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大昌隆22年沉浮记(上)

2019-06-06 10:14  来源:贵阳晚报
2004 年,大昌隆的促销海报

  大昌隆的总服务台

  大昌隆鼎盛时期,人山人海

  曾经的大昌隆的大门

  曾经的大昌隆入口

  大昌隆,这三个字,作为贵阳的一个重要地标,22年间陪伴了三代贵阳人的生活记忆。

  从1997年9月试营业开始,到2019年5月7日因修建人民大道的需要进行拆除,大昌隆,打着贵阳本土企业的烙印,给贵阳商业带来了诸多第一:第一家仓储式、开放柜台营业的商业超市;第一家在贵阳市开着免费大巴车接送顾客的超市;第一家在贵阳开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第一家在贵阳给顾客提供手推购物车便捷服务的超市,改变了贵阳落后的商业模式。巅峰时期,大昌隆曾有800余名员工,分布在贵阳有36家便利店,与国内、国外零售业巨头鏖战,创下年销售额5亿多元的业绩。

  22年来,大昌隆经历了起步创业、事业高潮、跌落低谷。其间,也经历了中国加入WTO、网店冲击实体店等大事件。

  繁华褪去,归于宁静。大昌隆的停业关门,是市场行为。我们于贵阳百货的客观发展中,于市民的情感记忆里,回望大昌隆的前世今生。

  买,买,买——

   1997年的“剁手党”

  1997年,不少贵阳市民,想去逛大昌隆,又怕去逛大昌隆。自相矛盾的原因:大昌隆货卖堆山,一进这家超市,忍不住啥都想买,以至一个月的工资在这里要用去大半。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当年爱逛大昌隆的市民,是“剁手党”。

  大昌隆受市民喜欢,是1997年贵阳的商超业态还很落后,大昌隆带来的全新销售模式,彻底改变了这一形态。

  讲述人:周培媛,50岁,职业学校教师

   ★“天哪!商场可以敞开卖”

  1998年6月,我听同事说,新体育馆旁边开了一家超市,啥都有卖。我不以为然,当时贵阳人买东西,在大十字有百货大楼、时代广场,大西门有星力百货,想买便宜点的百货,直接去市西路就行。在同事的再三怂恿下,我在一个双休日的周六中午来到大昌隆。

  初进大昌隆,我原有的商场概念瞬间被颠覆了:这里不是传统的百货商店,而是一个大仓库,营业区域不叫柜台,叫卖场;卖场陈设的货架,一直摆到差不多7米高的天花板处;吃喝玩乐数不清的商品,不再是贵阳原来的商业模式——要请售货员拿给你看,而是自己想要就取下来看,不想要就放回原处,即使放错了货架,也没有谁会说你,有员工会帮你物归原处;购物车,让进来的人从不拒绝,有事无事都推一辆在里面逛。购物车,是时髦的标志。

  这次来到大昌隆,我学会了贵阳前所未有的商业词汇:仓储式商超、超级大卖场、开架式售货、购物车、扫码结算。

  最有魔性的就是那辆购物车。

  上百辆镀铬的购物车,分成几溜排在大昌隆宽敞的入口处。进来的人,首先就是要推一辆购物车,仿佛是:不推一辆购物车,就没读懂大昌隆的购物规则。然后,大家沿着货架,自由自在地边走边看,边看边把选中的商品放进购物车。人们难以控制自己购物的欲望,不管适不适用,见啥都想买。还没逛到一半面积的超市,购物车就堆成了小山。

  逛大昌隆,揪心的时刻是结账。推着购物车,排着长队,待到前面的顾客散去,终于轮到自己买单。只见营业员用扫码枪对着商品的条形码一扫,“吱吱吱”的声音中,一串标着商品件数和价格的热敏纸,源源不断地从收银机中吐出来。面对自己冲动之下的购物,至少是两、三张“五十零”(五十元的钞票)“打底”(最低消费)才够。我一个月的工资也就300块出头,逛一次大昌隆就花掉三分之一的工资,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是外表“金光闪闪”,荷包“阴风惨惨”,得省着用钱。

  大包小包地提着,当然出门要打的回家,否则坐一块二一趟的中巴,或者是坐五毛钱一趟的大巴,不然就对不起来逛贵阳最时尚的大昌隆。精明的出租车司机,早就知道大昌隆门口的含金量,有意无意在大昌隆门口,都要慢悠悠地开过。我腾出手来打开的士后门,上车把商品朝座垫上一放,基本是要堆满一个人的位置。在大昌隆门口排队候客的出租车,一直排到花果园立交桥的入口。

  ★★“不晓得大昌隆?你是不是贵阳人?”

