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非洲修高铁”

2019-08-08 09:05  来源:贵阳晚报

  路基交付铺轨

  核心提示

  窗外是稍纵即逝的北非景色,车厢内弥漫着摩洛哥人的欢声笑语,虽然非洲的第一条高铁——摩洛哥丹吉尔至卡萨布兰卡高铁线已经正式开通8个月,但处于这样的场景内,仍能感受到摩洛哥人的那份喜悦。

  8月3日,在贵阳市朝阳洞路建材巷1号,中铁八局三公司副总经理向明仲的注意力被手机上一条新闻所吸引。新闻中,摩洛哥国有铁路公司预计每年将有600万名乘客乘坐摩洛哥高铁。

  这份数据,让向明仲回忆起了过去七年的时光。2012年3月,中铁八局三公司作为“海外先锋”飞往摩洛哥,在当地参与建设了摩洛哥高铁项目,经历了法国标准与中国标准的碰撞,摩洛哥劳动法与中国企业的碰撞、两国文化的碰撞,终于顺利完工。

  历时七年,修建完非洲第一高铁,打通摩洛哥两大经济中心高速连接线,速度与“欧洲之星”高铁比肩……这些里程碑式的文字背后都蕴含着“贵州”标签,让向明仲不由得自豪起来。

  高铁建设遇见“法国标准”

  尽管都是修高铁,但是法国标准与中国标准从测量、计算、监控、要求都有所不同。偏偏摩洛哥高铁又要按照法国标准修建,这也就给贵州企业增加了巨大的工作量。

  1942年,美国电影《北非谍影》让全世界知道了卡萨布兰卡这座城市的名字。77年后,走在卡萨布兰卡的迈阿密海滨大道上,街道转角的咖啡屋里依然播放着那首经典的电影主题曲。迎着广阔的大西洋,海岸对面隐约可见一些建筑的轮廓。中铁八局三公司摩洛哥项目现场负责人先承斌指着这些建筑说:“那边就是西班牙了。”

  尽管只有一海之隔,欧洲与非洲的高铁发展却是截然不同。自1981年,法国巴黎和里昂高铁第一阶段建成通车后,欧盟便开始不断规划建设欧洲高铁运输网络。而在非洲,人们只能依靠着公交车、老式火车等传统方式出行。

  2011年,法国投资摩洛哥建设高铁,摩洛哥面向全球招标,包括土耳其、意大利、西班牙等多个国家的公司参与投标。最终,中铁八局三公司在2012年3月参建了该条高铁线路第三标段。7年过去,虽然高铁已经在去年修建通车,但中铁八局三公司在海外建立的摩洛哥分公司仍保留着,继续拓展在非洲的海外市场。

  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市中心,别墅群更显欧洲风情,中建八局的摩洛哥分公司就在其中一栋别墅内,客厅摆放着七八台电脑用来办公,二楼则是员工宿舍。姜开峰是现在的分公司总经理,他和同事坐在会客的沙发上,回想起这7年的经历,有说不完的话。当年,中铁八局三公司承建的摩洛哥高铁项目,位于摩洛哥丹吉尔省和拉哈茨省管辖范围内,主要施工内容包括26.6公里的双线路基、高铁附属工程、高铁工程基地基础设施建设等。

  2012年3月,在经过了近20个小时的飞行后,中铁八局三公司技术人员抵达摩洛哥,开始修建高铁。挡在他们面前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法国标准”。

  “因为是法国投资建设,所以摩洛哥高铁要求按照法国标准修建。这个要求,几乎让我们所有人都崩溃了”,中铁八局三公司负责测量工作的技术人员杨继强告诉记者,法国标准采用的是地中海测量模式,中国标准采用的是黄海测量模式,例如对圆形的划分,中国是划分为360°,法国标准采用的则是400g的等量划分模式。“所以我们在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查阅了许多资料,请翻译人员帮我们一点点翻译,以适应法国标准的要求。”

  摩洛哥高铁是非洲大陆上的第一条高铁。对于没有任何高铁施工经验的摩洛哥来说,要保证施工的顺利进行,只能按照条款来对参建公司进行要求。而条款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监理公司的存在。

  “也就是说我们要自己花钱在当地聘请一家监理公司来监督我们的工作,监理公司是完全站在业主的立场上来监督我们施工。每一个步骤,必须要按照合同条款完成以后,才能开启下一个步骤,差一毫米,都要返工重来。”回忆起和监理公司打交道的日子,中铁八局三公司摩洛哥项目现场负责人先承斌脸上带着一丝苦笑。他说,在施工阶段,工作人员经常会为了1毫米的误差,和监理公司发生争论。由于双方的沟通,都需要翻译来完成,几个小时的争论下来,翻译嗓子已经“冒烟”。

  劳务用工突破层层困难

  摩洛哥法律参照欧美体系建设,对劳务用工有着很大的保护,工人自身的维权意识也很高。在尊重他国法律的基础上,贵州企业顶难而上,承担起摩洛哥工人没有完成的工作,保证了工期。

