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刘加斌,默默坚守和付出40年

2018-07-09 15:07  来源:多彩贵州网

——用心建好一座校倾情培育几代人

  多彩贵州网讯(胡松)人生没有几个四十年。在一个平凡的岗位上,把一件看似简单的事情坚持做四十年,这样的人不多。

  刘加斌是个例外。在到处是乱石旮旯的遵义市播州区石板镇井岗村,在土岩学校乡村教师岗位上,他坚守了40个年头。在广大村民心目中,他就像闪烁在远处山头的灯塔,照亮了几代农家娃的人生路。

  他是百姓口中赞佩有加的“刘校长”。在地方党委和政府支持下,土岩学校几幢标准的教学楼,是他和村民们一砖一瓦、一手一脚建起来的。近四十年来,村里的孩子们在此接受基础教育,撕掉了“文盲”的标签。

  他是几代学子倍为尊敬的“刘老师”。村里45岁以下的中青年,多数是他的学生。他们从这里走出大山,有的进入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有的进了军营,他们在不同的战线上,找准了自己的人生路。

  40年,足以成就一个人的光荣和梦想。刘加斌老师说,他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看着村里的孩子们自信的走出大山,或者满怀抱负回乡创业。孩子们成才的路径有千万条,而作为老师,他的使命就一个:建好一座“校”,育好一个“人”。

  于无路时敢闯路,只为建好一座校

  石板镇井岗村,一个横亘在大山皱褶中罕为外界所知的小村子。看得见山,却望不到水。多少年来,受制于山多水寡的恶劣环境,乡亲们长年为生计和出路犯愁。

  始建于1939年的土岩学校,由土岩庙改建而成,是村里唯一的教学点。

  1977年,20岁的刘加斌成了土岩学校的“民办教师”。由于才德出众,爱岗敬业,他很快便成为学校的教学骨干,1984年被任命为校长。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一干就是40年。

  “要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首先得让娃娃们有出息。”刘加斌说。当上校长后,他把提升教学质量作为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教学成绩连年优异,四面八方的学生慕名而来。

  生源连年增多,老旧的砖木结构教学楼不堪重负。

  他和教师们研究决定:修建新学校。

  1988年,村民们穷得叮当响,土岩学校也是一穷二白,花五六万元修建新学校谈何容易?无奈之下,刘加斌拿着书面报告四处讨钱。最终,县教育局同意解决建校费2.1万元,在当年这可是一笔巨款。

  但建校费仍有缺口。回村后,刘加斌多次向村委汇报,发动全村百姓集资建校。大家你5元、我10元,筹起了14300元,加上县里追加的6000元,好不容易把500多平方米、可容纳300多名学生的教学楼主体工程修起来。

  由于投入实在太低,眼看要亏本的木工师傅悄悄溜走了,留下一个半拉子工程。附近没人愿意揽活,刘加斌只得从四川请来木工师傅接着干。他把家里的木板床和被子送到学校,解决师傅的住宿问题,以节约成本。

  教学楼建好了,但操场坝仍是一块黄泥地,一下雨便成了“溜冰场”。再拿不出钱了,他干脆领着全校师生到山上背石头,自己动手建操场。这块长80米、宽20米、回填砂石3500多平方米的运动场,师生们干了整整一年,节省资金6万多元。

  1993年,县政府决定将金山中学迁往土岩学校合办,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学生越来越多,校舍日渐紧张,必须尽快解决。县里实在无力出资,刘加斌和赵平老师只得以个人名义向信用社贷款筹集建校经费。为省掉工钱,师生们利用课余时间背石头、打石粉、挖基槽,读书、建校同步推进。

  异地来的老师多了,住宿又成了老大难。1995年,为新建宿舍,刘加斌再次组织村民募捐。当时,他的月工资是100多元,他挤出了80元。其他老师也省吃俭用,捐款捐物。看到师生们一起背转头和石块、打沙子、挖基槽,村民们坐不住了,自发组织马车队,无偿为学校拉砖运石。

  高强度的建设一场接着一场,刘加斌白天是教师、校长和监工,晚上是看管工地的临时工,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1995年冬,他因长期过度劳累和胃出血引发急性休克,倒在了工地上。当被抢救苏醒过来,他的第一反应是问床边的教务主任谢德友:“学校的工作安排好了吗?”谢主任回话“安排好了,你放心”,便忍不住哭了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新教学楼最终完工,朗朗读书声回荡在山村时,刘加斌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2007年4月,学校再次扩建教学楼。刘加斌时任学校党支部书记,依旧每天坚守在工地,挑水上楼保养水泥板。他的一言一行,感染了身边的亲友和学生。大家再次你50、我100的为学校筹款。一位名叫陈远忠的校友,累计捐资10多万元,帮助学校修路和奖励优秀学生,在当地传为佳话。

