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预7年价格依然坚挺 贵阳早餐价格政府不再插手

2015-03-19 04:45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2008年以来,贵阳市早餐价格一直处于政府积极干预的状态之中,使用了平价早餐示范店、平价早餐车、试点补贴早餐店等手段。去年,仅10个月的时间,政府补贴3家早餐店的资金就超过百万元。然而,贵阳早餐价格依然坚挺,并没有实现预期中的降价示范效应。昨日,记者从贵阳市相关部门了解到,包括平价早餐车和平价早餐店补贴在内的政府干预手段,已经停止使用,政府部门不再插手早餐价格,而是完全交给市场来调节。

  肠旺面从6元涨到8.5元

  去年4月1日,贵阳黔灵西路和沙冲路彭记牛肉粉店,8元一碗的牛肉粉、肠旺面,一夜间就降至6元。这源于贵阳市商务、物价等部门试点平抑早餐价格:对肠旺面、牛肉粉店进行资金补贴。

  “试点,已经不搞了。”昨日上午,记者在上合群路蒋家肠旺面看到,价格牌上肠旺面已变成8.5元一碗,收银员告诉记者,“政府不补贴,一碗6元就涨到8.5元。”

  在去年4月1日之前,蒋家肠旺面为8元一碗,政府补贴结束后,价格反弹,变为8.5元一碗,涨了5毛钱。

  黔灵西路和沙冲路的彭记牛肉粉店,价格牌上也显示牛肉粉单碗8元。店员告诉记者,去年确实卖过6元一碗。

  一家曾获得补贴的早餐店员工告诉记者,补贴不补贴都一样,“来吃粉面的依然是那些人,两元一碗的差价对这些人丝毫没有影响。”

  10个月政府补贴百余万元

  “试点补贴已在去年12月31日按期结束。”贵阳市商务局有关人士表示,平价早餐试点补贴的都是3家愿意尽社会责任的早餐示范店,被贵阳市商务局评为贵阳餐饮老字号的彭记牛肉粉和蒋家肠旺面店,从去年4月1日到12月31日为试点时间,单碗牛肉粉和肠旺面从8元降至6元。

  “补贴的目的是通过试点达到示范带动作用,让贵阳早餐价格降下来。”该人士称,愿景没有变成现实,早餐价格依然坚挺。据介绍,试点期间的10个月,政府部门补贴3家早餐店的资金超过百万元。

  早餐车将自生自灭

  始于2012年11月的平价早餐车,目的也是让贵阳早餐降下来,且要改变贵阳人的饮食习惯。开初的平价早餐车实行中央厨房统一供应给各车,主要是馒头包子面包鸡蛋等干货,后被证实“水土不服”。又推出贵阳人喜欢的粉面,价格也比铺面的低,最高不超过6元一份,此时中央厨房已经取消。再后来,平价早餐车主管部门从物价变为商务,承包者多次易人,平价早餐车还因影响市容被城管收缴,逐渐驶出市中心区,在郊区和城区边上经营。

  昨日,记者在大营坡找到一家平价早餐车,经营者黄师傅称,早就没人管了,自己想经营什么都可以。

  贵阳市商务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致平价早餐车停开的因素有很多,最关键的还是“水土不服”,不适应贵阳的环境,目前对平价早餐车的态度是自生自灭。

  政府干预早餐价格长达7年

  政府部门干预早餐价格始于2008年,是对贵阳早餐示范店的评选,获评早餐示范店的粉面馆早餐价格均比非“示范”店每碗要便宜0.5-1元,相关部门给予适当补贴。早餐示范店有数十家之多,分布在贵阳各地段。当年,贵阳两城区多家早餐店开始“让利”,肠旺面、牛肉粉等由6元降至5.5元。

  2011年,贵阳23家早餐店将各自主营的早餐品种价格下调0.5—1元。其中,肠旺面从7元一碗降到6元,牛肉粉从6.5元降到5.5元,素粉从3.5至4元降到3.00元,水饺从5元降到4元。

  贵阳政府部门平抑早餐价格的手段经历了平价早餐示范店、平价早餐车、试点补贴早餐店等,最终以放弃告终。贵阳一家知名早餐店的老板告诉记者,政府不可能制止房租不涨,对姜葱蒜涨价进行补贴,所以,“还是市场说了算”。

作者: 编辑:李易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