  探索一条新的发展之路并不简单。对于中铁八局摩洛哥分公司厨师邓祖国来说,没有猪肉、白菜、调料的摩洛哥,想给员工做一餐喜爱的美食,是最困难的事。而对于铁路施工单位来说,标准不同、文化不同、法规不同,都让他们吃了亏。

  前往摩洛哥修建高铁,中铁八局三公司带了大约100名中国工人。在开工之前,为了带动摩洛哥本地就业,摩洛哥政府与中铁八局三公司签订协议:需要按照1:1.5的比例招收当地人修建铁路。这样一来,在中铁八局三公司的修建队伍中,就有了300多名当地人。中铁八局三公司摩洛哥项目现场负责人先承斌告诉记者,在高峰时期,他们甚至招收了1000余名摩洛哥村民参与修建。

  摩洛哥虽是非洲北部的国家,但曾是法国、西班牙的殖民地。在殖民时期,摩洛哥参照欧美法律体系,构建了完善的法律,对劳动工人给予了很大的保护。

  “我们曾经听说,有一家中国公司在聘请摩洛哥工人以后,因为没有签订完善的合同,最后赔付了差不多500万迪拉姆(当地货币)的违约金”,中铁八局三公司负责工程项目翻译的工作人员战春颖告诉记者,中国公司在摩洛哥聘请劳务人员,遇到过很多挑战,许多摩洛哥村民的姓都是“汗默德”,又都来自同一个村庄、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中国人很难区分。而在当地,还有一些劳工的领头,一旦发现中国公司没有签订合同、或是签订的合同不完善,便会煽动劳工进行罢工,要求中国公司进行赔付。

  “有时候,中国公司聘请了当地的临时工,在合同上如果没有写清楚工期到什么时候结束的话,就会被告,除了要支付工人工作时期的工资,还要赔付工作结束后几个月的安置费。”

  在吸取了其他中国公司的用工经验后,为了解决劳务用工的法律问题,中铁八局三公司在当地聘请了一名熟悉情况的当地人负责解决劳务用工方面的问题,由这名当地人来对每位工人的人事资料进行区别划分,并严格按照当地劳动法制定完善的合同。

  “对于我们来说,为了早日顺利完成工程,加班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但是摩洛哥工人并不这样认为”,先承斌告诉记者,他们招收的所有摩洛哥工人都拒绝加班。一到下班时间,摩洛哥工人就会马上离开工地,周末也绝不会来到工地上加班,给再多钱都没用。“鉴于当地人的这个习惯,所以我们很多工作都要算着时间进行。比如打混凝土,如果打到一半,下班时间到了,摩洛哥工人就要走,那剩下的工作就没办法完成。有的时候,实在不行,就只能我们的中国工人顶上。”

  相亲相融构建异国友谊

  在工地上,摩洛哥工人把自己的信仰也带入到工作中。面对着截然不同的文化,贵州企业用自己的包容、耐心给予了对方足够的尊重,也得到了摩洛哥人的认可。

  摩洛哥信奉伊斯兰教。每天,摩洛哥人都要对着东方麦加所在的方向进行5次祷告。

  先承斌告诉记者,曾经有一次,他与同事开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前方一辆当地卡车突然刹车停了下来。一开始,先承斌还以为对方车辆出了故障,后来看见驾驶员下车,拿起一张毯子在路上铺开并跪了下来,这才反应过来到了摩洛哥人祷告的时间。

  对伊斯兰教的信仰,摩洛哥人也带入了工地上。“每天在他们祷告的时间段,我们都不会对他们有干扰或者抱怨,毕竟这是他们的信仰,我们需要尊重”,先承斌说。

  按照穆斯林教义规定,每年伊斯兰教历的九月是伊斯兰教徒的“斋月”。在此期间,所有穆斯林从日出后到日落前都必须进行斋戒,连水都不能喝。这给工程的施工带来了困难。先承斌告诉记者:“在这段期间,他们的体力肯定是不好的,很多重活都无法完成,所以我们就采取了让他们上午上班,下午休息的做工模式。他们无法进行的工作,就由我们公司的工人来完成。”

  中铁八局三公司在摩洛哥的营地位于当地丹吉尔省的一个村庄里。这里的人并不会说英文、法语,只能说当地土话。与当地的工人打交道,中铁八局三公司的工作人员只能手势、肢体语言并用。“我们也在不断地学习他们的语言,拿着本子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记。有时候说一句话,英语、法语、当地土话、手势全部都要用上”,中铁八局三公司工作人员杨继强说,这样的相处模式久了之后,他们也学会了一些当地土话、不少摩洛哥人甚至还学会了中文,不仅能够喊出中铁八局三公司工作人员的名字,还能在工地上领导村民展开工作。

  在建设铁路期间,一名摩洛哥中年女子被雇佣来当帮厨。在与中国厨师接触了一段时间后,这名摩洛哥女子不仅学会了炒川菜,还会在每次开饭前大声提醒工人:“吃饭了。”

