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师大学生摄影团,5年免费为大山里的村民拍照

2017-05-17 09:35  来源:贵州都市报
5000个家庭 5000张全家福
贵州师大学生摄影团,5年免费为大山里的村民拍照
全家福。

  “我们贵州有很多农村老人,一生都没有照过相。”5月16日,贵州师范大学宝山校区晨钟广场上,上演了一场特别的影展,拍摄于贵州6个市州的数百张照片,被集中展示在了“1家1”全家福拍摄团5周年的“生日”庆典上,照片中很多的主人公,是那些一辈子都没有照过相的老人。

  从2012年起,贵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摄影系自称“背包客”的80多位学生,扛起相机,走进大山深处,免费为那里的村民们拍全家福,让近5000个家庭拥有了一张幸福的全家福,并免费洗出来送给他们。

地里干活的村民。

  母亲去世留遗憾决心要为更多人拍照

  今年30岁的王邦必,来自于六盘水盘州市两河新区,2009年,他考上了贵师大自己喜欢的摄影专业。

  家里兄弟姐妹三人,因家境困难,姐姐高中毕业后就没有继续读书了,他和妹妹的学费,就是家里很大的负担。“那几年母亲也患病,前前后后花了七八万元。”王邦必说,学摄影是个烧钱的专业,光是买设备就要上万元,家境贫困的他虽然是班长,但却是班上最后一个买相机的学生。

  “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妈可能拿了自己的医药费给我买相机,最后我却没能用相机为我们全家人一起拍张全家福。”原来在2012年4月20日,家里拿出了1.2万元给王邦必买了一套相机后,此后不到两个月,他的妈妈因为久疾不治抱憾去世。

  这样的遗憾,王邦必后悔至今。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心里就萌生出一个想法,可不可以前往像他老家的那种山区,专门为没有拍照条件的家庭拍全家福呢?

  在学校,王邦必和低一届的学弟郑宇潇是同一个专业,也是学校党委宣传部的得力干将,一来二去十分熟悉。“多次交流后,才发现大家原来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为贫困山区的家庭照全家福。”郑宇潇说。

多才多艺的村民们。

摄影团成员永远在路上。

  捡破烂筹资金全家福摄影团起航

  最后大家就开始谋划做一个“拍全家福”的公益梦想。他们没有向社会募集资金,总共11个伙伴,每个人拿出300元钱,凑了3300元,购置了打印纸、过塑膜、墨水等耗材,以及压缩饼干、方便面等食物。

  可自掏腰包还不够。郑宇潇就发动队员们到学校的各个宿舍去收集废弃的矿泉水瓶、旧书报,变卖来筹集经费。为了节约开支和不给当地带来负担,他们借来帐篷、登山包、打印机,以露营的形式到村寨拍照。第一次活动就选在了六盘水市六枝特区中寨乡、堕却乡。

  “年轻的妇女赶回家梳妆打扮,老人、孩子都穿上了具有当地特色的民族服饰,纷纷前来参加拍照。”王邦必的同学杨兴波作为一代“长老”,回忆起在六枝的时候印象特别的深刻,他们发现对于很多老人来说,相片是什么他们都不知道,经过队员们的耐心解释明白后,村民们都显得既兴奋又激动。在拍照时,从未照过相的老人对着镜头显得那么陌生、拘束,连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完全不知道照相应该摆什么姿势。甚至有很多村民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排着队等着参加拍照。

  这是他们第一次下乡照相,时间是2012年5月底,12个队员,免费拍摄并打印照片460多张。至此,这次队伍终于成功的建立了起来。

开心的孩子。

拍摄的照片。

  5年拍了上万张爱心仍然在继续

  那次摄影经历在学校引起轰动,很多同学慕名而来听他们分享拍摄心得。活动渐渐得到学院领导、同学们和社会爱心人士的资助。邀请低年级学弟学妹参加,老带新熟悉拍摄流程,全家福拍摄活动以传帮带的形式一直延续了5年。在全家福拍摄团的电脑里,有一个专属文件夹,叫“幸福”,他们相信每一个成员,都在为这份幸福努力着。

  “我曾遇到过一位90多岁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爷爷,在战场上伤了左脚导致骨头错位,仍然在赶牛、割草。看到队员们要给他照相竟大哭起来。”郑宇潇说,原来,这位老爷爷想起原来一起的战友们,说要是能和他们合照该有多好。“没想到,一张照片,对于他们来说竟如此重要。”

  从2012年至今,一批批全家福拍摄团队员先后在贵州16个贫困村寨免费拍摄打印照片上万张,让近5000个家庭拥有了一张幸福的全家福,让2000多位老人、2300余名儿童有了自己的第一张照片。

  如今,最初的创始人都已经毕业开始了工作,在他们的背后,还有更多稚嫩的面孔,从学生蜕变成摄影师,正在接过他们手中的爱心接力棒,他们希望全家福拍摄团能够走得更远更好,把他们最初的口号“幸福留念,亲情永远”传递下去。(文/记者李坚 图/“1家1”全家福拍摄团提供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李坚 编辑:李易淋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