电话找到本报记者赵禾稼。

  杨通旭平时很少看新闻,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新闻的主角。面对着陆陆续续赶来的陌生记者,他很紧张。他不知道这些人能够帮他什么忙,但他觉得,“人多总是好事。”

  瞬间

  凑到上万医药费转机

  白凤决定自己筹款,先给小梦佳送过去。“之前一直有人问能不能给一个捐款渠道,但始终没有消息。”白凤说,“我想孩子已经等不及了。”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半年以前,白凤曾在自己的朋友圈筹集善款,给山区的300多名孩子每人买了一双冬鞋。

  “一位学法律的朋友当时就劝我,说这种私人募捐可能不妥,但我受不了女孩的眼神,总想帮她。”

  然后这位朋友对白凤说,“那我和你一起去。”

  一个闺蜜把小梦佳的照片转了出去,并附上白凤的微信二维码。几乎是一瞬间,有40个网友请求添加白凤为好友,并且在备注里清楚的注明,我要给小女孩捐款。

  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白凤共收到捐款4360元,“我想的是自己添足5000元,给女孩送去。”

  就在白凤从家里出发送钱到医院的路上,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她收到的捐款金额从4360元,变成了1.39万元。

  “一路上我的手机响个不停,都是从微信转钱,我再把人名和捐款金额记录在手机备忘录上。”白凤说,到医院的时候,手机都快没电了。

  看到白凤送来的这一万多元善款,杨通旭愣了一下,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才一下午,一下子就捐了这么多钱?”要知道,之前女儿住院的3万元医药费,是他今天跟这个借一点,明天跟那个借一点,好不容易才凑到的。

  直到白凤和杨通旭一起到医院交费窗口刷卡交费之后,杨通旭才敢相信,“真的是一万多”。他一下子觉得女儿有救了。

  随后,白凤又悄悄拿出200块钱,塞给杨通旭。“他吃饭都没钱了,先把眼前的难关渡过再说吧。”白凤心里想。

  筹款

  第一次只敢填15万

  朋友圈发出去后的一整个下午,赵禾稼接到了无数个电话。

  大部分的人都是问如何捐款给小梦佳,但也有人质疑,为何不留下小梦佳父亲的银行账号?赵禾稼一遍又一遍的解释说,捐到私人账户,金额不可控,还不够公开透明。

  于是,她开始联系轻松筹,这是目前最为流行的网络筹款方式。

  但是今年45岁的杨通旭,至今不会上网,没有玩过智能手机,更加不知道朋友圈为何物。他的电话,是一部蓝屏的三星手机。是几年前,他花了不到200块买的。

  经杨通旭同意后,赵禾稼把小女孩的情况以及所有手续发布在了轻松筹上。

  一个细节是,在填写目标金额时,医院给出的参考是15—20万元,杨通旭不太相信能筹到这么多钱,他壮了壮胆子后,对赵禾稼说,“要不填10万元?”

  赵禾稼也不太自信,此时距离自己发朋友圈已经过去6个小时,恐怕已经没有热度了。不过,轻松筹会在网上挂6天,说不定真有奇迹呢?赵禾稼一咬牙,填下15万。这还只是小梦佳最基本的治疗费。

  晚上7点50分,这个轻松筹信息审核通过,开始筹款。

  奇迹

  4小时突破30万元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让赵禾稼和杨通旭都无法想像的奇迹开始上演。

  晚上10点30分,15万的轻松筹的目标金额在3小时内完成。

  这时,有网友在留言板发出呼吁,希望上调目标金额。随后,目标金额上调至30万。

  仅仅一个小时后,爱心捐款突破30万。

  与此同时,“贵阳头条排行榜”等本地自媒体纷纷加入到接力队伍中,从7月7日到7月8日,“救救小梦佳”成为微博上“贵州身边事”和“贵阳身边事”的热门话题,并占据本地热门微博榜首,仅本报一名记者的求助微博,就被转发近400次。

