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曾经的老城,你可去过?

2017-04-20 09:52  来源:贵州都市报

  上周五,微报君发了一篇《贵州下一个县级市花落谁家》的稿子,从相关文件中找出,贵州省人民政府支持兴仁、盘县、黔西、德江、桐梓、瓮安、湄潭、思南等县撤县设市,并介绍这几个地方撤县设市最新进展。

  没想到当天下午,贵州民政部门就传来好消息,经国务院批准,同意撤销盘县,设立县级盘州市,以原盘县的行政区域为盘州市的行政区域,盘州市由贵州省直辖,六盘水市代管。

  这就真的要说声恭喜了,不仅是恭喜盘县成功推进撤县设市,更要祝贺贵州时隔21年终于又新增了一个县级市。

  不过这也不是盘县第一次迎来行政区划变更了,早在1999年初,经国务院批准,原盘县特区更名为盘县,县委、县政府驻地由城关古城搬迁到新城红果办公。

  是的,你没有看错,当年不仅把名字换了,县城也给搬迁了。而像盘县一样,新中国成立后曾搬迁过县城的县份,贵州省还有两个,那就是剑河县和岑巩县。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贵州这三个曾经搬迁的县城,一起发现贵州,了解贵州。

  盘县

  ◆老县城:城关镇(现双凤镇)

  ◆新县城:红果镇(现析置为红果、亦资、翰林三个街道)

盘县新县城。图自盘县政府网

盘县老县城。图自图云智慧科技

  盘县城关镇,俗称城关古城,自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建成起,至今已有600余年历史,一直是历代县治所在地,是盘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1999年盘县特区更名为盘县,县政府迁署红果镇。2015年6月原城关镇、原西冲镇、原板桥镇合并设立双凤镇。

  双凤镇区位优势突出、文化底蕴深厚,《徐霞客游记》记载“是城文运昌盛,居贵筑之首,非它卫可比”,向有“滇黔锁钥”、“三省通衢”之誉,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因地处中国南方丝绸之路重要节点,自古商贾云集,跨越元、明、清各历史时期的古驿道交汇,云南、四川、江西、湖南等商会馆遗址尤存。又因明初调北增南,各地文化在此融合成新的特点,如美食已冠绝盘江流域和珠江上游数百年。镇域文运昌盛,各时期均有不少名人涌现。城内庙宇众多,传统节庆氛围尤为浓厚,完好保存了汉族“正月二十三”玩水洞和扎纸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剑河县

  ◆老县城:柳川镇

  ◆新县城:革东镇(2016年从革东镇析出置仰阿莎街道)

剑河新县城。贵州日报钟传坤摄

剑河老县城。图自贵州日报、剑河县水库和扶贫生态移民局

  剑河县原驻柳川镇,2003年,因国家“十五”期间重点工程——三板溪水电站的修建,划台江县革东镇建剑河新县城。2007年4月,县城实现整体搬迁。

  柳川位于三板溪水电站主库区,随着“仰阿莎”湖的逐渐形成,清水江面快艇穿梭,仰阿莎湖水中鱼鲜畅游,树木葱郁,鸟语花香,迷人的山水风光使人心旷神怡,让人目不暇顾。

  柳川镇森林资源丰富,青山绿水、苍松翠柏,美不胜收。柳川有着悠久的历史,古老的城墙遗址值得人们探古寻踪,这里民族风情浓郁,丰厚的文化底蕴,原生态的民风民俗,有优雅浓郁的苗、侗族风情,绚丽多彩的民族节目,独具匠心的苗、侗族居楼群,古朴多姿的芦笙舞,热情奔放的山歌、酒歌、飞歌,别具一格的苗族服饰等,让游客流连忘返,更让游人体味返朴归真的感受。

  岑巩县

  ◆老县城:思旸镇龙江村

  ◆新县城:新兴经济开发区

岑巩新县城。图自岑巩县政府网

岑巩老县城全景。图自岑巩县政府网

  岑巩文明早轫,唐代即置思州。思旸镇为原思州古城驻地,也是岑巩县原县城。有关报道指出,随着时代发展,县城交通短肋凸显无遗,湘黔铁路、320国道就在20公里内,却因大山阻隔路险弯急,人民生活生产极为不便,许多客商望而却步。而且县城面积小,建设无法拓展且时发地质灾害。特别是环绕县城的龙江河,时常变脸水患盈天,洪水进城劫人夺财,1935年便吞没35人。1995年6月,县城连遭两次洪灾,淹死5人,损失1.6亿元。

  2001年2月24日,岑巩县委、县政府利用新兴被国家建设部列为全国小城镇建设试点及省政府批准县城总体发展规划的契机,抢抓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的机遇,将县城从思旸镇龙江村搬迁到紧靠湘黔铁路和320国道的新兴村,翻开岑巩发展新纪元。

  思旸镇三面环水,名胜古迹甚多,闻名远近。从2017年起,岑巩启动思州古城综合开发项目。思州古城坐落于思旸镇龙江河与小河两水混合处,古称龙戏宝地,城区面积4平方公里,城周山川旖旎雄奇,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古府雄基之地,古城周围还有思州八景,它们与古城相互依存,相得益彰。(记者刘荣文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刘荣文 编辑:李易淋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