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水源 贵安“三变”

2018-01-25 14:34  来源:贵州日报

   远山如黛,湖水清澈。冬日的松柏山水库静谧如画。

  “水清湖美换来的是一代人的心安。”站在水库大桥上,贵安新区党武镇松柏村村支书余子会感慨万千。

  松柏山水库,是贵安新区和贵阳市民赖以生存的“大水缸”。

  过去,水库附近的村民靠着这一方美景,开了不少烧烤小店,给松柏山水库造成了污染。

  如今,随着新区环境整治的开展,水库周边林立的烧烤摊点不见了,垃圾变少了,湖水越来越干净清澈。

  “山更绿了、水更清了、空气更好了。水库的治理,改变的不只是环境,还有人心。”余子会说。

   村民变观念

   做好环保也能过好日子

  “生意做得好好的,不摆烧烤摊,我能干点啥挣钱?”2017年6月,松柏村村民董春琴把烧烤架当废铁卖掉后,一脸茫然。

  三四年前,董春琴发现,来村子游玩的城里人越来越多。“来玩的人玩累了就要吃饭休息,大家一合计,要不开个农家乐。”董春琴说。“炒菜要技术,烧烤相比而言更简单,游客也喜欢。”

  看着烧烤的生意这么火,越来越多沿湖而居的村民拿出自家的房子,做起了烧烤生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董春琴也发现,湖边的一次性餐具、塑料袋、果皮、食物残渣随处可见,还有的村民偷偷把生活污水直接排到湖里,松柏山水库的美景不复往昔。

  2017年4月,松柏山水库被列为中央环保督察整改项目后,一系列整改措施和环保宣传活动在松柏村展开。

  “我们就住在水库边,要是有天水库的水真变臭,我们最先遭殃。”明白了破坏环境的严重后果,董春琴决定不做餐饮生意了。

  通过宣传和整改,大部分村民自愿关闭了农家乐、烧烤店。

  贵安新区在整改的同时也制定就业帮扶举措,让村民们尽快找到新岗位,保障家庭收入。

  董春琴就在镇村两级干部的推介下,在花溪大学城找到了一份保洁员工作,她对记者说:“现在每月1800元的收入确实比以前搞农家乐少,但是湖水干净了,我们也能受益。”

  观念一转,豁然开朗。在松柏山水库周边,随着村民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水库整治工作推进越来越快。

  在松柏山水库所在的党武镇政府引导下,该镇松柏、茅草、党武、当阳等4个行政村离水库最近的100多户村民纷纷搬离水库。

  “去年年底,我们用一个多月就征拆完成水库周边111个编号房屋,时间紧、任务重,但是群众支持和理解,让拆除工作非常顺利。”党武镇副镇长罗国泰说。

  企业变思路

  生态产业也能觅得商机

  “大家散了吧,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做生态产业。”2017年12月底,党武镇党武村一家石材加工厂的老板张富刚遣散了跟随他多年的4名员工。

  张富刚从小跟随父亲学习青石板制作手艺。几年前,他在松柏山水库附近开了一家石材加工厂。

  起初,张富刚的石材加工厂用手工生产,市场需求越来越大后,他开始采用机械化生产,收益明显增长的同时,对周边环境的污染越来越大。

  “因为祖祖辈辈都在做石材加工,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加工厂对环境有污染。”张富刚坦言。

  去年年底,因为石材加工厂涉污,接到相关部门关闭通知后,张富刚只能关闭工厂遣散工人。

  “因为历史原因,松柏山水库附近的石材加工厂不止我一家,如果都继续生产,那对环境造成的污染肯定越来越严重。”在些许焦虑之余,张富刚对关闭石材加工厂的必要性有清醒地认识。

  石材厂关闭后干什么,张富刚踌躇了许久,但方向明确清晰。“现在村里的环境越来越好,生态就值钱了,我的事业要再起步会把生态优势作为出发点。”

  他看准家乡靠近花溪大学城的地理优势,开始谋划发展绿色有机蔬菜产业。“前期我先试种两亩有机蔬菜,在市场上试试水,如果销售情况不错,我再根据市场需求,选择品种和规模。”

  据了解,自“松柏山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综合整治工作”开展以来,党武镇便启动了辖区内饮用水源保护区污染企业关闭工作,历时一个月,该镇在松柏山水库周边的32家污染企业全面关闭。

  “在对涉污企业关停的过程中,我们也会对引导其开展产业转型,让企业寻找新的商机。”党武镇副镇长罗国泰说。

  监管变方式

  “数据跑腿”也能精准监控

  每天只要一有空,松柏村村支书余子会都会沿着松柏山水库周边走一走,偶尔看见有游客在垂钓,他会上前劝阻。

  “以前我们是成天盼着有人来耍,农家乐生意才好,现在我们怕人来耍,因为怕污染水库的环境。”余子会说。

  为了全力保护松柏山水库生态环境,去年5月,松柏村成立了生态委员会。

  无论是对村里生活卫生的监督,还是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余子会和村里生态委员会的成员都尽职尽责。