  那一年,学校一鼓作气建起了1260平方米的新教学楼,改建厕所,硬化运动场,砌围墙,筑堡坎,建花池,搭宣传栏,全校师生总算有了一个舒适、安静的工作和学习环境。

  和很多学校相比,这所年均在校学生300多人的学校的确很小。为了这所小小的学校,刘加斌几十年如一日四处“化缘”,先后得到遵义市人事局、区教育局、茅台集团、六五八厂、区妇幼保健院等单位的支持,一些在外工作的校友也积极捐款,累计筹资30多万元,打通了孩子们上学的水泥路,建起了爱心午餐食堂,在爱心人士的资助下,于2012年率先让孩子们吃上了爱心午餐;安装了供水网管,建起了消防池;购置了新课桌,安装了电信网络,添置了电脑、投影仪、打印机,教学实现信息化;对学校提档升级,完善教室刮瓷、堡坎、护栏、花台、图书室、路灯等基础设施建设,校园面貌焕然一新。

  细细算来,这四十年,刘加斌带领师生们自己动手建学校,节约的人力成本和材料成本超过50万元。而他个人垫资的几万元建设款,至今仍有部分尚未退还。

  如今的土岩学校,占地面积近8亩,已是一个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新校园。对有着35年党龄的刘加斌来说,这座美丽的校园,是他的全部,虽倾其所有,但很值得。

  倾情培育几代人桃李芬芳慰平生

  “喜欢揪人耳朵”的刘老师,让学生们记忆深刻。

  在参与学校建设的过程中,他的右手大拇指曾受过伤,指甲有些弯曲变形。对付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这指甲就像“鹰爪”,一旦抓住便无法挣脱,只得乖乖认降。

  虽然喜欢揪人耳朵,但家长们对他的管教方式相当认可,从未有人因孩子被体罚找他算账。被他揪过耳朵的学生,至今仍心服口服,甚至心存感激。他的那个指甲,将不少可能的“废材”拉回了正道。

  刘加斌老师爱学生,在当地有口皆碑。

  1977年,刘加斌参加工作时,月工资24元,但当年队里太穷,每月只付给他12.8元。钱虽然少了一半,但他从没有一句怨言,用在工作上的时间和精力比别人多了几倍。

  为了奖励优秀毕业生,他自掏腰包给同学们发奖,搞得自己常常入不敷出,家属意见很大。

  从苦日子熬过来的刘加斌,善知学生冷暖、乐于帮助学生。

  学生陈某,因家庭困难辍学一年多,刘加斌三番五次去家访,希望小陈能返校读书。经不起他的软磨硬泡,陈某父亲最终答应让孩子上学。刘加斌为陈某凑齐了学费。陈某后来考上了南白师范学校,在遵义市某单位谋得一份好工作。

  邻村学生刘某,同样因为家里贫困上不起学,得知消息后,刘加斌再次使出浑身解数,为他垫付学费,将他带回了校园。这位学生学有所成后,回到自已的村子办起了小学。他告诉记者:“没有刘老师的资助,也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要像刘老师那样,让更多的孩子有书读,有学上。”

  这些年来,经刘加斌动员返校读书的学生有两三百人,资助学生上万元。在他的带领下,全校教职工也积极为困难学生捐款捐物。受他资助的学生们,大多数毕业后都选择回到家乡,竭力为家乡发展作贡献。其中,仅土岩学校就有7名教师是刘校长的学生,他们说:还清晰记得以前没有电的日子里,刘老师点着煤油灯在学校给大家义务辅导功课,一补就是几十个夜晚,是刘老师给了大家放飞理想的机会。

  在刘加斌的带领下,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山村学校,开始后来居上,硕果累累。1983年以来,学校统考成绩多次摘下全区(当时的鸭溪片区)第一的桂冠,小升初升学率多次位居全区第一名。以前从未被重视的体育专业,多次在县级学生运动会中崭露头角,让人惊奇。学校被县政府评为全面提高教育质量先进集体。多名教师获县级先进工作者称号,他个人先后获得县、区、镇级和教育部门奖励31次,2010年被评为全县“师德标兵”,2012年被评为“县级红星党员”。

  40年教学生涯,刘加斌尝尽酸甜苦辣,始终无怨无悔。但对待家人,他坦言很不称职,深感内疚。他的3个孩子,成绩都不理想,妻子常有抱怨。好在,从小争气的儿子最终成了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军官。他安慰父亲:“当年你做得对,当儿子的不会埋怨您这位父亲的!”

  2017年4月,刘加斌从土岩学校党支部书记任上退休。40年超长服役,他已疾病缠身,因为冠心病,他的心脏装了四根支架。但他依旧闲不下来,每隔几天,就会到学校走走看看。

  前不久,村里建设人畜饮水等工程,他主动当上义务监督员,出钱出力,跟着工程队翻山越岭勘察施工,两个月下来,人瘦了一大圈。但他不觉得累,说:“只要工作需要,我随叫随到。”

  润物无声育桃李,硕果浓情结满枝。回望走过的40年,刘加斌感到无比欣慰:“劳累几十年,终究有回报,值了!”

作者:胡松 编辑:秦美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