  微信上,足球群、业主群、老乡群、车友会群、同学会群、单位工作群、广场舞群……加上微博上为小梦佳声援的声音,这个城市开始为小梦佳那清澈却不忍直视的眼神而心痛。

  二十、五十、一百、两百……各个群里,网友们纷纷把自己捐款成功的截图发出来,以激励更多的人参与到爱心接力中。

  午夜十二点多,因无钱住旅社而露天睡在医院院子里的杨通旭的手机响了。他迷迷糊糊拿起手机,电话里传来了女记者赵禾稼的声音。

  赵禾稼告诉他,网络上的捐款已经达到了30万。他可能是太困了,听到这个数字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只是“嗯嗯嗯”的回应。

  不过,放下电话,他却睡不着了,“什么?是30万吗?不太可能吧。”他想要打电话过去问,但是又觉得不太好意思,只能作罢。然后在反复的纠结中睡着了。

  截止7月8日下午4点30分,轻松筹的链接以微信朋友圈、微博等方式,被转发6000余次,并有72名爱心人士为这次轻松筹进行实名证实,最终筹得爱心款40.53万元。

  这72人中,有到医院实地采访的各家媒体记者、有医院的医护人员,他们以这样的方式,将网络上最后的一点质疑声淹没。

  心愿

  “求求你,一定要拼尽全力救孩子”

  7月8日下午2点30分,摄影记者杨兴波再次去医院看望小梦佳。

  小梦佳的病房外,站了至少20多个市民,他们提着水果,拿着玩具,想进去探望。但因怕感染到孩子,医生只得婉拒。

  杨兴波到来时,几个市民正在往杨梦佳的父亲手里塞钱。几位年轻的妈妈握着孩子父亲的手,哭着反复叮嘱:“求求你,一定要拼尽全力,救救孩子,孩子太可怜了。孩子病好了,也请一定要告诉我们。”

  杨梦佳的父亲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感激,索性“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几位妈妈见了,更是哭得厉害。

  “她们竟然用‘求’这个字,就像梦佳是她们自己的孩子。”这个感人的场景,让杨兴波也忍不住眼睛一酸。

  出于记者的职业本能,杨兴波迅速打开相机记录。很快,市民们循声走来。当得知那张被广泛转发的图来自这个九零后的记者时,大家更是把杨兴波紧紧围着,不停地询问。

  医生走了过来,同意除孩子父亲外的一个人进病房。

  这个合适的人选,就是杨兴波。

  “杨记者,能不能用我的手机,帮忙拍几张孩子的照片?”一位妈妈递来手机。

  “杨记者,也帮帮我……要不,你进病房后,用手机和我们视频,让我们看看孩子好不好?”

  瞬间,杨兴波的手里被塞了几个手机。但是,医生担心病菌感染,并不同意。

  10多分钟后,拍摄完毕的杨兴波走出病房。

  鞋套都还来不及脱,市民们就又一次围拢了过来,纷纷要求用手机翻拍杨兴波的照片。更有细心的市民,提出要加他的微信以了解孩子的近况。

  杨兴波一一应允。

  在他刚刚拍摄的照片里,小梦佳正在大口地吃着香蕉。从开始吃到吃完,这个过程被杨兴波记录了下来。

  “孩子的胃口还算不错。”一位阿姨嘴角含笑、眼角带泪地说。

  “她吃得真开心。”一位年轻的妈妈心疼这个没有痛感的娃娃。

  白凤总共在朋友圈里发了13条关于小梦佳的消息,在有了轻松筹的捐款渠道之后,她婉拒了网友的直接捐款。杨通旭则找来一个小本子,一笔一划地记下了打电话过来的好心人的电话。“等我女娃儿出院了,我要一个一个打电话过去感谢人家。”

  但是来看望小梦佳的好心人,大多不愿说出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他们说得最多的是,“好好照顾孩子,有什么困难都有我们大家呢。”

  虽然杨通旭不知道这个“我们”具体是谁。但我们知道,这个“我们”就是你、我、他。

作者:黄桂花 李盈 李易霖 刘佑清图/ 杨兴波 编辑:李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