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捐款红包被怼 抹黑爱心群 她的不当行为引众怒

2018-07-31 08:55  来源:贵阳晚报

  7月29日,“ZAKER贵阳”刊发了本报全媒体记者经实地调查采写的《18天花了28万元!威宁女子分娩后母婴都住进ICU公益组织为她发起网络募捐》文章后,一网友跟帖并在朋友圈转发该文、声称,该报道“是骗人的,都别捐了,都别上当受骗了”。该网友的行为,引发了包括患者家属、发起募捐的基金会志愿者以及替患者家属求助的医院、医生的不满,招来一片“声讨”。

  这名网友缘何要这样?记者调查发现,原来是她在微信群里抢走了捐款红包拒绝退还被“指责”后,以这种方式发泄。

  志愿者建群 为患者筹款

  7月9日,家住威宁县兔街镇杨柳村五组的高彦林到六盘水妇女儿童医院分娩,由于身体原因,分娩过程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呼吸困难等并发症,之后转入六盘水市人民医院ICU救治,至今处于昏迷状态。

  高彦林刚出生的女儿,也出现了重度窒息、呼吸衰竭、肺部感染、昏迷等病症,至今仍在六盘水妇女儿童医院早产儿重症监护室抢救。

  至7月28日,这对母子花去了28万元的治疗费,但丈夫付志江只筹到十多万元,欠了医院十多万元。

  7月25日,两家医院帮他向社会求助。“康爱公社”六盘水市分社社长、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六盘水志愿者陈红玉接到求助后,经实地调查和审核批准,28日上午,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通过“腾讯公益”在网上为高彦林母女发起了募捐。

  “基金会有要求,一旦经审核后发起募捐,志愿者就要建一个募捐的微信群,发动网友转发朋友圈,以扩大影响力,增加善款募捐量。”陈红玉说,就此,他于28日晚建了一个“救助微信群”,把身边做慈善的朋友拉了进去,也加了患者家属付志江等人,并让家属转发并发动人员加群,提议大家有自愿捐款的,就到“腾讯公益”网络捐款平台上为这对母女捐款。

  抢捐款红包 引网友不满

  陈红玉说,求助微信群建好后,到29日中午,已经有约300人加入。

  “我一直在群里提示,要自愿捐款的人别在群里发成红包,以免被误抢引发尴尬和不悦,让他们到链接的网络平台里捐款。”陈红玉说,但一些刚进群的网友由于没注意,便在群里把捐款发成红包给家属,结果引起少量人的误抢。

  陈红玉称,而红包每当被误抢后,经大家提示和说明,其他人都会主动退还给家属,但唯有一个网名叫“暮色天使”的人,却一直在抢红包且拒绝退还。在受到“声讨”后,“暮色天使”承诺会把抢到的红包一分不少捐入平台。“但我们查了后台捐款名单发现,她只捐了20元,远远低于她抢走的红包里的金额。”陈红玉说。

  根据网友提供的部分截图,记者发现,“暮色天使”当天抢红包有100多元。

  还有网友提供的截图显示,此间“暮色天使”曾加过群里的一些网友,问网友“捐款了没有,如果不会捐就发成红包给我,我替你捐!”

  两名网友向记者证实,当“暮色天使”提出的建议被他们质疑后,“暮色天使”随即将他们拉入了“黑名单”,无法再与之对话。

  “从抢红包拒不退还到要求别人发红包给她来代捐,我不知道‘暮色天使’是何用意?她的行为让人无法理解!”网友表示。

  陈红玉说,由于要求退还未果、在对方承诺捐入网络平台但仅捐20元的情况下,当天下午,她把“暮色天使”移出了该群。

  不满被踢出 抹黑捐助群

  陈红玉说,让她想不到的是:“‘暮色天使’被移出群后,开始发泄不满。”

  “暮色天使”的不满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当天15时33分许,她在朋友圈转发了“ZAKER贵阳”刊发的本报全媒体记者经实地调查采写的《18天花了28万元!威宁女子分娩后母婴都住进ICU公益组织为她发起网络募捐》一文,并配上了“大家注意了!这个是骗人的!都别上当受骗了”的言论。二是其直接在该文后边跟帖,继续发表“捐款是骗人的”、“用这样的方式可耻”等评论,并与网友“互掐”。

  “暮色天使”的行为,引起了多方不满和“声讨”。患者家属称:“其转发报道配上的评论,对患者和家属都是极大的伤害!”

  陈红玉也表示:“‘暮色天使’是信口雌黄,给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包括医院、医生为患者母女发起的募捐带来了极坏的社会影响。若‘暮色天使’拒绝解释,各方将保留通过司法程序追究其相关责任的权利。”

  而网友更是声援家属和发起募捐的机构,称要找出“暮色天使”,让她给个说法。

  据网友提供的微信号,记者在添加“暮色天使”作为好友、并留言请她对该事件谈谈看法时,结果被其“拉黑”。(作者:魏新宇晏姣高松来源:贵阳晚报)

作者:魏新宇 晏姣 高松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