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显潜与安龙

2018-08-01 16:09  来源:黔西南日报

  涵虚阁

  一览亭

  “故乡如此”石枋

  “苕清霅绿”拓片

  提要:

  因为天赋异禀的旅游资源,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兴义这个名字,越来越响亮。而在百余年前,提起兴义,指的是两个地方,一曰兴义府,府城位于现在的安龙;一曰兴义县,即如今黔西南州首府所在地兴义。

  清嘉庆二年(1797),一场轰轰烈烈的布依族农民起义被中央政权扑灭,皇帝龙颜大悦,改南笼府为兴义府,以示嘉许,并裁平越县(今黔南州福泉县)置兴义县。于是府、县同名,一名二用。之后的岁月里,要去兴义,需得先弄清是去兴义府,还是兴义县。兴义县的一代风云人物刘显潜从广西卸职回乡时,就曾留连兴义府城安龙,并留下一段往事。

  “苕清霅绿”系刘显潜手笔

  安龙被称为龙城荷都,因为这里在明末清初曾有南明永历政权入驻四年,南明皇帝朱由榔虽说苟延残喘,但毕竟是皇帝,所谓的真龙天子;清一统云贵后,康熙三十三年(1694),安笼镇中营游击招国遴筑堤治水。招国遴是广东番禺人,他到任之时正值雨季,亲眼目睹陂塘海子水波肆虐,良田被淹,交通阻断,仅靠小舟往来通行。此等境况,无论于民于军,均为不利。于是,招国遴决定筑堤治水,倡议修建招堤。在招国遴看来,修建招堤,筑堤为道,便于军队调动,同时又能够防涝抗旱,尽量满足军粮供给。之后,名知府张锳引种莲藕,发展出十里荷池,便成为府城最美的去处。自此,文人雅士趋之若鹜。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建筑是重要的见证和最好的展示。十里荷堤既然出来了,亭台楼阁岂可缺少!于是,招堤北岸的金星山上,涵虚阁、半山亭、一览亭、禅房、“尺幅千里”石枋等一众古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园林景致跃然荷池畔。这其中,晚清名臣张之洞的《半山亭记》就镌刻在半山亭石壁,是为千古名篇。

  中国传统建筑讲究格局,园林建筑群也不例外,山门就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金星山建筑群,山门采用黔西南特点鲜明的“八”字山门,即平面呈“八”字形。

  八字山门位于金星山东南侧,坐西北向东南,山门为单门三楼牌楼式,底部由方整石砌筑,门楣以上为砖砌,门额嵌刻的“苕清霅绿”四字,正是刘显潜手书。石门框部位纵向楷书阴刻楹联一幅,落款“聂树楷”。

  门额嵌刻的“苕清霅绿”四字,正是形容招堤之东十里荷塘的秀美景致。

  “苕(tiáo)”:在这里指的是位于浙江省北部湖州市境内的一条河流,是该省八大水系之一,分为东苕溪和西苕溪,发源于天目山。该流域沿河各地盛长芦苇,每至秋季,芦花飞雪般飘飞于水上,引人注目,当地居民称芦花为“苕”,故名“苕溪”。

  “霅(zhá)”:“霅”字的意思是“形容水流激越的声音”。东苕溪、西苕溪分流至湖州市境内后汇合,溪水湍急,霅然有声,因此被称为“霅溪”,又称“霅川”“霅水”,往北注入太湖。

  苕、霅二溪,常为世人引用,以赞湖光水色。如明代陈子龙《吴兴道中》:“鸣榔涉杪秋,苕霅何淹薄”;清代俞樾《春在堂随笔》:“聊存科名盛事,兼为苕霅美谈也。”这其中,南宋释文珦的《苕霅歌》最是文采飞扬。

  释文珦生于南宋嘉定年间,今浙江临安人,字叔向,自号潜山老叟,早年出家,遍游东南各地,著诗集《闲中多暇追叙旧游成一百十韵》,已佚失。清代四库馆据明《永乐大典》辑为《潜山集》十二卷,其中《苕霅歌》如下:

