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花果园双子塔建成 贵阳第一高度再次改写

2015-12-14 07:53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随着花果园双子塔建成,贵阳第一高度再次改写

今年,贵阳又长高了

现在贵阳第一高楼花果园双子塔已于2015 年封顶。

  开篇语

  让梦招手

  伍少安

  今日起,贵州都市报将推出“2015年·多彩贵州走新路”系列报道,系统梳理2015年我省重点亮点工作和我省“守底线、走新路、奔小康”的重要标志性事件。

  我省有迷人的青山绿水,有多彩的民族文化,有让外省客人来了就不想走的气候资源,然而,贫穷落后也是贵州的主要特征。600多万人口需要脱贫,经济总量全国排名靠后,而网上流传一些关于贵州贫穷落后的段子,虽然夸张失实,也应成为贵州加速发展、加快转型、推动跨越的“施压器”。

  我省不能重蹈别人的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必须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在此核心前提下,如何培植后发优势,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我们已经看到,贵州五大新兴产业在领跑绿色经济,即大数据产业、大健康产业、现代山地高效农业、生态文化旅游业、新型建材产业等。

  盘点重点亮点,不仅能够增强贵州加速发展的信心,还能让贵州儿女及有志到贵州发展的省外人士,认清这片热土将向哪个方向蜕变,好将个人事业的职场规划与全省发展大局相结合。比如,正在开展的民营企业“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民营企业通过“献血”,为全省守底线、走新路、奔小康作出贡献,同时树立了良好的企业形象,拓展了新的发展空间。

  无论是从区域的发展,还是从企业乃至个人的发展视角来看,唯有个体力量与宏观蓝图形成合力,才能让明天的梦向我们招手。

  如果把城市的第一高楼比作一个城市的高度,那么,从2010年开始,贵阳像进入了青春期的少年,“个子”猛“长”。

  五年前,贵阳的第一高度还是228米的凯宾斯基。五年后,第一高楼的“宝座”已被335米的花果园双子塔所占据。五年“长”了107米。

  一个名为“贵阳高楼迷”的论坛,曾经做过一份关于贵阳高楼的统计。结果显示,贵阳已封顶和在建的

  而这20座建筑,全是2010年以后建成或者开工建设。

  高楼的出现源于城市发展对土地的集约使用,“高楼建设有利于节约城市的土地资源,能带动第三产业的发展,如服务业、物流业、建筑业等相关产业。”

  在这样的逻辑下,城市的高楼成为城市经济发展的象征之一。

  五年来,贵阳的高楼在高度和数量上的惊人增长,无疑是这座城市快速发展的一个注脚。

  高一点,再高一点

  2010年,刚刚大学毕业的朱毅,跟着父母搬进了师大附近的一个高层小区。此前,他们一家三口住在贵阳一栋老房子里。

  住进新小区,朱毅很开心,除了因为房子是新的,还因为他家在20层。“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尤其是夜景。”

  每天,他都会站在窗前向外望一会儿。“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就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生命力。”爱好读书和写作的他,总能从窗边的远眺中,收获一些思考。

  他说,川流不息的马路,像城市流动的血液,一天天多起来;而高起来的高楼,就像城市不断健壮的骨骼。

  他感叹,“就这么几年的时间,从窗子里看到的风景,大不一样。”五年前,从20楼望向窗外,还可以用“俯瞰”这个词。“那时候眼前是好多低矮的小房子,一个一个,像火柴盒一样。”

  可是现在,这些“火柴盒”要么消失了,要么被旁边“长”出的高楼比得更矮小了。“远处还有不断在生长的大片高楼的工地。”

  从朱毅家的窗前,刚好可以看到凯宾斯基酒店。2010年凯宾斯基酒店以228米的高度,成为贵阳第一高。

  朱毅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凯宾斯基的旁边又起了一栋名为亨特国际金融中心的高楼。就像他也记不清,“窗外那些像竹笋一样的高楼,是在哪场春雨之后冒出来的。”

