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广门体育场:70载沧桑记忆

2018-01-11 08:44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体育场正门

  阴雨绵绵。黄色的压路机和蓝色的挖掘机停在一堆土旁边。那堆土有这些大机器的一半高。土和挖掘机都在跑道上。红色的跑道被雨水浇湿,呈现一种暗红色,泥泞不堪。跑道圈起来的足球场,已经被挖空,变成一个大坑。

  在贵阳市老城区改造的规划之下,六广门体育场所在地将规划建设为云岩区六广门体育文化综合体,总用地面积73667平方米。

  连日的阴雨,拆除工程暂时停工。用不了多久,跑道连同体育场的围墙,将被完全拆除。到时候,它就会几乎跟72年前一样了。

  现在六广门体育场。吴东俊摄

  桑林变体育场

  72年前,六广门体育场被称作“合群体育场”。除了体育场,这里还有一大片桑树。因此也被贵阳老百姓直白地叫做“桑林”。

  1945年的夏天,一个叫杨森的人,下令砍掉“桑林”里所有的桑树,拆除原来的体育场,几乎把这里夷为平地。他要在这里新建一个现代化的体育场。

  杨森是四川军阀,1945年调任贵州省主席兼贵阳市市长。修建现代化体育场的这个想法,他酝酿了将近十年,终于可以实现了。

  1936年,杨森第一次来到贵阳。当时他是国民革命军二十军军长。司令部和他家都在中华北路上,每天早晨,他都要骑马在六广门附近遛弯。遛着遛着,他就相中了六广门附近这片桑林。

  他看中桑林,当然不是为了养蚕织丝。而是发现,这个地方平坦,适合修体育场。于是,他跟有关当局商量,“把桑树砍掉些,建个体育场可好?”对方同意了。杨森出人出钱,在桑林旁边建了个简易的体育场,取名“合群”。据说,这“合群”源自当时贵州自治学社提出的“合群救亡”的口号。合群体育场附近的一条乐群路,也因此改名为合群路。

  说是简易体育场,那是好听的叫法。其实,合群体育场不过就是个大操场,一片平地上铺了些沙子而已,几乎没有任何体育设备。

  杨森为什么要在贵阳建体育场呢?这得从他对体育的热爱说起。他这一辈子,除了打仗,最大的爱好就是体育运动。

  杨森是四川人,在西南各地当官当了四十年,每到一个地方就要建体育场,体育场建好后,就要举行运动会。体育场和运动会,可以说是杨森当官的标配。老百姓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体育大帅”。

  对于这个名头,他自己应该很喜欢。在体育运动方面,他一点儿也不含糊。除了传统的跑马,西方传进来的田径、游泳、网球、排球,都要亲自去试一试。可以说是一个体育达人。他经常挂在嘴边儿的一句话就是,“打牌、打麻将,壮人也会打死;打拳、打球,弱人则能打壮!”

  体育达人杨森活到老,练到老。觉得在地上跑步打球不过瘾,70岁的时候,他玩到了天上,学会了开教练机。后来发现,天上太无聊,还是地上有意思,又进军登山领域。1949年以后,杨森在台湾生活。86岁的时候,登上了台湾第一高山,海拔4000米的玉山。90岁时,台湾选举“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杨森跃跃欲试,大概是因为太老,落选了。他不服气,一拍桌子,“嫌我老?我就证明给你们看。”一气之下,他二登玉山。张大千为此还做了一幅画,“九十岁登玉山”。之后,他娶了位十七岁的姑娘。杨森的一生,充分地证明了不热爱体育运动的花花公子不是好军阀。

  当然,上面这些都是六广门体育场修建故事的后话。不过,由此可以说,最初的六广门体育场,是杨森对体育痴迷的产物。他在贵阳没待几年,六广门体育场却一直留存下来。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作者:李盈 刘婷婷 编辑:应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