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单位改名或搬迁 贵阳这些公交站该不该更名?

2017-05-09 07:20  来源:贵州都市报

老站牌

  公交站点,以附近的著名学校、行政单位或机构命名,是常用的一种方式。时间长了,原单位可能会搬迁或者改名,原先以此命名的公交站要不要跟着改名呢?已经改名的“贵州医科大学”公交站还叫“贵阳医学院”,已搬迁的博物馆公交站还叫“博物馆”……公交站该不该跟着改名,不同的人从不同角度考虑,有着截然相反的建议,改和不改,都是个难题。

  市民建议:“贵阳医学院”该改名了

  贵阳北京路上,靠盐务街口的位置,是城区人流拥挤的主要区域之一。一侧是高校,有大量师生;一侧是大医院,有来自贵州全省各地的求医者,还有盐务街口一带的大量住户。为方便出行、及时疏散人群,这里的公交站有多条线路停靠。

  关于此处公交站的命名,在近几年内发生了几次变化。原先因为靠近盐务街被命名为“盐务街口”,而往贵州日报社十字路口还有一个公交站被命名为“贵医”,后来因为两站相距太近容易造堵,两个站点进行合并之后改为“贵阳医学院”,即代表学校,又代表医院。然而,在贵阳医学院“升级”改名之后,开始有市民对此处公交站名有了意见。

  “贵阳医学院已经改名为‘贵州医科大学’,也就是说原‘贵阳医学院’就已经不存在了,公交站还叫这个名字是不是不太合适?”长期在该公交站候车的刘女士说,如今学校已经改名,医院也改成了“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公交站不及时改名,容易对外来求学、求医者产生误导。

  在贵州医科大学上学的肖同学也持相同观点。虽然学校已经部分搬迁到大学城,但她所在的专业还在北京路校区,学校变成了“贵州医科大学”,让她非常高兴。在她看来,公交站跟随着改名,不仅方便指路,还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她说,“贵州省唯一以医科大学命名的学校,我觉得应该宣传宣传,让更多人知道。公交站改名,就是最好的宣传效果。”

新站牌

  类似站点不少

  学校已经改名了,但以校名命名的公交站却还没有改名。而类似情况,在贵阳并不罕见。

  离“贵阳医学院”相邻的公交站“博物馆”也存在类似问题。从上个世纪50年代,北京路上贵州省博物馆开馆,这一带都被老贵阳人称为博物馆,公交站也因此命名。“博物馆”站,为贵州饭店、国际会议中心和附近多个居民小区服务。而2011年,贵州省博物馆搬迁到观山湖区后,这个站依然叫做“博物馆”。“博物馆”公交站背后,早已不是博物馆。

  在新添大道上的“市公安局”也存在同样情况。2017年2月27日,网友“cfengyuan”就在“贵阳公交”贴吧上发帖建议:贵阳市公安局已搬迁至老阳关,建议公交老阳关站更名市公安局站,新添大道的原“市公安局”站应另外命名。另有网友回复,贵阳市公安局搬迁多次,各办事处分布不一,“老阳关”不适宜改为“市公安局”,但新添大道上的“市公安局”确实需要改名。

  甚至还有市民认为在市中心的“喷水池”站名也该更改。

  “在原先的大喷水池环岛拆掉以后,这里就没有喷水池了,是不是也应该改一改呢?否则人家外地游客来会产生误解。”年轻的市民叶先生说。

  近几年“改名也不少”

  城市变化,市民声音,其实这几年来,贵阳公交站点名发生变化的不少。

  2013年,因市民反映鹿冲关森林公园已经重建改名,原来的公交站“顺海公园”应该改名。同年9月起,贵阳公交将70路的“顺海公园”站更名为“鹿冲关公园”站,并逐步对48路、58路、208路的“顺海公园”站进行更改。

  曾经很多以附近单位命名的公交站,也在近几年内被改名:原“贵州民族学院”成为“贵州民族大学”之后,公交站也改成了“民族大学”;“贵州水泥厂”改为“花溪大道中段”,“润峰彩印厂”改为“大理石路口”,“老客车站”搬迁后站名改为“延安西路” ,原“冷库”站改为“蓑草路口”,“红拖”站改为“油榨街口”,“电视机厂”改为“沙冲中路”,“省医”站改成了“宝山北路口”,皂角井改为“电建一公司”,“牛郎关”改为“乾朗钢材市场”,“西站”改为“十里河滩北”,“董家堰”改为“孔学堂”。

  不改:乘车习惯城市记忆

  公交站的命名和改名,直接影响市民乘车。在过去几年里,贵阳公交有的站名已经更改,有的则还在维持。该不该因为某个单位搬迁或是改名,就将使用了多年的公交站名更改呢?不同的人有着不同观点。

  就拿“贵阳医学院”的站名问题来说,有市民认为,就该改名:“民院升大就改名!为何贵医升大却不改?”、“贵阳医学院2015年1月30日正式更名为贵州医科大学,希望公交公司及时更改站名!”。

  但也有网友认为,“贵阳医学院”是整个贵阳甚至整个贵州省很习惯的一种称呼,学校和医院改名是一件好事,但公交要是更改,恐怕很多人找错方向、坐错车。“改成医科大学,很多人不知道是哪里”,“现在很多人还是习惯把医院简称为‘医学院’,改了名,让人家从地州市来看病的人如何坐车?”

  同样,对于“博物馆”公交站,也有两方完全不同的意见。有市民建议与时俱进换掉老“博物馆”站名,改成“银海元隆”或是“图书馆”,而有市民觉得“博物馆”指代的不是博物馆,更是这一带的老地名,已经用了几十年了,理应继续维持。

  而对于“喷水池”、“服务大楼”、“邮电大楼”等等公交站名,很多老贵阳更觉得“不能改”。

  “这些地名见证贵阳城的曾经,虽然城市已经有变化,但改了站名,还有什么意思呢。”老贵阳人周老先生说。

  改:难度不小正在进行

  改个站名,看似轻松,但背后却不那么容易。

  对于“贵阳医学院”改站名的建议,贵阳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以实名账号回复网友:“贵阳医学院”作为贵阳老地名,很多市民都比较熟悉,如更改站名,会误导一些市民,故不宜做更改。

  对“市公安局”站点,贵阳公交则回复,“我公司正在逐步对所有站点的站名进行优化调整,以确保公交站名的唯一性。”

  在贵阳公交人看来,公交站名的更改,牵一发而动全身,既需要考虑城市变化,又要照顾乘车习惯,改和不改,都需要慢慢斟酌。涉及到停靠所有线路的所有站牌更改,所有车辆的语音播报的更改,工作量巨大。

  难度巨大,但改变也在进行。

  记者发现,从4月28日,“贵阳医学院”靠贵医侧门站点前移后,最新设置的站牌已经改名为“贵州医科大学”,双向其它四个站台仍维持“贵阳医学院”。(记者白凤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白凤 编辑:赵兴智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