  昔闻两溪水色异,苕清霅浑犹渭泾。

  又闻发源自天目,悬高坠峻如建瓴。

  日夜滚滚流不止,尽过白蘋红蓼汀。

  流入太湖不复辨,挹之但闻鱼鳖腥。

  堪笑人生亦如此,百年汲汲劳其形。

  到头宝贵亦何用,一卧泉下无由醒。

  争似渔翁扁舟独往最脱酒,七十二峰相对长青青。

  这首《苕霅歌》中,描述的是“苕清霅浑犹渭泾”。刘显潜在形容招堤美景时,改为“苕清霅绿”,在他的内心里,招堤十里荷塘的景致自然是美得无以复加了。

  招堤金星山山门上雄浑有力的大字,言简意赅,为招堤增色颇多。也昭示了刘显潜的不凡学养。

  刘显潜(1864-1937),字如渊,号井陆,兴义下五屯刘氏入黔后第五代掌门人,贵州督军兼省长刘显世的堂兄。其父刘官箴一手炮制了震动朝野的兴义教案,得罪法国势力而被地方政府暗害,是《清实录》等史志多番记载的人物。刘官箴遇害时刘显潜尚在襁褓,他幼入私塾,为县廪生,后随叔父刘官礼练军,曾任贵州全省清乡游击军总司令官、贵州省代省长等职,几乎是戎马一生。

  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始,广西会党军滋扰贵州南盘江沿岸地区,刘显潜率团四出抗击,随叔父刘官礼坚守下五屯永康堡并收复兴义县城黄草坝,在黔、滇、桂三省交界地区凭军功打出赫赫威名,擢升保府经历兼靖边团营管带。

  刘显潜与蔡锷聂树楷等名流的交集

  清咸(咸丰)同(同治)年间,黔西南暴发规模大、波及范围广、持续时间达十余年的红白旗战争。此过程中,府城安龙正是农民军与清军、地方团练反复拉锯鏖战的战场,招堤金星山诸亭、阁毁于兵火。宣统三年(1911)代理安义镇总兵刘显潜,代理兴义府知府聂树楷与地方人士集资修复招堤诸亭、阁,增建“一览亭”、山门和石坊。

  在这时,刘显潜与一代名流聂树楷发生了重要交集。时间倒流,两人还有更多的交集。

  兴义刘氏一门,正是在为清政权镇压咸同年间以回族先民为主的白旗农民军的过程中崛起,且成为“盘江首户”,甚至有“南盘江畔小朝廷”之称,其家族影响力,包含如今的整个黔西南地区。

  刘氏一门源出湖南,入黔始祖以贩卖笔墨文具立家,湖湘文化的影响根深蒂固,虽处艰辛之世,对子弟教育却毫不含糊。

  在当时的兴义县,刘氏家族好似外来暴发户,根基本来并不稳固,当轰轰烈烈的白旗军被彻底扑灭,战争之后,刘氏家族从一介土豪一跃成为盘江霸主,刘官礼得授兴义在籍知府。机缘巧合,刘家的代价没有白费,不但在兴义扎下根,而且其根系以永康堡为核心,在盘江八属飞速漫延。

  光绪年间,地方平靖,清廷裁撤地方武装,但这并未撼动刘氏在兴义的霸主地位。在兴义这块中央集权颇感鞭长莫及的地方,刘氏家族正蓄势待发,通过大办教育的形式悄然扩张,为达到下一个新的高峰积攒力量。刘氏掌门人刘官礼锐意兴办地方各项事业,眼光独到的他尤其重视教育,不但重修兴义笔山书院,还请来了绥阳宿儒雷廷珍,以及姚华、张协陆、熊范舆、聂树凯等等闻名省内外的名流贤达,兴义学风为之大涨。

  也就在这时,刘显潜与聂树凯发生了最初的交集。

  就算到了叱咤风云的显字一辈,兴义刘氏对文化的顶礼膜拜也绝未漠视半分。除了王伯群、王文华之母刘显屏在封建统治之下创办了女子学堂,其二弟刘显治早在日本留学期间,就写下洋洋洒洒万余言的《论中国教育之主义》,引起一时轰动。刘显治的堂兄刘显潜独霸一方,权重位高,事务繁琐,却将推动阳明学说作为重要事务,修茸兴义人文地标穿云洞,并将之易名“阳明洞”,在其亲撰《修葺阳明洞记》中,慨然而叹:“……深以里人习射猎而忘诗书,非所以荣久远……非徒供邑人士玩愒嬉游之乐,苟登览无以拓其心思,发其问学,陶铸其气质,而奋志于事功……”

  这就是刘显潜,与刘氏众多人物一样,在位高权重、驰骋疆场的表象下深埋着传统文化的根脉,和振兴地方文化的志向。

  聂树楷(1864-1942),与刘显潜同生于农历甲子年。他是贵州务川县人,字尊吾,仡佬族,曾应府试取头名,甲午年乡试中举,次年春入京城参加会试。斯时,正值甲午战败,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之《马关条约》,聂树楷遂与600多名举人联名上书光绪帝,尽显忧国忧民之心。光绪二十九年(1903),聂树楷回贵州,先在思南坐馆授徒,后应黎平府聘请至该地办学。

