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脱鞋进店” 追踪|网友:兄弟,你也是城市的主人

2017-06-15 09:14  来源:贵州都市报

  两位农民工沾满泥土的鞋虽脱在了便利店外,却把“干净的心灵”留在了贵阳街头。

  昨日,新闻《怕踩脏地板农民工脱鞋进店》)接连引发网友、贵阳市民关注,也再次将“农民工”这个群体推入公众视野。

(面对记者镜头,背篼兄弟们一点也不胆怯。)

  由农村进城务工,他们是“农民工”,他们是“打工仔”、“外来工”,随着经济发展与时代变迁,如今,他们也会被称为“新城市人”。在城市的打工生活里,他们遭遇了哪些心酸,又收获过哪些温暖?又或者如昨日新闻里的赵大姐和吴大姐般,也曾带给全社会思考与启发?

  昨日,本报记者在街头随访了多位在贵阳打工的农民工兄弟,听他们讲述自己的城市生活。

  背篼兄弟:“城里人看不起我们”

  6月14日下午1点的贵阳,小雨阵阵。40多岁的张环容蹲在贵阳市瑞金北路的金元大厦门口靠近花坛的位置,用了3年的背篓就搁在一旁。他说,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伞,在这儿躲雨,金元大厦门口人来人往,说不定恰好有生意上门。

  张环容是一名背篼,今年是他从织金到贵阳的第六年。他不识字,自己的名字也认不全,“环容”两个字,是他从记者写的几个同音字里挑出来的,“大概是这两个字,我也不知道。”他说。

(来自湖南衡阳的何大梁(左)是一名建筑工。他说:自己不会觉得做什么行业不好,每个城市都需要我们这些农民工。)

  张环容现在独自居住在大营坡的出租房里,房租每月100元。谈起自己6年的贵阳生活,他反复提到的词只有一个:辛苦。“搬二三十斤的东西爬6楼,一次才五块、十块。”张环容说,“干这行久了,手上全是厚厚的老茧。”他把自己龟裂的手摊在记者面前。

  在贵阳6年,张环容走过了城市的大街小巷,但除了被“老板”叫进去搬东西,他几乎从未进去过城市那些高楼大厦里。除了干活,他在城市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吃饭、睡觉,偶尔和其他同行、老乡,打牌、聊天。

  对这样的生活,张环容大体是满意的,“辛苦虽辛苦,但至少不饿肚子。”他说,“大多数时候,‘老板’都很客气,还会给我们烟抽,请我们吃饭。”他觉得这样的老板“最好处”,“有时候多搬点东西,也不多收钱。”张环容说。

  但也有让张欢容难受的时候。

  有一次干完活,张环容太累,便决定坐公交回出租屋。一开始,有个年轻姑娘站在他身边。公交行进途中,张环容的背篼不小心蹭到了姑娘的衣服。张环容一句“对不起”还没说出口,姑娘回头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默默穿过人群,站远了。

  姑娘的这一眼,让张环容印象深刻。

  “他们(城里人)肯定是看不起我们的。”张环容有些苦闷地说,其实那天他的背篼刚清理过,干净得很,“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我还是挺难受的。”

  民工兄弟:“人家不挨着你,因为你身上脏”

  与张环容的“难受”相比,来自湖南衡阳的农民工、50多岁的何大良,却对这些“眼神”毫不在意。

  何大良在贵阳呆的时间和张环容差不多。他一直在各个建筑工地上工作,挖土、倒水泥、砌砖,什么活儿都干。何大良有个儿子在成都做导游,没种过地、上过学,终于摆脱了“农民工”这个身份;他经常叮嘱小伙子,在外面遇到同样农村出来的农民工,一定要客气一点。

  在外打工六七年,“见的人够多,受的气也不少,”何大良说:“大家都是工作挣钱,没有谁瞧不起谁。”

  张环容感受过的“眼神”,何大良也经历过,但他说:“很正常,人家不挨着你,是因为你身上脏。”

  但这跟“农民工”的身份无关。“谁会喜欢脏兮兮的?‘难受’不‘难受’,‘受伤’不‘受伤’,自卑不自卑,关键看你自己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何大良说。

  何大良最近在贵阳市公园路道路改造工程上干活,成天踩着一双脏兮兮的胶鞋在泥土里走来走去。但只要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东西,他都会用水把鞋子冲一冲再去;要是没冲,他就在门口“蹭蹭”,稍微蹭干净点再进去;或者站在店门口不进去,嚷嚷一声,让老板把要买的东西送出来。

  “人家干干净净的地被你搞脏了,换谁好意思啊?”何大良反问记者:“你会好意思吗?”