  在长时间的相处后,中国工人得到了摩洛哥人的认可。杨继强告诉记者,一开始,所有的摩洛哥工人都要求必须每天结算工资。后来,处于对中铁八局三公司的信任,工资的结算变成了每月一次。一些摩洛哥人甚至还和中国铁路工人开起了玩笑,用仅会的几个中文词语作为名字称呼他们。

  初到摩洛哥时,中铁八局三公司摩洛哥项目现场负责人先承斌曾经遇到过一位当地人向他提问:“我们这里最高的建筑有28米,你们中国有吗?”对方的问题让先承斌懵了一下,接着他骄傲地告诉对方,中国早已经建设了几百米高的楼层,这个答案让对方大吃一惊。

  在此后的工作过程中,中国的加速发展让越来越多的摩洛哥人开始了解中国。先承斌告诉记者,如今,在摩洛哥,中国驾照已经成为当地认可的驾驶凭证之一。如果在道路上被警察拦下,在没有违章违法的情况下,只要出示中国驾照,警察就会允许驾驶员继续开车上路。

  在经过4年的努力工作后,2016年10月,中铁八局三公司标段内路基全部交付完成。项目施工进度成为全线标段中主体最先完工、附属收尾最靠前的标段。

  2018年11月15日,摩洛哥高铁正式通车运行。摩洛哥外交部长迈祖阿尔对中国铁路公司在摩洛哥高铁项目建设中的效率和认真态度感到惊讶,并对中国铁路公司的工作表示了认可。这份赞扬让中铁八局三公司副总经理向明仲感到骄傲:“中国修建高铁的技术得到了世界认可,我为自己是中国铁路工人骄傲。”

  通宵巡逻保护物资

  2011年9月,中铁八局三公司成功中标摩洛哥高铁第三标段修建项目。当年10月,公司便展开了筹备工作。

  摩洛哥项目现场负责人先承斌告诉记者,在得知中标后,三公司抽调人员成立了筹备组,数次飞往北京,完成了先期图纸的初步审核,所需物资总量初步清单,以及施工设施规划等工作。同时,公司决定派遣先承斌率领总工程师冯德礼、测量负责人杨继强、试验负责人李勇、设计代表周贞达等5人在2012年1月奔赴摩洛哥进行前期考察。

  先承斌在大学期间学习的是阿拉伯语,因此在摩洛哥能够与当地人进行顺畅的交流。在抵达摩洛哥后,当地司机带着他们沿大西洋北上,最后抵达了项目所在地德图安—丹吉尔大区拉哈茨省。

  在一个废弃的垃圾场上,先承斌带领公司工作人员修建营地房屋,并在这里度过了当年的春节。

  春节过后,第二批人员到达卡萨布兰卡。由于摩洛哥当地物资缺乏,几乎所有的施工设备、零件以及生活用品都需要从国内装箱运送。到了4月,50个集装箱陆续到达营地,被卸在营地附近英格拉吉橡树林空地里。为了防止物资被盗,经过商量,工作人员们决定以两个人为一组,通宵达旦值守巡逻。另外再外聘当地摩洛哥人,对物资进行保护。

  4月夜间,摩洛哥天气寒冷,工作人员们个个穿上军大衣,在森林的边沿之外升起一堆篝火。大家围坐在篝火的四周,带上笔记本电脑,各人做着自己白天未完成的工作。笔记本上发出的亮光,也在震慑着当地的不法分子切勿靠近。

  2012年5月,营地里的临时房屋搭建了起来,工作人员们把物资陆续搬入了室内,并且安排了门卫值守,这才终于结束了在森林里守夜的日子。

   “抓阄招工”招到好帮手

  2012年年初,由中铁八局三公司摩洛哥项目现场负责人先承斌带队的第一批人员抵达了施工现场,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修建营地房屋。

  由于施工环境限制,营地只能建在当地一片废弃的垃圾场上。要修建营地,中铁八局三公司办公室主任孙尧决定立马在当地招聘劳务工帮忙。

  中国企业工资高、氛围好,在当地人得知中铁公司在招人的消息后,许多人都赶来应聘,营地前瞬间就涌来了100多人。“我当时就很为难,这么多人要怎么选,如果没有做好工作,和当地村民关系闹僵了,对以后项目的开展是非常不利的”,孙尧说。无奈之下,孙尧找到了当地政府,一名官员给孙尧出了一个主意:抓阄。这个主意也得到了当地人的认可。第二天,来参加应聘的村民早早来到营地前。当地官员们让村民们排好队,给每个人编上号,然后根据招聘人数的多少,在排队村民中喊号。喊到号的就算抓到了阄,没喊到号的只能下次有机会再来。孙尧告诉记者,尽管这个方法看上去简单易行,但是也给公司找来了两名好帮手。(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田坚 李慧超 陈佳艺)

作者:田坚 李慧超 陈佳艺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