  回到家门口,邻居从我左右手提的白塑料袋上看到“大昌隆”三个字,羡慕地问:“哟!逛大昌隆啊!”瞬间,还在因为冲动花大半个月工资消费的沮丧立马消失,马上故作轻松笑嘻嘻地对邻居说:“没啥,就是随便买点日用品。”这是逛大昌隆的虚荣心作祟,表明我走到时髦的前沿。

  到了第二个星期的双休日,几个要好的姐妹又在约,都要去逛大昌隆。我完全忘了上个星期的“割肉”(花钱)之痛,和大家一起,趋之若鹜向大昌隆奔去。贵阳的很多市民和我一样,对逛大昌隆,有瘾。

  确实,我们对大昌隆的感受是:大昌隆对贵阳传统的百货零售业带来了冲击。以前,在封闭式柜台买东西,营业员少,遇到星期六星期日顾客多的时候,一个营业员也只能面对一名顾客进行产品说明和介绍,根本忙不过来,其他顾客只能站在旁边干等。等得不耐烦的顾客和忙得团团转的营业员,发生口角纠纷是常事。时间一长,顾客都认为营业员爱吵架,逛商店是找气受。

  好多贵阳人去逛大昌隆,首先是图新鲜。其次,觉得在里面购物,找到了“顾客就是上帝”的感觉,享受到良好的购物环境。加上大昌隆的地理位置优越,毗邻贵阳火车站、新体育馆客车站,来自贵阳四面八方的大巴车、中巴车,很多条线路都经过这里。当时的贵阳城不大,外来人口也不多,大昌隆掀起“买买买旋风”,自然吸引了不少市民。大家都觉得这里卖的商品,价格比其他地方便宜,一个月来采购一次,就可以把家里的日用百货和食品购置齐全。

  2000年前后的几年,大昌隆的收银处,永远只看得见一片黑压压的人头。那场面,很像美国意象派诗人庞德写的名篇《在地铁车站》:人群中幻影般浮现的脸潮湿的黑色树枝上的花瓣

  大昌隆在贵阳横空出世,取得不错的商业影响。2000年前后,如果你问大昌隆是什么?身边马上就有异样的眼光打量,并反问你:“你还是不是贵阳人?”

  每天上午十点到晚上八点,大昌隆的四辆可以坐40多个人的大巴车,在小河、油榨街、黔灵公园、大十字等地免费接送顾客。这种免费服务,简直就是往大昌隆里面运钞票,一看见这个大巴车,我们都开玩笑:“看!运钞车来了!”

  频创商业奇迹:段子里看大昌隆

  讲述人:陈建,48岁,2000年起在大昌隆工作至今

  1999年,一位在贵阳起步创业,手提两大包塑料袋,挤大巴车给大昌隆供应食品的商家,在当年1月份,每天要往返大昌隆5趟去送货。通常是他还没到家,上一趟送到大昌隆的货就卖完了。

  日销售额可以达到390万元,年销售额达到3.2亿元。这是大昌隆在2000年前后,创下的贵阳商场销售的奇迹。大昌隆不止发展了自身,还催生了相关产业,它在上游的良好作用,让下游产业的人员过得滋润。

  ★日销售额:从不足5万元到390万元

  每天的销售额不到5万元!

