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他的眼 贵州第一只导盲犬和它的主人

2017-12-08 11:08  来源:贵州都市报

超市中史努比带着刘林购物并未遇到过多阻碍。

公交车上史努比静静待在刘林身旁,其他乘客也并不反感。

对于刘林来说,他融入这个世界全靠这只导盲犬。

  连日来,一条呼吁让导盲犬和大家一起出入公共场所的微博引来了上万名网友点赞转发,这当中,不少贵州网友很有爱地大呼“我愿意”。

  事实上,早在2013年,贵州就迎来了首只导盲犬,它有一个明星级的名字——“史努比”。12月6日,记者追随史努比和它的主人在贵阳街头步行、乘公交车、逛超市、打的,既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温暖,也遭遇了尴尬……

  它很安静

  曾风靡一时的日本电影《导盲犬小Q》感动过无数观众。影片中,小Q总会带领主人渡边先生安全回家,有渡边先生的地方,总会有小Q陪伴左右。

  与小Q一样,史努比也是一只拉布拉多犬,今年6岁多了。昨日,记者在刘林的办公室见到史努比时,它正把脑袋搭在刘林的膝盖上,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项圈上挂着的小铁牌,写着史努比的名字、出生年月、使用者、联系电话等信息。

  54岁的刘林是一名盲人按摩师,也是贵州仁德推拿医院的副院长。两岁那年,刘林因发高烧导致视神经萎缩,随着年龄的增长,视力每况愈下,直至双眼完全没有了光感。

  刘林家住在贵阳云岩广场附近,从家到推拿医院的距离只有2公里,不过大大小小路口有六个,刘林全程步行,大约需要30分钟。

  “以前我不敢一个人出门,每天都由家人接送上下班。”刘林边说边独自走出办公室取物品,他熟悉医院里的每一个角落。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加独立,刘林渴望拥有一只导盲犬。

  史努比被拴在办公室的椅子旁,刘林再进来时,它老远就开始跳跃,要奔向主人的样子,就像幼儿园的孩子看见来接自己的妈妈。

  更多的时候,它很安静。在刘林坐着接受记者采访期间,史努比乖乖趴在主人身边,不出一声。

  由于临时处理医院事务,刘林一直工作到下午6点15分。“我们回家了!史努比。”他给史努比套上了写着“导盲犬”三个字的导盲鞍,这意味着,史努比进入了工作状态。“史努比,走吧!”一听到刘林用普通话说出的口令,史努比立马麻利地迈着步子,带着刘林朝医院门外走去。

  记者跟随他从位于盐务街的医院出发,去往他云岩广场的家,体验这段他最为熟悉的路。

  你是我的眼

  18时20分,盐务街人来人往。伴随着车轮碾过地面的声音、小摊贩的叫卖声,史努比引导着刘林一路前行,当遇到停放的自行车、机动车等障碍时,它也能顺利地带领主人绕行。在横穿马路时,它熟练地找到了斑马线,面对来来往往的车辆,史努比不时停顿,向主人发出暂停的信号。

  “导盲犬过马路是看不懂红绿灯的,但它能根据车速判断能不能行走。”刘林说,史努比能找斑马线、人行横道、辨别车流,能出入直行电梯、上下扶梯、地下通道等,熟悉30多种动作口令。

  2013年,经过两年的等待,刘林在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与史努比一起共同训练了40天后,终于把史努比领回了家。史努比也成为了贵州首只导盲犬。

  事实上,拥有导盲犬并不容易。据刘林介绍,基地培训一只导盲犬,训练周期1年到1年半,花费在15-20万元,而每训练十只犬,可能只有两三只能通过考核,成为导盲犬。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我国约有1700多万视力残障人士,可和史努比一起工作的小伙伴却不到100只。目前贵州仅有3只导盲犬,除了史努比之外,一只是贵阳乌当区新添寨一位盲人市民吴磊拥有的“米修”,另一只是在安顺工作的“90”。

  史努比的到来,改变了刘林的生活。有了史努比的陪伴,刘林从没摔倒过。一次,在北京路一个路口,往常史努比都是领着刘林直走,但那天,史努比突然停下了脚步。2秒钟后再次抬腿,领着刘林朝另一边走去。“我以为它走错了,想纠正它,但它的步伐很坚定,后来我才知道那里在施工被围起来了。”

