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陇堡的故事

2019-03-06 09:40  来源:黔中早报
马陇堡村前残断的石桥和高铁高架桥

  镇宁自治县丁旗街道马陇堡村与AAAA景区千年布依古寨高荡村仅有一山之隔,数里之遥。据说村子最早的居民是马姓和卢姓,所以叫马卢堡,后来演变成了马陇堡。马陇堡流传着的一些故事,成为当地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修路败风水

  马陇堡青山环绕,绿树屏障。村前矗立着几座独立俊秀的小圆山,就像一枚枚站立的鸟蛋。村后高山巍峨,宛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当地人把马陇堡的地形称为“飞凤孵蛋”。据说鼎盛时期,马陇堡聚居了一百多户人家,除了从事农耕之外,还有打铁、织布、熬糖等行业,可以说是人稠物穰,百业兴旺。

  为谋求更大的发展,马陇堡人依山就势,修建了一条弯弯曲曲的通村石板路。道路修好之后,马陇堡并没有迎来繁荣昌盛,反而日渐式微,居民纷纷搬迁另居,人口锐减,只剩几十户人家。

  一天,有位风水先生路过马陇堡,村民们就问他这个村子的风水怎么样?风水先生说,你们村的风水本来是很好的,坏就坏在这条石板路,把风水败了。村民听他说得比较靠谱,就请他细说。风水先生解释道:这条石板路弯弯曲曲,像条老蛇爬进村里。“飞凤孵蛋”变成了“长虫扑蛋”,所以你们村运势反转,留不住人。

  后来在另一位风水先生指点下,马陇堡人把路挖断,把桥撬塌,但村子还是没有重现旧日的辉煌。现在,随着村民外出务工和城镇化建设的发展,马陇堡的村民大多搬进城里居住,只剩9户人家20余口人常住村里。

  “狠人”周奎光

  说到马陇堡,不得不提周奎光。周家是马陇堡的大户,周奎光本名周春荣,奎光是号。他性情豪爽,有胆有识,深受乡民拥戴。

  抗战期间,贵州大部分地区虽然免遭日寇的铁骑蹂躏,但各种苛捐杂税也让老百姓不堪负重,特别是征兵抓壮丁,更是让很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周奎光的后人大多外出工作,祖屋旧居已是杂草丛生

  据统计,八年间(1938年至1945年),镇宁就征招兵员5029名参加抗战。国民政府的《兵役法》中有“三丁抽一,五丁抽二”和“孤独子缓征”等规定。但下面的乡、保官员却把征兵当成发财之道,横征暴敛,敲诈盘剥,也不管你是不是独子,随意摊派一个名额。如果不想去当兵,那就乖乖上交一笔钱。

  民国三十二年初(1943年)的一天,周奎光路过果寨田坝,遇到乡长带着乡丁正在抓壮丁。乡长看到周奎光这个土豪,自然不会放过发财的机会,就对周奎光说:“你家今年有一个当兵的名额。”

  周奎光当时已经超过45岁,长子上山砍柴坠亡,其他几个儿子尚未成年,都不在服兵役的年龄段。乡长肆无忌惮的敲诈让周奎光火冒三丈,当即据理驳斥。

  乡长一看勒索不成,下令乡丁们拿枪指着周奎光,逼他就范。周奎光看到黑黝黝的枪口对着自己,嘴上说好话服软,脚下却缓缓后退,然后一个翻身跳下地埂,借着地埂的掩护飞奔逃离。乡长见到嘴边的肥肉没吃着,气急败坏,下令乡丁开枪追击。

  当时的社会动荡,治安混乱,地主土豪纷纷买枪守家护院。周奎光也不例外,看到乡丁穷追不舍,子弹从头上呼啸而过,当即拔出枪来还击,乡丁这才停止了追击。

  周奎光心知惹了大祸,回到马陇堡后赶紧召集村民商量对策。村民饱受压迫盘剥之苦,早已是怨声载道,当下就推举周奎光为首组成民团,抗捐抗税。周奎光举事之后,乡、保官员到马陇堡征粮收税,不是被山上滚下的石头吓破胆,就是被村民围殴打伤,再也不敢踏入马陇堡半步。

  周边村寨见马陇堡不用缴钱纳粮,便纷纷投靠依附。周奎光组织各村寨出钱出人,购买枪支成立民团,护村抗税,势力范围迅速扩大至丁旗附近的几十个村寨。

  几个月后,周奎光和郎岱、木岗的造反民众联合,准备攻打丁旗。不知道什么原因,周奎光接受了官府招安,临阵倒戈,和保安团击退了其他造反民众。归顺官府后,周奎光被委任为清乡大队长,但不久之后就被官府枪杀。

  笔者在收集走访时,人们对周奎光的看法褒贬不一。马陇堡周边村寨的老人提到周奎光,用得最多的词是劫富济贫,称赞他是个“狠人”,但也有人说他是土匪。

  是非任评说。周奎光作为一个吃穿不愁的富庶财主,也被逼上梁山,揭竿而起,可见当时社会之黑暗,民生之艰难。

作者:丁明宏 陈逢文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