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华裔女孩凭一篇作文被美国十四所名校录取

2017-04-23 06:06  来源:中国日报

  倘若美国常春藤的8所顶级学府全都给你“yes”,这将是怎样一种体验?近日,17岁的美国华裔女孩萧靖彤(Cassandra Hsiao)收到了所有藤校的录取通知书。

  除此之外,斯坦福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西北大学等名校也向她伸出了橄榄枝。萧靖彤共申请了14所学校的写作或新闻类学系,截至目前,她所申请的所有学校都向她敞开了大门。

  常春藤盟校 ( Ivy League ) 是由美国的8所综合大学组成的一个高校联盟,它们都是美国首屈一指的大学,分别为: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布朗大学、康奈尔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在美国,常春藤院校已被作为顶尖名校的代名词。

  萧靖彤出生于马来西亚,父亲是台湾人,母亲是马来西亚人。萧靖彤在5岁时随父母移居美国,从年幼时起就经历着语言、文化上的冲突和煎熬。

  初到美国时,由于萧靖彤和母亲发音不标准,交流上存在着巨大的障碍,常常会受到冷眼和嘲笑。正因如此,萧靖彤的母亲开始重视培养萧靖彤说正确的英语,在这一过程中发生了不少趣事,也有不少不为外人道的辛酸。

  不如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这篇文章吧~(已翻译成中文)

  在我们家,英语不是英语,这不是从语音学意义上来说的(比如a代表apple),而是指发音上的。在我们家,“snake”(蛇)会被读成“snack”(小吃)。我们无法让英语单词正确地脱口而出。我在班里常被揪出来让语言专家纠正发音。我那来自马来西亚的妈妈,总是把“film”说成“flim”。但是我们完全能听得懂对方。

  在我们家,“cast”(抛掷)和“cash”(现金)没有分别,这就是为什么在教会退休会,人们常常取笑我说的“cashing out demons”(本应为“casting out demons”,赶鬼)。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两个英语单词之间的差异,直到老师纠正了我的hammock、ladle、和siphon的发音,才恍然大悟。同学们笑我,因为我将accept(接受)读成except(除外),将success读成sussess。尽管我参加了创意写作,但常常词不达意。

  突然,我明白了,只懂得“flower”和“flour”发音相同是不够的。我开始逐渐摆脱那些伴随着我长大的、教会了我一切的英语,既然其他人的父母都能说一口博士、大学教授般的流利英语,为什么我的父母不能呢?

  我的母亲摊开她那双饱经日晒的双手说:“我就是从这儿来的”,接着用自学的英语讲了一个故事。当我母亲还在马来西亚的时候,她从一个小村庄搬到了城镇,在读初中的她不得不学一门全新的语言:英语。当时很多人以羞辱别人为乐,她只能无力地忍受着老师当着全班的面,用残酷的语言批评她的作文。当她开始哭泣时,班长站起来说“够了”。

  妈妈含着泪说:“要像那个班长一样”。班长处处护着她,还耐心纠正她的语言。“她为弱者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语言反抗。”我们母女两都哭了。母亲要我教她正确的英语,这样Target商场的白人老太太就不会嘲笑她的发音了。这并不容易。当我把她的话拼缀在一起时,会有一种歉疚感。长元音、双辅音,其实这些我自己也仍在学习。有时,她说得不好,我也装作不知道,以免挫败她的自尊心,但这样反而让她受到了更多伤害。

  随着妈妈英语词汇量不断增加,我的英语也在不断进步。我在学校期末活动中在3000多人面前朗诵诗歌,还采访了各界人士、写舞台剧,我以此挺身对抗无知,为无家可归者、难民和弱势群体发声。我用自己的语言回击那些嘲笑纽约地铁里卖艺的亚裔老人的声音。从那些弱势的、母语非英语的孩子们身上,我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母亲。他们有很多故事要讲,却不知道如何去讲。我教他们说英语,同时,他们能够自己穿针引线把故事编织出来。在我的家里,家人之间说话的方式自有其美好之处。在我的家里,我们的语言与其说是“破碎的”,不如说是满溢着感情。我们用自己的语言搭建起一座房子。在这个房子里,壁橱里有不伤人的“snake”,水池里却有“snack”。这个家有些另类,有些乱,但正因如此,这才是我们的家。

作者: 编辑:即时新闻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