  这样一位名贤,受到了求贤若渴的兴义下五屯刘氏关注,最终,被刘氏请至兴义笔山书院,并于1906年任由笔山书院改建的兴义县立高等小学堂堂长。这一时期,刘显潜正是兴义刘氏重要成员之一,已隐然成为刘氏掌门人的最佳接班人选。聂树楷到兴义不久,发生了影响刘显潜一生的重要事件。

  1907年,湖南善化(今长沙)人沈秉堃调任云南布政使,旋护理云贵总督、广西巡抚。广西北部与贵州交界地带,丘陵密集,素有“桂北十万大山百年匪患”之说。刘显潜所抗击的广西会党军,虽说此时大部已被剿灭,但其余部依然出没于此,滋扰地方。

  兴义地处黔、滇、桂三省交界,经营云贵、广西的沈秉堃自然知晓刘显潜剿匪之能。出任广西巡抚后,沈秉堃即请刘显潜赴广西任军职,专司剿匪。刘显潜不负广西巡抚所望,凭军功升任广西省防军统带、都督府提调,与日后著名的护国将军蔡锷等人发生交集。此时期,蔡锷任广西陆军小学堂总办、广西陆军讲武堂总办等职。

  借辛亥革命之势,刘显潜“顺理成章”入主兴义府

  武昌起义枪声响起,神州大地惊雷骇浪,千年封建帝制的丧钟敲响。

  清立国后,中国南方或者说中国西南,从来就是反对中央政权的急先锋。安龙的残明永历朝廷、广西的太平天国运动、四川的大小凉山和白莲教,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就贵州而言,有清一代三十年一小乱六十年一大乱,朝廷史官就记载了著名的“四大苗乱”。其中的第三次动乱,正是暴发于安龙以布依族先民为主的“南笼苗乱”。而刘显潜所属的兴义下五屯刘氏家族的崛起,正是依靠协助清政权镇压贵州第四次大动乱“咸同苗乱”中的贵州西部以回族先民为主的白旗起义。

  黔西南正是反清反封建暗流涌动的区域。早在辛亥革命之前,贞丰就创立了具有资产阶级改良性质的政治团体——仁学会,后又组织成立贵州自治学社贞丰分社,成为贵州资产阶级革命的重要阵地。而贵州自治学社所依靠的一支重要力量,为江湖会党组织,以哥老会为代表。而当时的兴义府中营管带秦安邦,正是会党成员。武昌起义枪响,辛亥革命暴发,兴义府随之而动,秦安邦当机立断,武力逼迫知府方荃、安义镇总兵祁以德退位。兴义府民、军两政首脑弃职而去,秦安邦执掌府事。

  然而,一府之军民两政何其繁复,却不是普通军营将官、民间会党头领所能胜任的。秦安邦遂感手足无措。身边有人提议,礼请此时已从兴义县转至府城安龙执教的社会名流聂树楷出任知府,执掌兴义府民政。

  不知是出于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顾虑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聂树楷委婉谢绝了秦安邦这个“粗人”的礼请,不愿出任兴义知府。然而,后续故事的发展,却还是让聂树楷这位毕生从事教育事业的社会名流的人生掀起了一朵入仕为官的浪花。

  辛亥革命的浪潮席卷的是全国,入职广西身处高位的刘显潜也漂泊在历史的浪巅。他审时度势,力劝广西巡抚沈秉堃顺应潮流,广西光复兵不血刃。新军礼送沈秉堃等前朝官员出境。刘显潜则深思国家局势,他未雨绸缪,倾尽财力买枪购弹,组织人员运送回老家兴义。而他自己返回老家时,要途经因经历史变革动荡不堪的府城安龙。

  自咸丰、同治时期的红白旗战争以来,兴义下五屯刘氏一门成为盘江地区最为显赫的家族,势力遍及如今的黔西南地区。刘显潜曾任靖边团营管带、贵州西路巡防队右营管带,更凭其军事才干擢升广西边防军统带兼都督府兵备提调,在黔、滇、桂三省交界地区,威名远扬。辛亥革命让老官僚刘显潜在广西失势,但在归途之中,家乡的军政大印却在等着他摘取。

  此时秦安邦正在为兴义府的军民两政焦头烂额,实为猛虎的刘显潜到来,不但没有给他造成威胁感,反而倒像是来了救星。而此刻的刘显潜,应该已经知道堂弟刘显世已经率队前往贵阳,开创刘氏一门更广阔的天地。刘显潜何许人物!他深知此刻家族势力的强横,将是刘显世最有力的后盾。于是,秦安邦拱手相送的安义镇总兵一职自然就却之不恭了。

  清代兵制,行省武职首脑为提督,其下为总兵,分驻各地执掌次级军事机构——镇,品秩正二品,全国范围内也仅有八十余名。刘显潜安义镇总兵来得实在轻巧,虽不是中央政权正式委任,因之“总兵”之前冠以“代理”,但却实实在在掌控了一方军政大权。

