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雕:一堂面具一场戏

2019-03-26 08:55  来源:贵阳晚报

  杨正洪与他的木雕

  最大6厘米,最小2毫米。

  三十把刃口各异的刻刀,由大到小,依次齐整地摆在木凳上。刻刀之间留出的空隙,或许连强迫症患者,都难以挑剔。这是杨正洪出工时的习惯,为的是方便顺手抓用。配上那柄无刃斧头,就是他的“武器”。

  杨正洪正在赶制牌匾订单,这是偶尔不得不接手的“副业”——很多人托亲朋好友,让他帮忙刻楹联、牌匾和门头。

  事实上,杨正洪最拿手的是傩雕,凭借那双巧手,加上工匠之心,五十七岁的他将这门古老的民间手艺,从安顺带向了大舞台。刀工豪放,造型别致,刻刀不离身,面具不离手。这些大大小小的刻刀,陪了他四十多年。

  木雕:刻刀下的人生百态

  木雕面具,是安顺地戏表演的主要道具,它雕刻工艺细致复杂,色彩绚丽明亮,风格既有写实的成分,又有夸张的手法。

  安顺龙宫镇下苑村,是远近闻名的木雕村,杨正洪是这座村子首屈一指的手艺人。出身雕刻世家,从小耳濡目染,十六岁就开始拿着刻刀,跟随爷爷和父亲,在屯堡地区走村串寨学雕刻。历经十年时间,他娴熟掌握了地戏面具的雕刻技巧。

  杨正洪家雕刻地戏面具的历史,可追溯至明朝,他是第十二代传人。武将赤黑面相浓眉大眼,文将白面朱唇神态内敛,生旦粉面朱唇英俊俏丽,老者慈眉善目,鬼怪青面獠牙。这些面具口诀,早已刻在他的心里。

  神态古朴,雕工精致,重在刻画人物性格,这是木雕面具的特点。在制作的过程中,往往还用到浮雕、透雕、圆雕、线刻等技法。把传统的雕刻艺术,与古老的傩文化相结合,面具便有着远古的神秘感。

  杨正洪说,木雕面具主要分三类。一种是凶猛狰狞型,鼓眼暴睛,龇牙咧嘴;另一种是和蔼端庄型,冠嵌圆镜,面带微笑,和蔼可亲;还有一种是诙谐幽默型,或抿嘴微笑,或歪嘴咪眼,或撇嘴斜眼。

  “如果从整个雕刻的历史来看,面具在雕刻技艺上,还有唐宋雕法之分。唐代雕法线条粗放大气,宋代雕法则比较精致细腻。不过现在都是大融合,分不出很明显的流派了。”杨正洪说。

  在杨正洪家中,橱窗里摆满了三十多本荣誉证书,颁奖单位从国家级到县级都有。墙壁四周,则挂满了木雕面具,或狰狞威风,或凶猛刚烈,或英气和善。每张面具都有各自的特征,哪怕同样的脸谱,细节之处也各有不同。

  面具的诡谲神秘,经过杨正洪的变形和夸张,早就形成了他独有的风格。

  传承:木雕绝艺的守护者

  安顺地戏有着六百余年的历史,它源于古老的傩仪,生于流行弋阳腔的江南,后来随明朝屯兵大军,在以安顺为中心的西南地区自由生长。

  六百多年来,屯堡人执着地传承,让地戏成为远离故土的屯堡人互相依存和彼此聚合的精神纽带。面具以及面具雕刻手艺,也因此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地戏的行头,就是木雕面具,演出者在演出时,头戴面具,面罩黑纱,身穿长衫,腰系战裙,背插靠旗,手持刀枪,边歌边舞。对于屯堡人来说,地戏神圣又凝聚乡愁。

  在地戏演出中,一套面具称作一堂,一堂面具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用丁木或白杨木雕刻,彩绘精美、线条细腻、色彩华丽。与傩戏面具重视人物性格的刻画相比,地戏面具其造型朴实粗犷,面部着意夸张,更偏重花哨。