  从朱毅家窗前的视角,辨别不出凯宾斯基酒店和亨特国际金融中心谁更高。但是数据显示,亨特国际金融中心以260米的高度超过了凯宾斯基酒店。

  不过,这个高度并没有让亨特国际金融中心在贵阳第一高的“宝座”上停留多久。在朱毅家窗前望不到的花果园,一个名为双子塔的项目,以335米的高度成为如今的贵阳第一高。

  现在,朱毅已经结婚成家,搬了出来。他和妻子的家所在的小区,也是高层小区,他们住在29楼。而外地的岳父岳母,也刚刚在贵阳的一个新建的高层小区购置了房子。

  “买这两处房子的过程中,我才发现,现在贵阳的新楼盘,基本上都是高层住宅,二三十层根本不稀奇。”他感叹,小时候,谁家如果能住进楼房,挺让人羡慕的。现在,小高层反而成了稀有。

  高楼与山丘交相辉映

  对于贵阳高楼的变化,相比于本地人朱毅,外地人明悦的感受更为强烈。明悦是广东人,几个月前,从广东来到贵阳做项目。

  来贵阳之前,他就知道贵阳有避暑之都的美誉,还了解到这里环境很好。但是,他有一个小小的顾虑。明悦是一名“爬楼党”。近年来,在国内一些一线城市出现了一群爱好爬高楼的人。这些人大多是摄影爱好者,爬高楼对他们来说,既是为了登高拍到城市的夜景,也是为了挑战自己。“就像人们喜欢挑战登高山一样。”

  将爬楼作为一种习惯的明悦,在来贵阳之前还担心这里找不到他可以挑战的高楼。“因为摩天大楼当然是一线城市多一些。”

  可是来到贵阳,才发现当初多虑了。“贵阳的高楼很多,超乎我的想象,尤其是第一高楼花果园双子塔,已经达到了335米。”

  巧合的是,明悦在贵阳的宿舍就位于花果园。尽管来贵阳的时间不长,但他几乎已将花果园附近的高楼爬遍了。不久前,他还挑战了花果园双子塔、亨特国际金融中心和凯宾斯基酒店。

  在爬这些高楼的过程中,他有一个很强烈地感受,“贵阳的城市发展速度很快。比如一两个月前,我爬上一座高楼,看见眼前几栋楼才没几层,过一段时间再爬上去看,那几栋楼突然长高了很多。”

  他喜欢爬楼看城市的日出日落。与明悦曾经在一线城市爬楼看到的城市景象相比,贵阳的高楼虽然没有那些城市多,但是可以看见绿色的山丘与高楼交相辉映。“这是很不一样的景观,很美。希望这样的景观在贵阳以后的发展中,也能看到。”明悦爬楼,也寻找过贵阳的“爬楼党”,遗憾的是,贵阳的“爬楼党”很少。“也许以后贵阳的高楼越来越多,爬楼党也会多起来。”

  建高楼要建绿色建筑

  明悦关于留住贵阳独特高楼景观的心愿,实际上隐含了这样一个事实:高楼的建设与城市的环境息息相关。

  在中国城市化发展的过程当中,并不乏建设高楼导致城市环境下降的前车之鉴。

  那么,在未来,高楼应该怎么建,才能协调好高楼的建设与城市环境的关系?

  中国工程院院士,建筑结构领域的专家马克俭认为,建设高楼不能违背生态明文原则,要建绿色建筑。

  他介绍,绿色建筑就是要节能减排、节约土地和资源再利用。“建高楼应该符合安全、合理、经济,不能为了高而高,也不能为了标新立异,吸引眼球,建一些怪异的建筑。还有很多城市,高楼建筑群密集,远远超过常规水平,这都是贵阳今后在城市高楼建设过程中应该注意的问题。”

作者:李盈 杨兴波 编辑: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