  除了军权移交,后继故事足以说明刘显潜远不是秦安邦可比。身处乱世,半生驰骋沙场,刘显潜深知掌握军权的重要性。还有民政呢?更是军事力量的根基。乱世良机,一府民政岂可假手于人。于是,与自己家族交集颇深的聂树楷成为兴义知府的最佳人选。请他当知府,既符合府城实权人物秦安邦等人的意愿,显得民主,又相当于将兴义府民政交到亲信手上。

  聂树楷欣然应命,就任代理知府。恐怕在他心里,有刘显潜这座巍巍靠山,当个知府担个什么心。刘显潜的份量展示得一览无余。

  军民两政归一,甚至莫名其妙就当了一方大员,但官就是官,新官上任三把火,于是,宣统三年(1911),代理安义镇总兵刘显潜、代理兴义府知府聂树楷与地方人士集资修复招堤诸亭、阁,增建“一览亭”、山门和石坊。刘显潜与聂树楷的名字,也就镌刻在了招堤金星山古建筑上。

  1914年至1920年间,刘显潜应该时常在兴义安龙之间往来

  安义镇总兵按道理应该在府城办公,但历史变革乱世动荡,规矩是可以打乱的。刘显潜安排好府城军政,自己却返回兴义县并立即重组旧西路巡防队,招兵四营,为下五屯刘氏组建起一支强横武装,真正为入驻省城贵阳的堂弟刘显世竖立起坚强后盾。自此,开启了贵州“一册民国史,半部兴义人”的近代历史。

  随着刘显世攫取贵州辛亥革命的成果以及兴义系军阀的盛衰,刘显潜的军政生涯也一路跌宕。

  民国初,云南王唐继尧入主贵州,大摊苛捐杂税,逼反威宁彝民,刘显潜卖力镇压,深得唐继尧赏识。主管贵州军事的刘显世趁机委任刘显潜为安义镇总兵兼威宁镇总兵,刘显潜实力大涨。

  1913年1月,北洋政府下文规定一省地方行政组织采取三级制,即省、道、县三级。贵州全省划分为黔中、黔东、黔西三个道,行政长官称观察使。黔西道亦称贵西道,先驻安顺,后驻毕节,辖黔西南及安顺等23个县。1914年4月,刘显潜就任黔西观察使。同年,各道观察使改称道尹,刘显潜即为贵西道尹兼贵州全省上游清乡督办。刘显潜的走马上任,让贵西道署驻安龙,直至1920年贵西道被撤除,各县直属贵州省管辖。这段时间,刘显潜应该时常在老家兴义、道署安龙之间往来。

  中华民国的历史特别是民国前期的历史,就是一部活脱脱的军阀政治史。众所周知,民国前期中国最著名的两大军阀集团,一是北洋集团,一是西南集团。西南集团方面,唐继尧在护法运动之前就已取代蔡锷成为云南王,是为西南集团的首脑。

  兴义刘氏家族正是西南军阀集团当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读者大多知道刘显世为民国前期贵州督军兼省长,却不知道他在护法运动时期还担任过南方护法军政府七总裁之一。而刘显世的堂兄刘显潜,与唐继尧的交集并不少,受任过唐继尧的滇黔边务督办、第一陆军第七军总司令。1922年就任滇黔边务督办时,刘显潜就开府兴义,为唐继尧也为自己家族扩军备战,在家族根据地办公理政。

  兴义下五屯刘氏一门,“显”字辈里刘显世主政贵阳,刘显治常驻北京为贵州议员、驻京代表,刘显潜坐镇兴义,三人遥相呼应,是著名的民国前期兴义系军政集团的铁三角。从他们的人生轨迹来看,“显”字辈事实上的掌门人刘显潜故乡情节最浓,在如今的兴义、安龙留下了诸多遗迹。

  当年的各方诸侯甚至是孙中山先生,都会提到兴义刘显世、兴义刘显潜,他们所指的兴义,不单单指兴义县,也包括兴义府,即如今的黔西南地区。

  刘显潜只是兴义下五屯刘氏重要人物之一,刘氏家族数代成员在黔西南各地发生的故事数不胜数,例如安龙西乡龙广一带布依族群众的盛大传统节日“六月六”,就与刘显潜父辈刘官礼等人关系密切。

  历史如烟,隐隐淡去,刘显潜返乡途经安龙的故事已很少有人记得。盘江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历史上从安龙转至兴仁,最终归结到兴义,其中的原因特别是细枝末节恐怕也没有多少人去思考。我想,就以刘显潜与安龙的这些故事抛出一点线索吧!

作者: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