  这个令人咋舌的数据,是大昌隆1997年9月试营业起,到1998年春节前的销售数据。连续几个月都是这样的销售数据,让大昌隆的生存面临入不敷出、岌岌可危的局面。究其原因,是开业初期的大昌隆不上报、不上电视,没做啥广告,在市民中缺少知晓度,它的品牌意识,完全靠市民之间口耳相传形成。

  大昌隆开这样的仓储式卖场,是大昌隆的老板武伟去国外和台湾考察时学来的。1997年9月试营业的时候,武伟还专门从台湾请了一个销售、管理团队来大昌隆坐阵,进行招商、经营活动。

  当时,大昌隆的仓储式营业面积有5000平方米,一层楼的层高有7米,商场就把陈列展示的货架堆到6米的位置,货架的每一层都塞满了琳琅满目的货物。一眼望去,6米高的货架就是一道道“商品墙”,从心理上给人强烈的购买暗示。

  大昌隆正式开业是1997年11月28日。

  大昌隆营造的销售氛围,最初并没有达到理想的销售效果,也有人怀疑这种销售模式能否在贵阳走得下去。不过,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大昌隆坚持走自己的路,不到半年,销售情况出现拐点。

  这个拐点是1998年春节前,贵阳市民习惯买年货的传统消费行为,帮了大昌隆一把大忙。大昌隆仓储式消费的环境,正像一个庞大的年货市场,源源不断的市民涌入,这里完全容纳得下,让他们随心所欲地挑选年货,塞满购物车。

  大昌隆,在1998年春节前像一个圆心,四面八方的市民来到这里集合,之后,又从这里辐射出去。当时,贵阳人用一句戏谑的话形容大昌隆的生意——大昌隆的货像不要钱的,哪样“死鸡脑壳”(不好的东西)都卖得出去。

  在贵阳毫无竞争对手的大昌隆,熬过半年的“窗口期”,以货卖堆山、低于其他市场价格的销售模式,迅速得到贵阳市民的消费认可,在1998年至1999年期间,一马平川地占据了贵阳百货的零售市场,成为龙头老大。

  1999年春节前的一段时间,大昌隆单日销售额,达到每天390万元,创下贵阳百货业的销售奇迹。

  ★★大昌隆里打“翁堆”:1999年销售额达3.2亿

  1998年初到2005年,大昌隆的员工最怕上下午班,因为下午来购物的人太多。大昌隆吸引市民的法宝--购物车,它让市民在轻轻松松中购物,很快就让货架上出现货物空缺,员工得立马补货。而光是补货这一项,就要把员工们累趴下。

  2001年,我在大昌隆粮油食品部工作,这里的都是大宗商品,也是最受顾客喜爱的购物柜台。尤其是大昌隆推出50斤一袋的大米,深受顾客欢迎,因为这个规格的大米,买得越多越便宜,好多市民都来选购,上百辆购物车里装的都是50斤一袋的大米。有些购物车长期负重,被压变形。

  选购后的商品空缺,我和同事马上要去仓库把大米扛来补货。市民买东西有购物车,我们补货全靠肩扛手提,没有机械设备可用。扛一袋50斤的大米,从仓库走到货架处,有300来米的距离,大运动量,让我们大汗淋漓,全身湿透。累归累,不过,我和同事们很在乎大昌隆的这份工作。2000年前后的几年,是下岗职工再就业的高峰期。我以前在贵阳肉联厂工作,由于单位效益不好,我也下岗了。下岗后,我先是在中华南路的佳信佰超市当售货员。2000年2月,这家超市经营不善,老板也跑了,我再度下岗,后来才到大昌隆工作。

  1999年—2001年期间,贵阳开了好几家超市,有的超市由于经营不善的原因,老板卷款跑路,导致供货商冲进超市哄抢货物,员工工资被拖欠没有着落,这些不法行为,把贵阳超市的形象弄得一团糟,2001年2月25日,贵阳的超市华士联量贩,老板跑路后,也差点出现供货商哄抢超市的情况,好在贵阳市政府和贵阳市公安局及时控制局面,才没让超市的情况朝恶劣的方向发展。这些负面的消息,没有影响到大昌隆。

  我们在粮油食品部工作的9个人,有一半是从贵阳其他一些单位下岗的职工,工作不易,大家都珍惜手上端的饭碗。每天晚上7点不到,货架上的方便面就被选空,我们就扛100件来补货。即使是重量较轻的方便面,也累得我们直不起腰,更不要说肩扛手提5升一瓶的食用油、20斤或是50斤一袋的大米。我们开玩笑:“工作就是健身。”2000年左右,大昌隆普通员工的工资也就400块钱,每个柜台的班长,工资多50块钱。到2004年、2005年,普通员工的工资也就600、700元不等。

  2005年以前,大昌隆的生意的确很好。每天晚上7点-9点这段时间,40台收银机全部打开,密密麻麻的顾客,摩肩接踵地结账。那段时间,贵阳有个关于大昌隆的段子:“钱在荷包‘头’(里面)跳得很?‘克’(去)大昌隆嘛,马上‘洗’(用)干净!”

