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身患白血病 治疗费用成难题 谁能帮帮他?

2018-01-11 09:54  来源:贵州都市报

  张金峰向记者出示疾病证明书。

  今年13岁的张金峰,是名初一学生,这个年纪本应天真快乐的他,却在半年前被查出患白血病。从患病至今,治疗费用近50万元,父亲张显富为了筹集费用,甚至累倒在方向盘上,如今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早已负债累累,而因最后一次化疗的钱没着落,父亲没办法就只能带着孩子离开医院。

  白血病突如其来

  1月9日上午,贵阳气温骤降。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血液科走道上,缩在帽子和口罩里的张金峰只露出一双眼睛,表现出与同龄人不符的沉默和胆怯。

  据张显富介绍,儿子张金峰原本身体健康几乎不曾生病,平时还经常帮助他干农活。半年前,儿子突然出现发烧、脸发白、全身无力等症状,送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细胞白血病。

  看到这一结果,张显富吓瘫在地。同样,13岁的张金峰,已经开始懂事,他非常清楚白血病对自己和家庭意味着什么,当记者问他生病以来有没有想对父亲说的话时,他眼圈开始泛红,停顿了一会儿,小声地说:“爸爸一直没有放弃我,举债给我治病,我想说……谢谢爸爸。”

  治疗费用成难题

  张金峰一家原本是安顺市平坝县马场镇的普通农村家庭,不过4年前,张显富和妻子已经离婚,如今已各自组成新的家庭。

  这4年来,张金峰一直跟着父亲生活,而目前,家里还有一个正在上六年级的妹妹和一个三个多月大的弟弟,一家人就靠父亲开货车来维持生计。

  “之前家里修新房子就欠了3万多的外债,接着孩子就被查出了白血病。”提到目前遇到的困境,张显富把头埋得很低很低。他说,这半年来,孩子共化疗了5次,由于有两次发生感染,治疗费用特别昂贵,至今为止,花在孩子身上的费用近50万元。

  50万元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确实是笔天文数字。不过,为了救儿子,在国家医疗保险报销了大约20余万元后,自费的部分全部靠贷款和向亲朋好友借。

  “现在亲朋好友们见我就躲。”张金峰说,第一笔10万元,他全部是和亲朋好友借的,以至于现在朋友们看到他后都躲了起来,就怕他再次开口借钱。

  正因为再也借不到钱,最近,张显富又向银行贷了6万,最后,又把自家房子抵押了10万,最终才筹齐了儿子第5次化疗的费用。

  康复之路充满艰辛

  眼看第6次化疗的时间越来越近,而费用却始终没有着落,张显富犯难了。

  最近,为了筹孩子的第6次化疗费用,张显富在感冒发烧的情况下,连开7天的货车,最终病倒在方向盘上。

  “现在我只相信自己,儿子的命掌握在我手里,我一定要救我儿子。”张显富说。

  另外,为了节约开支,获得更好的治疗,张显富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屋子,除了做饭解决两人的饮食问题外,空闲时,他还在周围打打零工。

  据张金峰的主治医生梁筱灵介绍,张金峰前期化疗相对顺利,治疗效果评估比较乐观,但有两次化疗中出现了较重的感染,对此,花费也比较大,后来,为了帮助这一家人渡过难关,科室医护人员帮其发起了轻松筹,与此同时,医护人员也纷纷进行了爱心捐赠。

  “那次只捐到了几千元钱,目前,费用的缺口仍然很大。”张显富表示,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很照顾张金峰,也曾通过一些渠道进行募捐,但都效果甚微,目前,面临的最后一次化疗(第6次)最少还得五六万,他真不希望在坚持了5次化疗后,在这节骨眼上,因没钱而放弃最后一次化疗,这样的话,如果孩子真的走了,他内心将会不安。

  对此,走投无路的他,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帮助,好让他儿子的生命能够延续下去,如果有热心市民想帮助这个白血病男孩的话,可以和其父亲张显富联系,联系电话:18785393749。( 实习生 杨琳 付中祥 记者 田儒森 邱凌峰 摄影报道 来源 贵州都市报)

作者: 杨琳 付中祥 田儒森 邱凌峰 编辑:刘竹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