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初八景之一如今神秘消失!贵阳白龙洞在哪里

2017-04-21 09:39  来源:贵州都市报

  张羽飞发现的铁门

  四下里黑乎乎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前方会出现什么东西未可知……在冒险探秘小说或影视剧中才会出现的场景,贵阳小伙张羽飞最近却亲身经历了一次:为了寻找到贵阳古八景之一的白龙洞,他通过大量的前期工作后,只身前往贵阳世纪城龙泉苑的一处防空洞,寻找这处消失已久的古遗迹。

  五年前就想找到白龙洞

  “我不相信白龙洞已经消失,想要找到它。”2012年,张羽飞在《贵阳地名故事》上读到关于白龙洞的文章后,对这处出现在多本历史资料、被无数贵州文人吟咏过的奇特洞穴,产生了浓厚兴趣。

  历史古籍、相关的新闻报道、文保专家们的走访文章,凡是能够和白龙洞相关的内容,张羽飞一点点搜集积累。

  在贵阳历史上,曾有“明初贵阳八景”和“清初贵阳八景”,指的是老贵阳城的十六处风景名胜,在“清初贵阳八景”中有一景叫作“龙洞钟声”,指的是贵阳西郊有个白龙洞,洞中有些很大的钟乳石,敲击之后便会在洞壁回响,像钟声一般。故得名。

  “白龙洞是非常有名气的,并不是小车河湿地公园的那个白龙洞,那时是1965年才意外发现的。”张羽飞说,“历朝历代自然会有一些文化名人吟咏过它,例如明朝监察御史俞振描写的洞内景致‘凿破层岩千丈雪,玲珑百叠营瑶台’,令人神往。”

  古籍和卫星“锁定”白龙洞

  白龙洞在贵阳古地图上被标注

  这么有名的白龙洞,究竟在贵阳城何处呢?张羽飞自己开始了寻找白龙洞之旅。

  张羽飞找来大量古籍,开始翻找。在明代弘治年间的《贵州图经新志》和明代嘉靖年间的《贵州通志》中,两部古籍开篇的地图上,张羽飞惊奇地发现,即便在如此简略的方位示意图上,都标注着“白龙洞”,大致在贵阳城西北方向。

  继续翻阅《贵州名胜志》《贵阳府志》《贵阳市乌当区地名志》《贵州省志·名胜志》《贵阳文物志》《贵阳市乌当区文物稿》等历代方志后,他发现白龙洞不仅有多个美丽的洞厅,洞壁上还有“贞姑洞府,仙天宝宫”的摩崖,“隐约透露出一丝类似白毛女传说的意味。”这点发现,又给他的访古之旅增加一些神秘色彩。

  通过搜集各种资料,张羽飞了解到白龙洞应该位于原乌当区野鸭乡龙泉村岩底大坡与竹林大坡之间,也就是现在的观山湖区世纪城龙泉苑一带。了解到更多信息的同时,他也了解到另一个“灰心”的结果:前几年就有文章指出,白龙洞其实“已经压在世纪城的大楼底下了。”

  仍然不甘心。张羽飞跑到世纪城锦绣公园和西部明珠塔一带实地考察过,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就在准备放弃的时候,从事导游工作的网友小李联系张羽飞,称曾经在修建世纪城之前亲自去过白龙洞。张羽飞赶紧通过卫星地图的历史图像,进行了详细的位置对比分析,最终把白龙洞的洞口位置锁定在了现在的红黄蓝幼儿园附近。小李先行前往,并在龙泉苑某个地下车库里找到了一道铁门。

  看到小李发回的照片,张羽飞相当兴奋:“铁门开启的方向都与白龙洞的洞口方向一致(从西向东进入),我怀疑白龙洞是不是被改造成防空洞了。这扇神秘的铁门,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充满了期待。”

  孤身一人探疑似“白龙洞”

