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谷不分到养猪种菜 乡村女汉子陪伴老人享晚年

2019-03-14 09:06  来源:贵阳晚报

  付仙和老人一起除草

  养得了生猪,种得了蔬菜;既能护理老人,还要亲历死亡……在遵义市播州区工作的一名“86后”女子,抡锄松地、林下养鸡,从害怕看见遗体到亲历老人离世,活脱脱地将自己练成了“女汉子”。这一切,只是为了让自己管理服务的35名老人能够安享晚年。

  接手养老管理

  她曾打过退堂鼓

  播州区西坪镇,虽属遵义城区乡镇,但地处新蒲新区、湄潭县交界之地,十分边远。这里靠一条普通的水泥路连接毗邻乡镇,通往城区。

  仲春时节,天气转暖,但细雨中的西坪略带寒意。3月12日,记者走进该镇养老中心时,一名戴着眼镜、身穿运动服、牛仔裤的女子,正和几名老人一起在院子里除草。

  她,就是西坪镇养老中心的具体管理人、被老人们称为“院长”的付仙。

  付仙是贵阳市开阳县人,一名党员,出生于1986年的她从省外一所大专院校毕业后,到江苏打工。在那里,她认识了家住西坪镇南坝村的丈夫,后嫁至西坪。

  2015年9月,在村里做了两年文员后,付仙接到一份新工作:出任养老中心的首任管理人。

  此前,付仙从未接触过养老工作。而首批入住养老中心的7名老人,几乎都没有自理能力:两名80多岁的老人已有意识障碍,其余几位要么做过脑溢血手术,要么患有帕金森症,要么有智力障碍。

  “对养老服务管理工作完全是一头雾水。”付仙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老人去世,更没有见过老人的遗体。现在,她不可避免地要在养老中心为这些特困供养人员送终。

  她一度想过不接受这份工作,主要出于对老人离世的恐惧感。“但后来,我父亲的一番话打消了我的顾虑。”父亲告诉她,和老人们相处久了,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没有什么好怕的。

  从恐惧死亡

  到坦然面对

  让付仙恐惧的这一天,早早的来了。

  2016年3月,付仙在养老中心上班还不到半年时间,一位60多岁的老人苏林因病入院。

  苏林喜欢喝酒,身上随时带着酒。3月的一天,付仙到老人房间打扫卫生时,发现老人昏倒在厕所,身上带着浓浓的酒气。

  随后,付仙拨打急救电话将老人送往播州区医院。治疗一周后,老人因病情严重不可逆转被送回养老中心。4天后,老人在养老中心遗憾离世。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近距离接触遗体,我还是非常害怕。”付仙说,那一个多月里,她基本上是晚上18点就关上养老中心大门,不敢再出去,老人去世的房间走廊她都要绕行,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不过,在害怕的同时,付仙还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些老人临终前如何告别这个世界?在自己的房间去世,会给其他老人造成阴影。毕竟,住在这里的,都属于特困供养人员。

  这个问题,也引起播州区民政局的重视。在苏林去世后不久,民政部门在养老中心院内另辟地方,修建了一处临终关怀室。即将离世的老人,将从这里体面地告别世界。

  渐渐地,付仙熟悉并喜欢上了这份工作,对死亡也不再恐惧。去年7月,养老中心送走了第4位老人。

  这位老人叫张宗谦,74岁,重病在身,生活不能自理。平时都是付仙给他擦洗喂食甚至换尿布。那天,付仙正在给老人喂水时,她感觉老人“不行了”。

  随后,他拨打了老人妹妹张女士的电话。其妹妹从绥阳县赶到养老中心,见了老人最后一面。亲见生命的逝去,付仙已从最开始“怕得要命”的心理阴影中走出,反而感到难过:毕竟,这位老人她已亲手护理了近3年。

  养鸡养猪种菜

  让老人更充实

  养老中心后院有一块1亩左右的菜园子。园子里,66岁的罗念召和几位老人正抡起锄头松土。戴着眼镜的付仙也加入其中,熟练地干农活,俨然是一位“女汉子”。3年前,付仙带着有劳动力的老人,将这块杂草比人高的地清理出来。

  “这块地一年四季都没有闲过。”罗念召说,现在他又在琢磨着在地里种点四季豆等蔬菜。曾自己种菜卖的罗念召,在这块地里找到了乐趣,他和另外几名身体相对健康的老人,经常在这里劳作,打发无聊时光。

  在进入养老中心工作前,付仙“五谷不分”,完全不懂种菜。但现在,连老菜农罗念召都夸她是“好把式”。

  除了种菜,付仙还在菜园旁的圈舍里养过猪。“2017年我们养了10头,去年我们养了8头。”她说,这些猪都杀来给老人们吃。

  两年前,她还充分利用养老中心外面的林子养了600多只鸡。“东方即晓,雄鸡高唱;日之夕矣,鸡栖于埘。”老人们每天也从照看这群鸡中得到了乐趣。

  “后来这些鸡卖了一万多块钱,她就用这笔钱,带领我们到附近的乡村旅游景区玩了一天。”一位老人说,付仙还计划带老人们去遵义会议会址看看,确实“考虑得周到”。

  以养老中心为家

  让老人安享晚年

  在养老中心开办之初,受农村传统思想影响,中心仅有7人入住。现在,养老中心共有35名常住老人,17名试住老人。

  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播州区民政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最初的两年里,付仙几乎是“以中心为家”,一个人既要护理老人又要管理中心日常事务,还要处理西坪镇相关社会事务。最开始的两年,她一直住在养老中心,很少回家。

  虽然被老人们称为“院长”,但付仙实际上只是一名普通护理人员,和煮饭的阿姨们承担照顾老人的重任。每个月,她领着不多的薪水,除了养老中心的繁重事务,还要帮扶精准扶贫对象以及处理西坪镇政府的其他工作。

  现在,付仙大的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小的一个孩子由爷爷奶奶代为照顾。付仙的爱人在区公安局从事辅警工作,也很少回家。“家里的人认为,照顾老人是行善积德的事,都非常支持我。”付仙说。

  “也有人不理解,觉得你这么年轻的女子,竟然甘心在边远的农村从事养老工作。”付仙说,在她看来,能让农村老人安享晚年,自己也是为乡村振兴做了贡献。(作者:王梓琦 黄宝华 来源:贵阳晚报)

  

作者:王梓琦 黄宝华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