  据史料记载,面具雕刻距今已有几千年历史,上至宫廷,下至民间,都曾热衷面具雕刻。自明朝的征南军队在安顺屯田落户,来自江南的傩戏成了屯堡人娱乐的项目,面具雕刻也顽强保留至今。

  从事木雕四十二年,杨正洪在承袭古法雕刻技艺的同时,也不断进行探索和创新,他将传统雕刻工艺,与安顺民间艺术结合,使不同性格特征的面具更显生气。在刀法上,杨正洪辅以夸张、精细和粗犷等,在变化多端的线条下,让每张面具都变得活灵活现,这是他多年的磨练结果。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要把老人家留下的东西,推向更大的舞台,让这门手艺有更多的人传承下去。”杨正洪说。

  这显然不是一句口号:1993年,杨正洪到深圳锦秀中华民族园制作地戏面具;1995年,他到北京制作圆明园世界原始图腾,1997年,他参与制作“百龙荟萃”迎接香港回归;1998年,他以傩面具“金兀术”“杨任”参赛,摘得首届中国国际民间艺术博览会颁发的金奖;2007年,回到安顺组建雕刻公司,并任公司董事长……

  愿望:造一个面具博物馆

  截林、剖半、出坯、白面……三十把大小不同的刻刀,敲敲打打,或轻或重,面具的面部、头盔和耳翅,逐一露出该有轮廓。刀法就是手法,通过工具与木头的撞击,杨正洪总能刻出神情各异的面具。

  开公司,做培训,进校园,收徒弟。杨正洪如今已带出了四十多名徒弟。柏杨树和丁香木的稀缺,他把原材料换成了白杨木。杨正洪说,地戏面具为重彩面具,赤橙黄绿青蓝紫黑,这些着色在每个面具上都包含,最后刷上桐油,佩戴耳翅和胡须,才算制作完成。

  民族文化的交互与融合,面具的雕刻艺术早已拓展了它的意义边界,如今变成引人注目的民间工艺品。在传统形象中,揉入现代元素,并采用新的图案和技法,这是杨正洪的创新所在。

  杨正洪计划,明年建造面具博物馆,把他制作的面具放入其中,供人观赏和研究。

  杨正洪家的阳台里,堆满了各种尺寸的木料,雕台上摆放着不同造型的面具半成品。“以前一天能做四五个初胚,现在做不了这么多了。”他半开玩笑说,做面具是个体力活,“所有工序里面,最难的是精雕,有时候要耗费好几天的时间。”

  面具是符号,也是假说,每个古老面具背后,都有它自己的故事。面具技艺古老而常新,它随着载体的变迁,也有了新的变化。在杨正洪看来,面具已经向着娱乐化日趋接近,神秘性逐渐被替代。

  二龙抢宝、游龙戏珠、双凤朝阳、凤穿牡丹、金玉满堂。艺人不同的雕刻手法,使得面具造型也千姿百态,它与屯堡文化相结合,为当地人留住了金戈铁马的往事,同时也留存了忠义仁勇的古风。

  地戏面具,通过杨正洪娴熟的匠心手艺,从大山深处走向了更大的舞台,这项经典的传承曾在巴黎惊艳过欧洲人的目光。(作者:吴再忠 黄震 张强 来源:贵阳晚报)

  人物简介

  杨正洪,五十七岁,非遗传承人。雕刻世家出身,十六岁就拿起刻刀从事木雕面具制作,他在承袭祖传雕刻技艺的同时,多年来不断创新,将传统雕刻工艺与安顺民间艺术融会贯通,将诡谲神秘的地戏面具雕刻融入现代美学概念的夸张解释,使不同性格特征的面具更具生气,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其作品畅销海内外。

作者:吴再忠 黄震 张强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