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南有个郝家湾,在时光的暗处,生出了光

2018-03-12 13:56  来源:思南县文旅局

  那些以千奇百怪的姿态,留存在世间的记忆,记录着它们心目中不可磨灭的景象。

  它们以一个地方所特有的风格,或建筑,或民俗,向你讲述这个地方的历史,讲述这个地方所特有的,美的精神。

  即使自然与社会在不断的失控演变,它们依旧顽强地挽住了历史的精神气质和意蕴。

  它们是一些惊艳了时光的存在。

  当我们走出城市的繁华区,去到这些不太一样的地方,多多少少会静下来去感受些什么。

  仿佛穿越时间的界限,我们可以和过去对话。

  前几天,思创集团旅游专家团就去到了这个地方。

  让人意外的是,在距离思南县城40公里的板桥镇郝家湾村境内,竟存在着一个距今有千年历史的地方。

  千年古寨郝家湾,青龙白虎居两山。诗意田园三千亩,耕读传家四季安。纵横交错五条巷,别具一格六大院。荷色生香七星月,易经参透八卦园。碧波清流九曲溪,心驰神往一梦欢。清不染尘心自静,十分安逸赛神仙。

  始建于宋末元初的郝家湾古寨,原为刘氏族人居所。明永乐皇帝时期(1410年左右),思南府和思州府两个土司为争地盘、抢资源而攻伐不断。朝廷派孙斗轩将军率兵屯军于两个土司府交界之地——板桥维稳治乱。孙斗轩将军将部队屯驻于板桥街上一带,选择郝家湾(原刘家寨)作为自己和族人居住之所。1413年,明朝廷推行改土归流,取消了土司政权,建立了贵州行省。孙斗轩将军被朝廷封为忠翊勇武将军,赐世袭千户。明景泰年间(1490年左右),孙斗轩将军后人将郝家湾居所转卖给郝隆的后人,郝隆为西晋大司马桓温手下参军,饱学多才,却怀才不遇。

  他辞去参军的职务后,回故乡山西隐居。每年的七月七日,当地有晒衣服的风俗,家贫的郝隆衣无多件,无衣可晒,便解开衣扣袒胸露腹晒太阳,人们问他何故?他傲然地说自己在晒书。“郝隆晒书”成语由此而得。郝氏此后便以“晒书堂”作为郝氏宗祠名,孙氏族人迁往现在板桥社区孙家坳一带建寨而居。郝家湾始得其名。

  至清道光年间(1790年左右),郝氏后人郝朝相外出居官(任镇远府文林郎)后,告老还乡。用平生积蓄,对郝家湾进行规划重建,取郝家湾“藏风聚水”的自然风水,以溪流为脉,以青山为脊,以田园为盆,以石、木、瓦为主体建材,建成了这个风格独具、特色鲜明的军垦一体、驻防结合、耕读传世的古寨。古寨曾经毁于清末白号军之手,后逐步修复成今天的样子。

  寨子的道路、沟渠、古墙、房屋几乎都由青石造就,户与户之间既有石墙相隔,又有石巷相连。石墙或长或短,房屋或方或圆,纵横交错,泾渭分明。

  山腰下涌出的泉水,四季长流。泉流成溪,经过后坡田地后被人工砌筑成长约800米的沟渠,呈S型穿寨而过,旁立百余座石砌院落,经纵横交错的青石小巷连接,使村寨的布局如阴阳两仪的太极八卦。

  

  寨子里弯弯曲曲的石板路,高低错落的石头屋,曲折迂回的石头巷和清溪流转的石头渠。一切井然有序又各有姿态。那些曾经被战火都无法摧毁的石墙、石壁、石道、石巷、石基、石坎,实实在在地向人们展示着他们当年作为屯堡的雄姿和坚强,展示着中华儿女们在修建屯堡时的智慧和力量。

  这是一段不可忽视的历史,也是板桥郝家湾与众不同的、具有独特的、唯一的、可以让后人追忆、考证、探索和以此为基础而进行开发、研究和利用的优势。

  风穿过树梢,掠过院落。

  这样的地方,不需要过的的装饰,也让人心生眷念。

  这里的痕迹,是历史残存下来的斑驳,也是过往向后人倾诉的故事。

  “至少,我们在今生,在这个叫郝家湾的地方,

  在一转身的时候没有错过。

  一村人家,几缕炊烟,

  一畦菜地,曲道石墙。

  其实她的美足够惊艳世人,勿需巧梳妆。

  竹林深处一线间,醒悟俗人一生尘。

  我们从红尘中来,在一个细雨呓语的三月,

  只需要穿过幽梦阑珊的竹林,即可触碰到她千年的时光荏苒。

  我希望,不久的将来她的每个院落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她是思南“菩提谷”“喜舍”“听风竹”,我们欠她一个通向世界的“LOGO”。”

  现在,它渐渐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

  人们被它的特别吸引,也被它的精气神所感动。

  未来,合理的旅游开发会让它更加光彩夺目,

  我们在保护好它的同时,也需要更好的把它展示给世界。

作者: 编辑:秦美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