  在何大良记忆里的“城市生活”,不全是“受气”,也有着温暖的瞬间。

  一次坐公交车,他看到有抱孩子的妇女上车,立马站起来给对方让座。

  对方却拦住了他,说:“你们工作也挺辛苦的,多坐会儿休息下吧。”

  被拒绝的背后,到底是“嫌他坐过的座位脏”,还是“真为他着想”,他选择相信后者。“还是挺温暖的。”何大良说。

  贵阳市民秦女士在北京西路上开了一家名叫“宜佳”的小餐馆。餐馆紧挨着一个建筑工地,建筑工地开工以来,时常有工地上的农民工来宜佳吃盒饭。秦女士说,虽然他们从工地上出来,每个人的鞋都脏兮兮的;但每次进店之前,他们都不约而同在店外的水泥地上“蹭一蹭”,把鞋蹭得稍微干净点,才会进来。

  有时候店里没座位了,“他们把盒饭一端,就在店门口开吃了,非常随和,一点也不嫌招待不周。”秦女士说,他店里来吃饭的除了附近的农民工,还有国企、政府部门的员工,“上门就是客,都是一样的。”

  网友:“你们也是城市的主人”

  不同的农民工,相似的故事,似乎每天都在发生。

  今年2月24日,媒体报道了一位搭乘贵阳36路公交的背篼,因为怕弄脏座位不愿坐在座位上,公交师傅鼓励他:“怕哪样,搞脏了我回去擦就行了嘛。”

  这条新闻在当时引来网友热议纷纷。有人为公交师傅点赞。网友@水瓶座苹果说:“虽然口气听着有点重,但还是挺暖心的。”网友@莫梦倪儿说:“如果所有的公交司机都能这样,我们贵州的文明发展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也有人为背篼心疼。网友@shiiyy说:“很感人,其实他们不坐也是考虑到会弄脏,但是也有部分原因是那些没素质的人的嫌弃。”网友@大荣鼓励农民工“大胆坐”,他说:“都花一样的钱,何必自卑。”

  农民工的都市生活,如何不再“小心翼翼”?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副研究员王义飞认为,农民工朋友的城市社会融入是一个较为长期的过程,总体而言,需要城市生活参与者及普通劳动者之间的理解和包容。一方面,城市人应感谢并尊重农民工朋友的付出,如果没有他们从事这些少数人认为的“毫不起眼、没有地位”的工作,就没有当今靓丽的城市建设;另一方面,也要改善城市务工人员的基本工作条件,这需要引起人力资源及用人单位等有关部门的重视。

  而对于农民工朋友来说,他们也要主动打破“局外人”意识,共同参与到城市文明的建设中来。

  “农民工朋友的工作值得尊重,其他城市普通劳动者的劳动成果也同样值得尊重,城市整洁的生活环境,需要大家共同维护。”王义飞说。

  这正如网友@飞扬的雪所说的那样:“你们(农民工)也是城市的主人。

  相关链接:

  我省外来务工人员优惠政策

  1、2015年,我省推出“雁归兴贵”等一系列政策,促进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雁归兴贵”计划从拓展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空间、提升返乡农民工创业就业能力、健全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公共服务体系等7个方面,引导和支持农民工返乡创业、就近就业、安居乐业。同时,全省各地均结合实际,制定了切实可行的创业就业促进政策。

  到2017年底,将推进10000个村级电商综合服务站、1000个农村电子商务孵化园、100个县级电子商务运营服务中心建设。并力争在5年内对全省有就业、创业意愿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实现全员培训。

  2、2015年10月,贵州省政府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意见提出,到2020年,每年开展农民工“春潮行动”职业技能培训13万人次,并让农民工劳动条件得到明显改善、工资基本无拖欠并稳定增长、参加社会保险全覆盖,努力实现300万农业转移人口在贵州省城镇落户,未落户的也能享受城镇基本公共服务,有序推进、逐步实现有条件有意愿的农民工市民化,逐步将在城镇稳定就业的农民工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实施范围。

  (文/首席记者刘姝 图/记者杨兴波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文/记者刘姝 图/记者杨兴波 编辑:李易淋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