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7贵阳热词】 年度热词三变

2017-12-29 18:56  来源:贵阳日报

  让市民共享城市改革发展成果

  ——2017年贵阳市积极开展城市“三变”改革

  花溪区高坡乡五寨村实施“三变”改革成立蔬菜基地,村民既可就近就业,又可用土地入股,参与分红。

  “多亏了城市‘三变’改革,让我每年都有一笔固定收入,心里踏实多了。”家住南明区的袁华珍说,半年前,她身患重病,爱人失业,一时间,全家四口的生计成了问题。自从她入股南浦路惠民生鲜合力超市后,每天清晨都会到南浦路惠民生鲜合力超市去转一转,不仅买点小菜,还会密切关注超市的经营情况。

  在城市“三变”改革试点工作中,南明区政府将南浦路公园负一层物业的五年使用权依法依规配置给油榨社区674名困难群众,困难群众以劳务出资的形式,入股组成南明油榨三变汇众共享经济合伙企业,与贵州合力惠民超市有限公司签订使用物业协议,困难群众作为“股东”,五年内将获得收益。根据测算,共享经济合伙企业每年可获200万元净收益,每位“股东”每年可增加收入2500元。

  南明区深挖城市资源要素,将南浦路惠民生鲜合力超市作为“三变”改革项目试点,让市民入股与企业一起合股经营,共享发展红利的举措,是贵阳市积极开展城市“三变”的一个缩影。

  今年,我市相继印发《中共贵阳市委、贵阳市人民政府关于开展城市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市民变股东“三变”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贵阳市加快城市“三变”改革推进棚户区城中村改造实施方案(试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产业为平台,以项目为载体,以企业为龙头,以股权为纽带,通过实施“三变”改革,促进城乡要素双向流动、融合发展,联股联业、联股联责、联股联心,让低收入困难群体实现解困发展,让全体市民共享城市改革发展的成果。

  在市委市政府的统筹下,各区(县、市)充分发挥自身优势,采取不同方式实施城市“三变”改革——云岩区在全省率先成立四家社区城市合作共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引导市民成为城市建设的投资者、建设者、运营者、受益者,助力棚户区改造城市“三变”试点项目顺利推进;白云区全面启动城乡“三变”改革,以“梵华里”商业项目为共享经济试点,实施“梵华共享”项目,1500余户困难群体成为项目股东,其中包括白云区户籍在册城市低保户730余户。

  按照“党委领导、政府主导,试点推进、风险可控,以市民为主体、企业为龙头、产业为平台、项目为载体、股权为纽带、共享为目标”的原则,我市统筹指导各区(县、市)开展好城市“三变”试点项目建设,不断总结提炼经验,做好示范推广。目前,各区(县、市)均已按照要求选取优质项目开展“三变”改革试点工作,全市启动实施城市“三变”试点项目共计25个,惠及市民群众4.56万人,预计可带动低收入困难群众4653户9325人。

  下一步,我市将认真抓好城市“三变”试点项目推进和亮点提炼,积极做好国家级城市改革试验区申报工作,努力会同相关单位制定出台《财政资金变股金操作办法》《股权(股金)管理办法》和《“三变”合同规范文本》等配套文件,完善、规范相关操作流程,并做好对各区(县、市)共享方案编制、项目推进等方面的指导工作,并统筹安排好2018年城乡“三变”项目计划,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全面推广实施。

  ■典型案例

  股权为纽带 市民当股东

  白云区积极探索城市“三变”改革路径

  近来,家住白云区红云社区85号小区的城市低保户张德明每次去泉湖公园早锻炼,都要到附近的“梵华里”项目现场上看一看。项目是不是有进展、建设情况怎么样、今天又有什么变化……张德明认为自己作为“股东”,有义务多关心了解项目的发展进度。

  年逾六旬的张德明因病致困,一直靠着低保勉强生活,提起最开始加入合作社的情形,张德明印象深刻。“社区通知大家来参加城乡‘三变’改革‘梵华共享’项目的动员大会。说是我们困难群众交钱加入合作社,就可以当项目股东,每年能得好几千元的分红。”

  动员大会上,张德明认真边听边记,从“三变”改革到共享发展,从“梵华共享合作社”到“梵华里项目”,从运营模式到收益分红……在了解“三变”改革项目的轮廓和含义后,张德明和大家一起郑重签字、按下红手印,成为“梵华共享”项目股东。

  “这是股东证,专门到社区签约大会上去盖手印领到的。这是政府为我们困难群众做的大好事,我们以后的日子更是有着落咯。”张德明拿着手里暗红色的股东证高兴地说。

  作为白云区推进城市“三变”改革的首个共享发展试点,今年9月,白云区以“梵华里”商业小镇项目建设为依托,实施“梵华共享”项目,在下辖五个乡镇成立“梵华共享合作社”,将辖区在册的城市低保户、农村低收入困难户群体共计1500余户纳入其中成为项目股东,让“市民变股东”,共同参与“梵华里”项目运营,按照逐年递增、每年分红的形式共享发展红利。