  如今,生态委员会制度已经覆盖了党武镇各个村。

  除了专人巡逻监管,贵安新区还着力从“线上”布局,用“数据跑腿”实现对环境实时监控监测。

  1月10日,贵安新区在全省首创的河长制管理信息系统正式上线。

  “通过贵安新区河长制管理信息系统手机APP,村级河长可以通过移动端随时上报巡河情况,镇级河长及河长办可以实时查看村级河长巡河情况,开展事件处理或者选择上报区级,区级河长则通过系统实时查看监督镇、村两级巡河情况。”贵安新区环保局工作人员介绍。

  为贵安新区河长制管理信息系统手机APP提供支撑的,是新区利用自身大数据产业发展优势打造的“数字环保”综合业务平台,通过“一中心两平台”,将环境监管方式由“人员跑腿”变成了“数据跑腿”,比传统监管省时省力。

  作为“数字环保”综合业务平台的核心,环境数据中心以贵安新区污染源大普查、环保执法专项行动等工作数据建立起来的“一企一档”档案库为基础,环评审批、环境质量及污染源监测数据、污染防治设施的运行管理、监察执法记录等环保工作大数据为源头,通过数据不断汇入来汇总分析。

  数据中心承担了环境质量监控预警平台中污染源自动监控监测数据和新区直管区空气、地表水自动监测站的监测数据储存调用功能。

  根据新区多规合一的要求,环境综合管理平台在新区直管区地图上叠加了饮用水源保护区图、新区规划建设图、新区畜禽养殖禁限养区图、监察执法情况等7个专题图,并利用大数据技术将所有污染源全部布置在GIS地图上。同时,根据新区特点,将建设项目、污染源、监察执法管理情况分类列出,按工作职责自动推送至负责人。并配套开发了对应的贵安数字环保APP,工作人员可以利用平台在被授权的电脑、移动终端上实时查看环境数据中心内的污染源“一企一档”信息库,极大提高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环境监察执法、区域污染防治等工作效率。

  基于以上两套系统,贵安新区还开发了环境质量监控平台,从根本上提升环境质量监测数据综合分析的能力和水平,利用云计算、数据挖掘、多元统计分析等技术,开发环境质量监测数据综合分析工具与多维可视化表达工具,构建一体化环境监测大数据云服务平台,实现从监测信息到监测服务的跨越。

  贵安新区是一座建设在“水缸”边的国家级新区。

  贵安新区核心区涉及区域水源湖库5个,即红枫湖、百花湖、阿哈水库、花溪水库、松柏山水库,这“两湖三库”均为贵阳市和新区重要的饮用水源。

  去年4月以来,贵安新区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关于“河长制”的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和安排部署,立足新区实际,全面推进河长制,并在治理过程中坚持改革创新,不断探索河湖水源治理管理新模式。

  为保护贵安新区饮用水源及其汇入河流水质,新区建立“河长制”及相关考核办法,印发《贵安新区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方案》,为新区河湖水源治理工作有序高效开展,提供了路径支撑和激励保障。

  新区党工委、管委会主要负责人和班子成员率先垂范,主动担当新区范围内十三条(座)主要河湖水源的“河长”。其中,新区党工委、管委会主要负责人任“双总河长”。在新区范围内,实行新区、乡镇(园区)、村的三级“河长”工作制,层层织密河湖责任网,切实将河流保护责任落实到人。

  新区着力开展河长巡河,让各级河长切实行动起来,将责任落实到位。

  依托大数据推动智慧环境监管,使用河长手机APP巡河,GPS定位、随手拍记录、撰写巡河日志等,实现掌上办公。

  以松柏山水库为试点,贵安新区努力探索建立“以贵安新区水智慧大数据平台为抓手,以截污、治污为重点,注重生态,强化管理”的管理新模式。

  通过建成松柏山水库水质在线监测站,实现水质数据实时上传,实时分析水质变化趋势,在松柏山水库安装在线监控摄像头,全面掌握水库动态。

  按照饮用水源保护相关规范要求,新区编制了《贵安新区松柏山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标志牌设立方案》,基本完成饮用水源地标识、标牌、围网的建设工作。

  根据《贵州省进一步加强城乡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保护管理工作方案》的要求,2018年底前,贵安新区要完成对松柏山水库饮用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的居民全部实施生态移民搬迁,加速恢复周边生态。(记者 谌思宇 范力)

作者: 编辑: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