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210646 网友支招|打掉“保护伞” 击碎“勾结链” 保护伞 4月8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9督导组进驻贵州,贵州各级党委、纪检监察机关全力以赴抓落实,切实配合做好服务保障工作。 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 2019-04-23 07:41 http://news.gog.cn/system/2019/04/23/017210646.shtml

  

  4月8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9督导组进驻贵州,贵州各级党委、纪检监察机关全力以赴抓落实,切实配合做好服务保障工作。

  “保护伞”不除,黑恶势力就扫不净。如何彻底打掉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本网特邀请广大网友建言献策。

  “保护伞”存在的根源及危害是什么?

  “理想信念迷失是问题的根源,多数‘保护伞’基本都是在黑恶势力‘吹捧’‘围猎’中迷失自我,最后自毁前程。”镇远县焦鲁朋说。

  余庆县黄佩林认为,“保护伞”问题是干部的法治观念淡漠所引发的“后遗症”。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比黑恶势力的危害性更大,若无“保护伞”的庇护,黑恶势力就无滋生并猖獗的条件。

  “黑恶势力‘保护伞’存在的主要‘渠道’就是黑恶势力的拉拢、腐蚀。‘保护伞’的存在不仅滋长了歪风邪气,使人民群众利益受到侵害,使市场经济秩序受到破坏,也污染了当地政治生态。”思南县田素表示。

  黑恶势力与背后的“保护伞”存在直接经济利益关系,一旦监管不力,治理不彻底,纪律红线失守,就会导致黑恶势力坐大成势。从江县黄学艺认为,不管是“官伞”“警伞”“庸伞”,都要坚决打掉,彻底清除,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要彻底打掉“保护伞”,必须找出其存在的根源。天柱县杨华说,“一是制度不完善,导致‘保护伞’懂得利用制度‘空子’或是打制度的‘擦边球’来‘撑伞’;二是监管缺位,导致监管盲区给‘保护伞’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利益联结”是黑恶势力“保护伞”存在的根源。龙里县付霞表示,充当“保护伞”的公职人员通过黑恶势力犯罪捞取“快钱”,“黑恶势力”集团在“保护伞”下有恃无恐,“依法打击”变成了“沆瀣一气”,助长黑恶势力犯罪的“嚣张气焰”。

  锦屏县杨函祥认为,是监督机制的缺失和社会管理能力的弱化,“漏洞”长期得不到有效堵塞,才让“保护伞”有机可乘,利益的驱使和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游戏上演也为黑恶势力的形成提供滋生的土壤。

  彻底打掉“保护伞”击碎“勾结链”

  “彻底打掉‘保护伞’,必须要快准狠。”从江县吴小瑕说,决不能给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有侥幸心理和喘息机会。纪检监察机关必须保持高压态势,以“斩草除根”的魄力,铁面执纪、一抓到底,绝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

  “打击‘保护伞’要从反腐败斗争的整体战略出发,综合运用监察手段,加强对公职人员的监督管理,严防公职人员运用职权参与及帮助亲友参与涉黑涉恶活动,打掉利益联结。”龙里县刘智娟说。

  “要‘点面结合’强化监督。”镇宁自治县鲁力建议,要对公、检、法、司涉黑涉恶问题线索处置流程,对行业部门线索排查收集,对问题线索的研判、建议、处置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进行全面监督。同时,严格执行“一案三查”,压紧压实各级党组织主体责任。

  “纪检监察机关要加强线索摸排。充分发挥派驻纪检监察组‘探头’作用,聚焦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群众反映强烈的重点地区、行业和领域,协同相关职能部门加大线索摸排。”汇川区郭莲莲表示。

  “要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纳入执纪监督、巡察监督、派驻监督和监察监督工作重点,一体推进扫黑除恶工作。”惠水县周德芳说。

  播州区陈金太认为,要畅通举报渠道,发挥群众监督作用,让“保护伞”无所遁形,织密监督的强大网络,让“保护伞”没有生长的土壤。

  “党员干部沦为‘保护伞’,固然有个人因素,但党组织管党治党不严、履责不力,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必须树起纪律高压线,拿起问责的鞭子,狠狠地抽向不作为、不担当、失职失责的领导干部。”铜仁市张仙凤表示。

  “要突出问题导向,紧盯关键领域关键环节,以砂霸、水霸、路霸、菜霸等黑恶势力人员为靶向,倒逼‘保护伞’现出原形。”盘州市刘佳清说。

  赤水市肖诗明认为,“打伞破网”要找到利益链条和利益输送的证据;要充分发动群众参与,打一场扫黑除恶的“人民战争”,拓宽信息来源;同时要针对执纪执法工作常态化开展监督检查,高度警惕一些犯罪行为严重但处理畸轻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