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州杨氏土司庄田遗址专题考古启动

2019-05-27 09:49  来源:遵义晚报

  周必素(右一)和同事丈量茅衙寺的围墙(王文娟/摄)

   自播州杨氏土司遗存考古工作启动以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频频荣获国家级考古奖项,播州杨氏土司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25日,记者从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为研究杨氏土司时期播州地区的庄田经济状况,该所启动了海龙镇茅衙寺的考古发掘工作。

  从首任土司杨端至末代土司杨应龙,杨氏对播州(置于唐贞观十三年)的统治共27代30世。镇守一方的播州土司在长达725年的统治期内,囤积了大量的财富。明宪宗成化年间,右副都御史何乔新在《勘处播州事情疏》中列举了播州第二十五世土司杨辉名下有庄田145处、茶园26处、蜡崖28处、猎场11处……这些财富是如何管理的?对杨氏土司及播州经济起着怎样的推动作用?与最后一代土司的灭亡又有何关系?这一切都等待着考古工作者的研究发掘。

  据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周必素介绍,此前的考古工作多倾向于杨氏土司以海龙屯为核心的军事防御体系、墓葬,以及司治等遗存体系,少有涉及杨氏庄田经济。庄田,是杨氏土司经济支撑,它对揭开杨氏土司乃至播州经济管理有着重要的作用。经过研究,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决定以海龙镇茅衙寺为切入点,开展杨氏土司庄田遗址专题考古,希望对播州杨氏社会经济及相关文化面貌有新的认知。

  根据史料记载,海龙坝风光秀美,山水相依,曾是杨氏土司的众多庄园之一和“贡米”产地,也是杨应龙族人狩猎游玩之地。约在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杨应龙为宠妾田氏在海龙坝建了一处“豪华别墅”,名为“茅衙”,如今仍保留着围墙残垣、天星桥和水槽等遗迹。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李化龙平播之后,一把火烧尽“茅衙”,筑庙镇之,取名茅衙寺。清乾隆年间,年久失修的茅衙寺得以重建。“文革”期间,茅衙寺再度被毁,上世纪八十年代重新修复。茅衙寺下埋藏着怎样的土司秘密?期待考古人员为我们揭开谜底。(记者 王文娟 来源:遵义晚报)

作者:王文娟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