  一转眼,史努比已经形影不离陪伴了刘林4个年头了。导盲犬的工作年限通常为8至10年,服役期满后的导盲犬将被送回基地养老,直至生命结束。“不敢想它离开我,有时它不在我身边一小会,我的心都空空的。”刘林说。

  逐渐被接纳

  18时25分,刘林来到盐务街公交车站准备坐车回家。公交车是刘林常坐的交通工具。

  公交车站没有语音提示,站台上十几人在等车,声音很嘈杂。刘林一直侧耳听着来车的声音。

  很快,一辆8路车进站了,两位年轻人热心地提醒他。史努比领着刘林上了公交车的台阶。

  “狗不行,不能上车!”司机喊了一声。

  “这是导盲犬。”刘林解释。

  “哦哦,导盲犬可以的,我没注意看。”司机答。

  车厢不算拥挤,刘林在靠近车门处坐了下来。

  “现在上公交车都不会被拒绝,我可以带着史努比乘坐从家门口经过的8路、27路、63路公交车。”刘林告诉记者,比起几年前史努比刚来贵阳时,人们正在逐渐接纳导盲犬。“以前好不容易等来一辆公交车,好说歹说司机都不让上车,一些年纪大的乘客也接受不了。”

  刘林还曾有过带着史努比去景区受阻的经历。2014年,在黔西南州一景区入口,一名保安阻止史努比进入。“它不是宠物狗,是导盲犬。”刘林重复着自己曾经说过无数次的解释。

  保安还是不允许他们进入。“当时他还问我:狗也分等级?让人哭笑不得。”刘林回忆,最终僵持了近一个小时,直到景区领导出面,保安才放行。

  回想起这些经历,刘林情绪有些低落。

  公交车上,史努比一直趴在刘林的脚边一动不动,其他乘客没有不满或是害怕。一位中年乘客下车时还弯腰抚摸了一下史努比的头,它敏感地站起身抖了抖毛。

  “有时我们在路上走,有的人很喜欢史努比,就喜欢逗它,或是摸它,其实这样会干扰它工作。”刘林说,大家看到导盲犬最好是不喂食、不抚摸、不呼唤。

  温热了的心

  很快,18时35分,公交车到了云岩广场站台,一听到报站,史努比一骨碌爬起来,领着主人走向后车门。

  想要买一瓶洗衣液,刘林走进了星力超市。这是刘林第一次带着史努比逛大型超市。“说实话心里很忐忑,不知道让不让进。”

  有史努比的陪伴,刘林很顺利走进了超市。但他还是很小心地挪动着,生怕自己撞到超市里的物品。

  “请问洗衣液在哪儿买?”刘林问。一名销售人员热情地迎了上来,将洗衣液递到刘林手上。记者看到,一路上,大部分顾客主动为刘林让开了道路。

  “狗不能进来,我们有规定的,怕咬到其他顾客。”一名销售人员有些为难地告诉刘林,但好在她没有阻止史努比。

  “它是导盲犬。”刘林又一次解释。

  “大家还是不了解导盲犬。”刘林叹了口气。事实上,导盲犬的品种一般是拉布拉多、金毛和金拉拉(由拉布拉多和金毛杂交而生)。虽然它们个头很大,但性格温顺,没有主人的命令,不会有任何动作也不会发出声音。

  出了超市,考虑到刘林提着洗衣液太重,记者提议打车。“打车这要看运气。”刘林尴尬地笑了,因为他曾带着史努比打出租车,几乎没有车会停下来。

  在云岩广场巷口,两辆出租车司机打开了车窗,但看到刘林身边的史努比,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迟迟打不到车,史努比紧紧挨着刘林,像个听话的孩子。终于,大约20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在刘林面前停了下来。

  冬日的夜晚,一阵风吹来,路人将脸深深地埋在衣领里面,但那一刻,刘林觉得自己的心,和史努比磨蹭自己手背时的触感一样温热。(文/记者王奇 图/记者邱凌峰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文/记者王奇 图/记者邱凌峰 编辑:李易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