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天眼” 专家解答了诸多"脑洞大开"的问题

2017-10-12 06:49  来源:贵州都市报

  10月10日,媒体对坐落于贵州平塘被誉为“中国天眼”的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FAST),在银河系内发现了6颗新脉冲星进行了报道。很多读者提出了各种脑洞大开的问题。昨日,记者再次致电国家天文台脉冲星搜索组王培博士,请他为大家解答。

  问题1:FAST能监测到银河系里的脉冲星,是否可以监测到外星文明呢?

  王培:搜索地外文明实质是一项严肃的科学目标,也是未来FAST有可能开展的目标之一。目前,FAST还处于设备调试阶段,暂时没有对外星文明开展搜索的安排。

  问题2:目前人类已经发现2700多颗脉冲星,为什么我国之前没有发现?

  王培:国外具有长期丰富的脉冲星搜索经验,比如澳大利亚Parkes望远镜发现了总数超过一半的已知脉冲星,美国Arecibo望远镜已经建立54年。

  我国虽然也具有十几年的脉冲星研究历史,但目前国内主要的公开设备只有包括新疆25米和上海65米天马望远镜。受到望远镜口径、脉冲星谱指数和电波环境限制,这两台望远镜的灵敏度还没能发现新的脉冲星。

  虽然“中国天眼”FAST才1岁,但是其大口径带来的超高灵敏度及活动面板带来的大视场等优势,尤其是科学与工程团队在调试期内的紧密配合,才使我们在较短时间里,后来居上发现新脉冲星。相信未来10—20年,FAST将会带动中国射电天文走入“黄金期”。

  问题3:FAST发现脉冲星后,将会给老百姓带来什么?

  王培:脉冲星时钟具有长时间尺度下的稳定计时精度,它可以修正地球原子钟长时标计时误差,如果要和老百姓切身利益联系起来的话,暂时还不太明显。不过,对探索宇宙浩瀚星空作用非常大,比如,一旦飞船飞进宇宙深处,望远镜、卫星不能直接观测时,就需要依靠脉冲星提供的准确时间,导航出某时某刻飞船抵达了什么位置。也可以说,脉冲星是宇宙中的一颗导航卫星。

  问题4:FAST为什么监测不到10月4号云南发生的陨星坠落?

  王培:陨星坠落属于小行星撞击地球现象,目前,FAST没有设置小行星监测的科学目标,其核心科学目标仍然是搜寻和发现脉冲星以及进行谱线观测。FAST对于陨石坠落目前无法监测。

  问题5:脉冲星和黑洞是不是同一天体?可以吞噬任何东西?

  王培:脉冲星和黑洞是大质量恒星演化末期的不同产物,它们不是同一类天体,不同的前身星质量导致形成脉冲星或黑洞的不同结果。

  问题6:建议将2颗脉冲星命名为“南仁东之眼”,能实现吗?

  王培:天体命名是由国际天文联合会制定,我国也可以提出命名申请。但按国际惯例,小行星可以采用提名命名方式,脉冲星一般采用一定历元下的赤经赤纬,也就是天体位置来命名,没有特殊命名方式。

  问题7:网上有消息称FAST接收到外星人发送的信号,真有这回事吗?

  王培:我们也很期待,那将是一个大发现。

  相关新闻

  近两日,平塘天文体验馆咨询电话接到手软

  周末,大量游客或将涌向平塘

  10日上午,莫元珊的手机弹窗跳出一则新闻:平塘“天眼”发现了脉冲星。她感到非常震惊,同时也无比自豪。

  毕业于安顺学院的莫元珊,是平塘天文体验馆的一名工作人员。昨日下午,在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她的语气显得激动而自豪。

  “之前没有接触天文学,觉得特别奥妙。”莫元珊说,从FAST开建她就来到平塘天文体验馆里工作,一开始,确实不太理解天文学,没想到接触后,不仅深深地吸引了她,也改变了她。

  莫元珊说,天文学给她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不断地学习。平时,除了学习一些天文学的基本常识外,只要遇到有关天文学的知识讲座,没有一次落下。如今,如果游客咨询一些简单的天文现象,她基本都能解答。

  除了自身变化外,FAST的建立也给平塘县的发展带来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以前,道路特别窄,FAST项目进驻平塘县后,路变宽了,环境变好了,大学课堂也开启了天文学课程,另外,游客也开始多了起来。”这一切变化,莫元珊都看在眼里。

  深有同感的还有平塘天文体验馆的韩经理。韩经理说,FAST的建立确实给平塘县带来了新的变化。“现在每一位工作人员都在不断地学习,努力地提升自身技能,争取与国际接轨,做好相应的服务。”

  与此同时,韩经理还向记者透露到,FAST在银河系内发现6颗新的脉冲星消息经过媒体报道后,这两天,他们不断接到游客及市民电话咨询,很有可能在本周末,将会有大量游客涌往平塘射电望远镜FAST,聆听1.6万光年外的宇宙声音。(作者:田儒森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田儒森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