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荡侗寨的歌声

2019-01-07 10:29  来源:黔东南日报

 

村民即兴合唱侗族大歌

  宰荡侗寨

  来到榕江县栽麻乡宰荡村,我们直奔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代表性传承人胡官美家。在我的印象里,胡官美是一位了不起的侗乡歌者。

  听说胡官美的父亲也曾是侗乡赫赫有名的老歌师,从小她就跟着父亲听歌、学歌,之后就在村里教授侗族大歌,30多年来,经胡官美口传心授的学生多达300余人,为当地教出了一代又一代好歌手,她家也成为了侗族大歌歌师之家。

  去宰荡的路上山环路转,看见许多古朴的木屋,公路边十来户成片的,山脚下三五户成群的,或者山湾里独自一家的,甚至半山腰一个简易的木棚都恰到好处地装点在山野阡陌之间……

  胡官美老人不在家,她的第五代传承人、也是她的儿媳妇杨焕珍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

  “唱首侗歌给我们听吧!”

  “唱就唱呗!”杨焕珍莞尔一笑,只见她用侗话邀约了几声,左邻右舍几位妇女放下手中活计应声而来,五六个人家门口齐整整坐下,宰荡的歌声,张口就来。

  歌声一响,整个村庄都热闹了起来。那些原本各行其是的大人们不约而同地朝着着歌声响起的方向或注目、或议论、或靠拢……那几个孩子一听见母亲(或奶奶)唱歌,也凑了过来,要抱抱的、要吃东西的、要玩手机的……

  “都柳江水浪打浪,都柳江水弯又长……”第一首歌她们唱的是《都柳江水浪打浪》,第二首她们唱了侗族大歌里最闻名的《蝉之歌》。歌声响起,在清澈如流泉的声音里,在惟妙惟肖的蝉鸣之声中,我们进村沿途看到的山水画卷在脑海中一一回放,歌声里那种对于家乡山水的自信和对大自然的热爱,瞬间就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作为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很早就走出国门,唱到了世界舞台,殿堂之上的侗族大歌,歌者全是年轻貌美的姑娘,一色的美饰华服、环佩叮当,歌声婉转悠扬,清冽酣畅,闻者无不为之动容,惊为天籁。

  宰荡的歌者招手即来,开口就唱,我惊叹于素衣便服的她们歌唱之前不用言语便可以做到高低应和娴熟自然,惊叹于她们在孩子的叨扰之下仍然面带笑容,毫无愠色地一边哄孩子一边歌声不断。听到这天然去雕饰又充满着人间烟火气息的侗族大歌,我以为,这才是真正的天籁之音,那些离开了生活场景的舞台上的表演,太过精致而多少显得扭捏作态了。

  宰荡的歌声,属于这里的每一个人,人们在歌声里出生,长大,恋爱,结婚,老去……与歌声相伴一生。在宰荡,男人不会唱歌娶不到媳妇,姑娘不会唱歌找不到情郎,即便你是外来的媳妇,也要先学会唱歌,才能融入宰荡人的生活,因为侗族大歌从古到今,既是以和为贵也是以“合”为贵,最少要两人以上才能唱起来,当你开始学唱歌的时候,宰荡人就已经开始接纳你了。村子里很多一家人就是一个歌队,晚饭过后,男主人拉起牛腿琴,婆婆、小姑、儿媳再加上年幼的孩子们,歌声响起,其乐融融。要是哪家小夫妻闹了别扭,邻居之间有了争吵,人们会邀约着到他们家去唱歌,一直要唱到双方握手言和,加入歌唱的队伍。

  在胡官美家堂屋的墙壁上,我看到了一整面墙的奖状,那是她和家人、徒弟在各地演出获得的有分量的荣誉(据说如果把所有的奖状贴出来,可以贴满整栋房子),其中有一张“乃珍珠”获奖的证书吸引了我的目光(乃,侗语音译,母亲的意思),一问才知胡官美的女儿珍珠就是村小学里专门教孩子们唱侗族大歌的老师。既然见不到德高望重的胡老歌师,一行人决定辞别杨焕珍,再拜访一下胡老的女儿珍珠。

  在村小学,当大家都围着珍珠老师釆访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在学校的走廊和楼梯间驻足,廊道里的墙壁上,有许多孩子们赴全国各地演出的照片,笑得天真灿烂、唱得活灵活现。珍珠说孩子们都很喜欢唱侗族大歌,假期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有机会都会带他们出去表演,看看外面的世界。

  回程的路上,我还一直念念不忘照片里小歌手们神气的模样,尽管遗憾没能见到胡官美老人,但是我们有幸听见了宰荡的歌声,见到了珍珠和很多的小珍珠。胡官美老人孜孜不倦培养侗族大歌的传唱者,她一定希望宰荡的歌声永远在这美丽的山谷里回荡。

作者:徐明珍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