  1999年—2003年期间,遇到五一、十一、中秋、春节这几个节庆的时候,大昌隆要限制人流,分批把顾客放进去购物。在下午购物高峰期的时候,大昌隆进口处的卷闸门拉下来,还没有购物的顾客就被保安拦在外面,等卖场里面的一部分人完成购物出来后,再放这部分市民进去。时效是半个小时放进去50人。被拦在外面的顾客就和保安争论,凭什么要拦住他们?保安一遍遍地解释,不到一个小时,声音就嘶哑了。不过,顾客并没有减少,相反拦在外面的人越来越多,宁愿排队,也要到大昌隆购物。于是,又一个关于大昌隆的段子出来了:“贵阳人买东西就是喜欢打‘翁堆’(聚集),没得事跑到大昌隆‘克’排队!”

  1999年,大昌隆年销售额达到3.2亿元。

   ★★★每次进货,十吨集装箱运进来

  大昌隆每次进货,都是一个十吨集装箱的容量,低于这个量,不足以支撑起仓储式购物商场。

  梅林午餐肉、红烧肉罐头、方便面、威化饼干等贵阳市民喜欢的食品,大昌隆都派出员工到厂家直接“打货”(采购),多个品种的货物,要装满十吨集装箱,再发往贵阳。这种大重量的采购,在2000年前后,对大昌隆来说达到半个月一次。厂家给大昌隆的价格最低,也使大昌隆在贵阳具备价格竞争优势。货物通过铁路到达贵阳南站,等候已久的大昌隆员工开着大卡车,在晚上把货物转运到大昌隆的卖场,直接摆上陈列架。员工们通宵陈列货物,干到清晨6点来钟,瞌睡实在来得遭不住,扯一张纸壳铺在地上,倒头睡两、三个小时,到上午10点继续开门迎客。

  大昌隆的商品,价格比其他商场、超市要低不少,让贵阳周边的贵定县、龙里县、黔西县、凯里市、遵义市的不少精明商家发现商机。这些地方的百货商家,哼着流行歌曲,坐着长途客车,提着10来个红白相间的蛇皮口袋,在大昌隆旁边的新体育馆长途客车站下车,走进大昌隆,疯狂扫货,通常是把一个陈列架的商品全部装进蛇皮口袋,一结账就是五千、八千,甚至上万元。大昌隆的员工看见他们购买的商品太多,根本拿不动,都会帮助他们送到车站上车。这些商家回到各自所在的城市,在这些商品上加上自己的差旅费和20%的利润,轻轻松松就赚了一笔可观的收入。每周,这些“倒爷”就在老家和大昌隆之间奔波,把大昌隆当成一个批发市场。

  大昌隆的销售体量,从它发行的购物卡就能看出其兴旺程度:2000年开始到2005年,大昌隆每年卖出的购物卡,面值达上亿元。贵阳周边一些县、市的企业,在大昌隆买购物卡后,当作福利发给员工,等到双休日的时候,这些企业开着42座的大客车,把员工送到大昌隆购物,购物完毕后,再开车把买得盆满钵满的员工送回家。

  2000年前后,大昌隆除了在外地“打货”,本地供应商也是大昌隆供货的主力。贵阳的供应商主要是供应蔬菜、肉类等生鲜食品,他们的规模当时还处于萌芽状态,有的骑着单车,有的在街上喊一辆板车,就把货拖到大昌隆销售。随着大昌隆生意日益兴隆,对供应商提供的商品数量也日渐增大,这些供应商因此发展壮大。现在,大昌隆关门了,这些昔日的供应商凭借自己在商界的努力,在贵阳的各个行业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作者:田坚 李强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