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著名画家张同霖逝世 (附张同霖部分作品)

2015-04-29 08:57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商报

贵州著名画家张同霖逝世

匆匆,太匆匆

  著名画家张同霖因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于4月27日17时23分不幸辞世,终年四十九岁。

  业界普遍认为,这是我省美术界的重大损失,是贵州画院的重大损失。

  张同霖艺名张山,1990年毕业于贵州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师从王振中先生。200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大写意硕士课程班,师从张立辰先生。生前系贵州画院专职画家,中国画创作室主任,学术委员会委员,贵州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秘书长,贵阳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南明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据贵州画院理论研究室副主任袁海介绍,张同霖先生是贵州画院中国画创作领域的骨干力量。张同霖先生画人物精于罗汉塑造与佛造像,取法宏富,线面结合,形象奇古,况味十足;画山水最为当行,以气使笔,洒墨成迹,妙曼幻化。或雄奇深秀,或磅礴幽邃,或蜿蜒曲尽,或涯渚芳华……师造化而得心源;画花鸟极富才情,汪洋恣肆,不拘小节,遗形得神。纵然是大小错落,分割块面,节奏把握,亦是看似随意,其实匠心独运,自自然然,一派天真烂漫。

  据美术界同仁回忆,张先生生前丈夫豪情,常笑谈生死,曾坦言:“我若离世,可在灵前放《国际歌》,足矣!”如此释然情怀使得张同霖先生创作了许多才情纵横作品。其于人物、山水、花鸟无不涉猎,风格独特。无论广逾丈幅,狭至盈握,挥洒之间,皆能纵横捭阖,游刃有余。他的眼界很开阔,绝不故步自封,秉承一切工具、手段皆为我用的理念,所以左右逢源。诸如用墨,无论焦墨、宿墨、渍墨抑或水墨,皆可使之达到最佳的表现效果,此非数十年勤奋的功力所不能到。再如敷色,更是综合运用,突破前人窠臼,国画颜料、水粉水彩,广告颜色,丙烯等等,有的放矢,为画面需要而服务,开创国画一种新风气。

  然而就在张同霖先生绘事探索如日中天,创作激情四溢之时,却犹如星辰陨落,中年折翼,溘然逝去。 他的去世如此突然,家人、朋友在整理他作品时才发现,很多作品还来不及取名……惜哉!痛哉!

  艺界同仁送别

  昨日,艺界同仁纷纷做诗、联送别张同霖先生:

  胡世鹏作《悼同霖兄》:仙笔随风去;妙墨同霖留。

  刘意作《泣悼同霖兄》:吾兄同霖,不幸夭亡。惊闻噩耗,心伤泪淌。音容言笑,鲜活难忘。阴阳两隔,生死无常。思君才华,灵气勃发。合形铺势,气韵相长。念君气度,豪迈慨慷。兄弟朴守,肝胆激昂。天妒英才,魂魄西向。痛哉惜哉,哀断愁肠。挚友泪涟,同道悲怆。四方共泣,上下齐殇。驱笔同鹤节不朽;遣墨霖柏艺长存。

  马畅作《悼同霖兄》:画花画鸟,曲尽其妙;同悲同霖,太息斯人。 袁海作《悼同霖兄》:为花写照,画鸟传神,山水有奇气。一身襟抱,使贵州美术别开生面;对师恭敬,于友挚爱,心地无城府。十分叹息,教画院兄弟痛失英才。

  张同霖部分作品

山水作品

人物作品

山水作品

花鸟作品

作者: 郑佳佳  编辑: 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