  以“梵华共享”项目为开篇,白云区在借鉴农村“三变”改革思路基础上,积极探索城市“三变”改革路径,逐步构建“以党委政府为领导核心,以企业为龙头,以产业项目为平台,以股权为纽带,以人民为主体,以共享为目标”的公平共享发展新体系。针对手中无资源的城市低保户等困难群众,白云区探索以产业项目为平台,在辖区找好项目、找准项目、找对项目,发动困难群众以加入合作社当股东的形式参与到政府项目投资平台中来,共同享受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实现扶贫帮困增收致富。

   “三变”惠“三农” 村民富起来

   日前,修文县六广镇龙窝村的160户贫困村民分到了供销集团发放的2000元至3000元的红利,这是他们在农村“三变”改革新模式中,由供销集团、盛鑫农资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六广镇龙窝村村民委员会三方合作建设经营的第一笔红利。

  这是当前我市通过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以股权纽带构建共建共享发展机制,解决农村闲置资源、资金和村民分散问题,探索先富带后富体制机制,增强广大人民群众在改革中获得感的生动实践。

  2017年,我市以推进全域“三变”为目标,出台了《贵阳市全面推进农村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工作方案》,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和龙头企业、龙头合作社的带动作用,以促进农民增收为核心,让农村“沉睡”的资源活起来、分散的资金聚起来、增收的渠道多起来。

  农村各类资源要素的产权明晰是推进“三变”改革的基础性工作,贵阳加快农村各类要素确权,夯实“拿什么变”的基础。我市在全省率先完成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已发证33.12万户,发证率94.2%,已发证面积260万亩,是全省率先基本完成发证工作的市(州);在全省率先完成全市912个村资源、资产、资金“三资”清产核资,并实现信息化、平台化管理,盘清了农村集体资产家底;完成1076.73万亩集体土地、4.91万亩宅基地、395.41万亩林权确权登记。

  培育经营主体是建强“三变”改革载体的重要举措。我市积极培育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所有行政村均成立了村集体经济组织,全市培育发展市级以上龙头企业163个,培育农民专业合作社1800个、家庭农场400余个,各类经营主体成为推进“三变”改革的重要推力。

  通过“三变”模式,全市各区(市、县)村集体以土地入股7万余亩,整合资金2.2亿元,形成股金2.06亿元,带动社会投资12.6亿元;促进农民变股东9.22万人,其中低收入困难户1.67万人;参股经营主体达378个,参与“三变”改革增加农民收益6800万元,包括保底收益2200万元、入股分红1600万元、务工收入3000万元,带动低收入困难群体增收1500万元。

  农村“三变”改革黔中开花,引来春色满园。截至目前,我市开展“三变”改革试点村达466个,涉及88个乡(镇、社区)、93.16万人口。今年,我市计划在清镇市、息烽县两个省级试点整体推进共342个村;围绕大城市、大农村的格局,按照城区、郊区、郊县三种模式,在观山湖区、白云区、息烽县开展市级农村“三变”改革试验区建设,力争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促进我市“三变”改革以点带面延伸,到2020年实现全市全覆盖。

  “‘三变’激活了农村资源要素,让农村沉睡的资源资产、社会资本、工商资本、村集体经济、新型经营主体通过‘三变’改革参与农业农村发展,成为促进都市现代农业发展的新载体,成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动能、农民增收的新途径,成为乡村振兴的新抓手。”市农委(市扶贫办)有关负责人说。

  ■典型案例

  “小茶叶”做出“大文章”

  “三变”改革助推开阳县茶产业发展

  12月底,走进位于开阳县龙岗镇的贵州黔由由茶叶开发有限公司茶园基地,数名当地村民正在给茶园施农家肥。

  龙岗镇是开阳县数一数二的大镇,镇内茶园面积超过30000亩,茶企有六家,在茶园进行“三变”改革大有文章可做。

  龙岗镇三变办副主任曾明以镇内规模最大茶园的试点来说明“三变”改革对于脱贫攻坚的重要作用。他说,今年,龙岗镇将涉及坝子村、大石板村、大鸭村和卡比村374户低收入困难群众的740万元扶贫资金入股贵州宝纳茶茶业有限公司,每年保底分红61.2万元,其中15%用于各村发展村集体经济,85%分红给村民。

  “这个‘三变’改革试点有几个最,一是带动户数最多,二是带动方式最广,三是扶贫效果最明显。”曾明补充道。

  得益于“三变”改革,该镇的茶叶种植和生产越来越红火。

  坝子村原是全省一类贫困村,人均纯收入不到一千元。从2010年开始,在附近茶企的带动下,坝子村落坝田村民组的78户农户大部分种上了茶,茶园规模达几百亩。

  村民李宪林家种了30多亩茶,两个儿子都在家帮忙,每年纯收入十万元以上。

  富的不止李宪林一家,短短几年间,落坝田村民组已经有50多户新建或改造了房屋,20多户买上了小汽车,组里还建起合作社,修了广场和茶青交易市场,村容村貌发生了很大变化,成了远近闻名的“茶叶村”。

  (文/瞿六琴 刘健 李春明 梁婧 贵阳日报)

作者: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