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取千万公款 播州区一村支两委集体受审

2019-09-12 08:41  来源:贵阳晚报

  庭审现场

  核心提示

  以支书为首的班子把持基层政权长达8年,套取上千万国家资产私分,还被控贪污、受贿、强迫交易、非法占用农地等多项罪名。

  9月11日,遵义市播州区法院公开开庭,包括当地一名房开负责人在内的12名被告出庭受审。

  千万国家公款 落入私人腰包

  11日早上9时30分,该案审判长、播州区法院副院长张德刚敲响庭审法槌,12名被告人被一一带入法庭。除了被告人李天涛系播州区天辉房开法人外,另11名被告人均为播州区南白办事处白龙社区工作人员。

  去年5月,播州区相关部门收到线索后,对该案进行调查,最终发现白龙社区村支两委涉嫌集体腐败。

  9时40分许,在念完庭前会议纪要后,播州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庹修尚花了一个多小时宣读完了该案的起诉书。

  最大的一笔骗款为2011年的“马桥游泳馆案”。当年11月,蔡波、龙东升在得知社区大元组已纳入安置规划后,组织上述被告人在规划区内修建马桥游泳馆。

  2013年11月,众被告人利用协助上级政府征地拆迁之便,隐瞒游泳馆系违法违章建筑的事实,将游泳馆以及不在征拆范围内的集体资产白龙农庄纳入征拆范围,共计骗取国家征地拆迁款816万余元。

  这笔钱,绝大多数被蔡波等人私分,其中李天涛分得130余万元,蔡波、龙东生各分得80余万元。

  2016年2月,蔡波、龙东生借助时任南白镇党委书记倪某(另案处理)的帮助,隐瞒真相,将已被明确为抢栽抢种不予赔偿的果林,谎报为脱贫攻坚示范点,骗得副县长同意将该果园征收,得款244万余元。

  检察机关指控,蔡波、龙东生等人还在专业合作社、花鸟市场拆迁等领域,骗取国家公款,共计1200余万元。

  强迫交易涉黑恶 多官员被拉下水

  在该案中,房开老板李天涛是一位关键人物。

  2011年,白龙社区本地人李天涛承包了社区便民服务中心的建设。后来,为感谢蔡波、龙东生在工程给付和拨款方面的便利,李天涛分别向二人各送了5万元。

  相互勾结的利益链从此开始。而蔡波、龙东生二人也心照不宣,有工程首先想到的是李天涛。2012年,他们还在李天涛承包的安置小区平场工程中“占干股”,二人分别收下李天涛送下的16万元。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对这位“李总”,蔡波、龙东生也格外关照。原本,社区还负有协助上一级镇政府查处违章建筑之责,但二人不仅没有协助拆除“李总”的违章建筑,反倒帮助李总加盖违章建筑。

  为感谢蔡波、龙东生的“美意”,李天涛出手也大方:2016年9月,他分别送了两张银行卡给蔡波、龙东生,每张卡上均存有25万元。这也是蔡波、龙东生收受的最大单笔贿赂款。据统计,蔡波、龙东生分别共计受贿104万元、124万元,李天涛也因行贿罪被提起公诉。

  总支书与村主任 各自受贿百余万

  在涉恶犯罪领域,蔡波等人被控强迫交易罪以及违法操纵基层选举等。

  从2011年起,为获取不正当利益,蔡波、龙东生二人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成为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成员。

  为便于实施违法犯罪,二人把持基层政权,操纵换届选举,先后把上述其他被告人纳入到村、支两委,严重破坏选举制度,把持基层政权长达8年之久,将白龙社区变成了他们的“自留地”、“独立王国”。

  在蔡波、龙东生二人看来,白龙社区地盘上的事,也自然应该由二人说了算。辖区原遵义县第八中学、县残联实施的相关项目也成了他们的“提款机”。

  2012年,在八中还房项目中,蔡波、龙东生二人找到校长廖某,希望接手该工程,但廖某未明确答复。之后,廖某因村民拆迁问题找到蔡波二人协调,二人消极应对,还以“群众工作不好做”为由出言要挟。

  廖某出于无奈,只得将部分项目交给蔡波、龙东生、李天涛等人。该工程款共计130万元,蔡波、龙东生从中各分得5万元。

  2016年1月,原遵义县残联在白龙社区实施托养中心二期工程,蔡波等人想承接其中部分项目,但被残联理事长、副理事长拒绝。后来,蔡波等人又以“群众矛盾纠纷不好解决”为由要挟县残联,强行索要工程并最终得到部分项目,蔡波、龙东生、阳臣银共计获得45万元。

  为实施违法犯罪,蔡波、龙东生等人还将原南白镇党委书记、镇长倪某、原南白镇党委书记黄某、镇党政办主任陈某、播州区城市经营公司总经理刘某等人拉下水,寻求保护(均另案处理)。

  至当日17时,该案仍在审理中。

作者:黄宝华 编辑:汤成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