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失踪 桐梓籍扫雷战士张中君强忍忧伤出任务

2018-12-06 09:32  来源:贵阳晚报

  张中君(左一)和战友们行进在雷场黄巧摄

  张中君失踪的姐姐张中霞

  “等我扫雷完毕,脱了军装,就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姐姐。”25岁的张中君说。

  出生于贵州省桐梓县的张中君,是一名扫雷战士。5年前,姐姐失踪。为了不影响扫雷作战,他强忍亲人失联的忧伤,带着姐姐的身份证,转战中越边境10多个雷场。

  12月5日,张中君带着姐姐身份证上雷场的消息,受到社会关注。

  回乡探亲不见姐姐

  今年25岁的张中君,正在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服役,和扫雷英雄杜富国是战友,也是贵州遵义老乡。“杜富国家在湄潭县,我老家在桐梓县小水乡。”他说。

  张中君幼年丧父,母亲带着几个孩子去了重庆谋生。2006年,母亲在重庆重组家庭,张中君姐弟四人,落户重庆市綦江县(今綦江区)。

  不过,还在家时,张中君和姐姐张中霞,逢年过节都要回桐梓看望亲人。“姐姐一直护着我。”他说,姐姐大他4岁,从小就每天带他上学、放学。

  2010年,已结婚的张中霞,带着孩子送张中君入伍。“姐姐跟我说,‘你参军,全家人都光荣。你去了部队要安心,家里有我照顾,等你探亲回来,我去车站接你’。”张中君回忆说。

  2014年,张中君第一次回家探亲时,却没能再见到姐姐——此时,张中霞失踪已近一年。“怕我担心,妈妈没有告诉我。“张中君说。

  张中君向亲人,还有姐姐的闺蜜,仔细问了姐姐失踪前后的情况。

  据称,2013年7月19日,张中霞离开上班的公司时,说是去楼下买东西,然后一去不返。她的手机、钱、身份证、首饰,都留在办公室,仅少了一张手机卡。

  “姐姐小时叛逆,结婚后夫妻关系紧张,但她很爱家人,不可能‘玩失踪’,何况她还有个可爱的儿子。”张中君说,姐姐和姐夫曾离婚,后来为了孩子复婚。

  这个假期,张中君还去了重庆市公安局童家桥派出所询问姐姐失踪案进展。“遗憾的是,当初接待姐夫报案的民警调走了,其他人不清楚情况。”他说。

  带着“姐姐”上雷场

  假期结束,带着姐姐失踪的忧伤,张中君返回部队。

  2015年,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在中越边境开展第三次大规模人工扫雷。张中君报名成为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扫雷四队的一员,与扫雷英雄杜富国是战友。

  扫雷,被称为“在刀尖上跳舞”,在雷场上的一丝杂念,都会影响到手中操作,可能给自己和战友带来巨大伤害。

  张中君为了上雷场,向战友们隐瞒了姐姐失踪的事。“扫雷大队有个规矩,不让官兵带着杂念、情绪上雷场。”他说,担心领导和战友们知道后,不让他上雷场。

  张中君把姐姐的身份证装在扫雷工具包里,雷场上休息时,常独自坐到一边,悄悄拿出来看姐姐的模样,然后再继续扫雷。

  张中君在文章《寻亲梦我的梦》里写道:每次作业,都感觉是姐姐在和我并肩战斗一样。

  2016年至今,张中君和战友们转战中越边境云南境内的10多个雷场,共扫除各类地雷、炮弹等危爆物19万多枚(发)。其中,经张中君亲手扫除的有1000多枚(发)。

  会用余生去寻亲

  张中君姐姐失踪的事,去年才被战友知道。“大队领导来营区,看出我有心事,找我谈心。”他说,彼时,压抑已久的泪水奔涌而出。后来,扫雷大队统计官兵的家庭情况时,把张中霞失踪一事统计上报。

  一个月前,记者在雷场上遇到张中君时,他的小包里仍装着姐姐的身份证。“等扫雷完毕,就去找姐姐。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她。”

  半个多月前,位于云南省麻栗坡县的坝子雷场,彻底扫雷完毕。至此,中越边境云南段扫雷作战任务结束。但新的作战任务再次下达——部队将遴选一批官兵,前往另一个地方执行重要任务。

  12月5日,张中君告诉记者,他报名参加这项任务。“部队有需要,我必须全力以赴。等我脱下军装,会用余生去寻找姐姐。”他说,自己能找到埋在地下的地雷,也一定能找到姐姐。(记者 黄黔华 来源:贵阳晚报)

作者:黄黔华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