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收藏狂人”:我的“百宝屋”千金也不卖

2014-10-04 11:36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商报

  贵阳“收藏狂人”王解放:我的“百宝屋” 千金也不卖

  明代女性专用的夜壶、民国时期地主家的饭桶、锈迹斑斑的旧式熨斗,还有贵阳市开设第一条公交线以来印制售出过的各种面值、各条路线的车票……昨日,记者拜访了贵阳收藏爱好者王解放的家,以及他的“百宝屋”。

王解放拿出他收藏的旧式熨斗

王解放收藏有贵阳的各种车牌和车票

王解放收藏的户口本

  ■热心市民藏有贵阳各种公交车票数万张

  “请问是贵州商报热线吗?看到新闻才知道贵阳公交车票价将要调整了,如果你们需要编写有关贵阳公交车票价史的稿件,我可以帮忙提供各种公交车票……”昨日,65岁的热心市民王解放致电商报百姓新闻网6757777,称其收藏了数万张贵阳有公交车以来的各类车票,从最早的2分面值,到如今的1元面值;从第一条公交车路线,到如今的上百条路线,几乎贵阳市印制售出过的公交车票,他都应有尽有。

  获悉如此好消息,记者当即与王老伯约定时间拜访。

  王老伯出生于1949年,因此,父母为其取名王解放。昨日下午见到记者后,王老伯立马搬出了几大本册子。“这些就是贵阳市历年来的各类公交车票。”王老伯一边翻给记者看,一边说:“这张面值2分钱的,是我的藏票中‘年龄’最老的,它是贵阳第一条公交车路线的售票,只可惜不是第一批印制的。”

  “你知道贵阳市第一条公交路线是从哪到哪吗?”王老伯为记者科普,“贵阳市的第一条公交路线开设于1951年8月,这条线路是从六广门至纪念塔,由6辆五一型木炭车‘变身’的贵阳第一批公交车,结束了贵阳市没有公共汽车的历史。由于其燃料是木炭,因此仅‘司机助手’就配备了24人,加上驾驶员、售票员、修理工等共有职工七十多人。1953年,木炭公共汽车被改造成汽油公共汽车。1959年,贵阳市公共汽车管理处更名为贵阳市公共汽车公司。”

  王老伯视这些车票如同珍宝,每一张车票都如照片或邮票一般,粘贴排放得整整齐齐,并用玻璃纸封装好。因此,尽管时光流逝,这些车票依旧如新。

  除了贵阳的公交车票,王老伯还收藏有贵阳的各类车牌,记者在这些藏品中才长了不少见识,如原来不仅汽车有临时牌照,曾经自行车没有上正式牌之前,也需要有临时牌照。

  ■自小爱收藏藏品没有普通与珍贵之分

  公交车票只是王老伯藏品的“冰山一角”。在老王家里,随手拿起一件物件,那可都是老物件。明代女性专用的夜壶、民国时期地主家的饭桶、锈迹斑斑的旧式熨斗、儿时的“响皮”玩具手枪……摆满了家中。但是,老人的收藏没有普通与珍贵之分,只要与“旧”有关,他都爱,每件平凡的收藏品都有一段属于它的年代回忆。

  “我最早的藏品是我儿时的玩具,后来小学学生证、毕业证、户口本等等,我都全全收藏。”王老伯说:“前几个月,我从报纸上看见贵阳有关户籍制度历史变迁的新闻时,几家媒体找的老户口本资料图片都是什么上海的,我就觉得特别可惜,因为我这里明明有贵阳市最老的户口本嘛。”

  在王老伯家中,最老的藏品是一个明代女性专用的夜壶。“收到这个物品时,我还以为是花瓶,但总觉得这个花瓶有些怪怪的。”王老伯说,最近中央电视台的《鉴宝》走进贵阳,他便拿着这个“花瓶”去鉴定,才知道这个东西是明代女性专用的夜壶,如今已经非常少见了,专家为其估价14万元。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家里要有‘三转一响’就算得上富丽堂皇了。‘三转’就是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一响是挂钟。”在王老伯家中,这“四件宝”至今还留着,挂钟的时针已经坏了,好几次都没修好,老王依然把它挂在客厅里。“这些老东西就像一个‘时光隧道’,对我来说,就是年代文化的传递。”王老伯感慨道。

  ■“百宝屋”里万般回忆百万重金也舍不得卖

  几十年的积累,王老伯现在已有数万件收藏品,但没有专门的收藏室,他的家像一个博物馆、“百宝屋”。

  每一件老物件,王老伯都能讲出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一张巴掌大的卡片上,正面印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流行歌曲,背面印着歌星肖像。“这是那个年代最流行的东西,青年男女谈恋爱、朋友之间会互送歌片,这些歌曲那时在大江南北传唱。”类似这样的小卡片王老伯收藏了上万张。

  时过境迁,对王老伯来说,这些老物件诞生在那个质朴、真实的年代,镌刻着时代印记。

  王老伯的收藏品中,上世纪50年代的老唱机还能播放音乐、60年代的电风扇还能吹出凉风。每当爱人、孩子不在家时,他就一个人翻看、整理藏品。

  “几十年了,收藏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一种习惯。”王老伯称,曾有人欲出百万重金购买老王藏品,可他舍不得。“这些老物件卖掉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它们的价值不是钱来衡量的,除非真的有人懂得这些‘宝贝’的意义。”由于两个儿子对自己的收藏不感兴趣,看着凝结自己心血的藏品,王老伯有些无奈,他希望自己归老后这些老藏品能传承下去,有个好的归宿。

作者: 编辑: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