  张羽飞在查找资料

  “如果能进入铁门内看一看,说不定白龙洞就能重见天日了。”张羽飞说,或许可能性不大,毕竟此处已经建起高楼大厦,但他还是坚定认为这是一次机会,让曾经让无数人神往的老贵阳八景再回到人们视线中来,也让文保单位能够将之保护起来。

  4月19日,张羽飞趁着上班中午休息,独自一人来到了龙泉苑,在网友提供的信息指示下,找到了那扇“神秘的铁门”,决定一探究竟。

  没花太多力气,相当容易,怀着忐忑的心情,张羽飞拉开铁门。然而,让他失落的是:门的后边,并不是期盼中的山洞,只是一个堆满垃圾的小间。“但我当时看到,对面的墙壁上,还有一道一模一样的铁门,我就想也许还有东西呢?”

  据张羽飞事后向贵州都市报记者回忆,整个过程充满了“盗墓笔记”式的惊险:利用打开手机上的电筒,走进去看了一下,发现是几间地下室。清理了一下地上的纸壳后,把第二扇铁门关上一半,又露出了第三道铁门。“那时候我的手机电筒由于开启的时间过长突然自动熄灭了,身处一个三面都是铁门的密闭空间里,突如其来的黑暗,确实吓我一跳。”

  一道又一道门打开,到了第三道门,“一股凉风从门缝里钻了出来”,让本来来寻找古迹的张羽飞想到了《京城六扇门之法医冯鸥》,想到了《水浒传》之“洪太尉误走妖魔”,“心都绷紧了”关闭手电筒,开闪光灯拍照,在黑暗中继续探索,“下水道深处发现高度腐烂女尸的情节还在脑海萦绕。突然觉得,眼前这个隐蔽的地方要是用来藏尸,估计也是几个月都不会有人发现的。”

  悬着一颗心,最后张羽飞走进了一个封闭的房间,房间里一无所获,又辗转走到第二扇门的铁栅栏处,继续探去,却只是个储物间。

  探险结束,张羽飞遗憾地给记者发送了信息:铁门已打开,没有找到洞。

  寻古迹却还在继续

  一次惊心探险,却没能找到白龙洞,或许是之前确定位置出了问题,又或是这个“贵阳八景”真的已经被埋在地底?张羽飞有些失落,但却依然充满信心:

  “这次虽然找错了门,但是我依然相信白龙洞不会被填,可能洞口封起来了而已。”张羽飞对记者说,依然“痴心不改”。

  1987年出生的张羽飞来说,受父亲影响,从小就对历史很有兴趣,虽然非科班出生,但寻找贵阳古迹是他生活的重要部分。比起别的年轻人时髦的现代生活方式,他的爱好有点“复古”。

  平常在家翻阅古籍,一有时间就四处寻找遗址遗迹,除了贵阳老城区,清镇市、修文县、青岩古镇、白云郊区,在文保列表上的保护单位,他几乎走了个遍,而有名气的“非文保”他也在走访中。他以“贵阳改哥”为网名在贵阳多家网络论坛上发布相关文章,在新浪博客上持续更新自己寻找古迹的文章,吸引了很多志同道合的网友。其中网名为“岁月走成诗”的学生小刘,还和他一起结伴实地探访古迹现状,走过了八里屯龙井、凤山陵园、乌当惜字塔等等。

  除了走访,张羽飞还根据自己原先从事广告设计的经验,自己动手做了很多贵阳地图,2015年,他根据贵州都市报“记忆版”自己设计制作了《贵阳仿古地图》,还耗时半个多月手绘“血色记忆”贵阳抗战遗址地图,这么做只是想要更多人了解贵阳的历史。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羽飞又准备趁午休时间,继续去探访另一处古迹。寻找古迹,有时枯燥有时失望,还有的时候会失落会伤心,但张羽飞看来,所有在过程中经历的挫折,都会在找到古迹那一刻得以补偿。“找到了,就有一种满足感。”(作者: 白凤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白凤 编辑:李易淋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