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记忆:贯城河上看古桥“摆古”

2015-05-15 13:42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玉带一水分西东,飞架石桥利交通。普陀平桥化龙后,北太蟠贯六洞终。”这首由民国时期金国楠所写的诗,吟咏的是曾经贵阳贯城河上的古桥,在如今这条已经被封存的母亲河上,桥多故事多。这一期古桥故事,不单说某座桥的故事,来说一说这条河上那些已经消失的和正在残存的桥,和它们背后或精彩或落寞的故事。

六洞桥的风姿见证六洞街的变化。吴东俊摄

  每座桥都不平凡

  从目前能够查到的清代道光时期贵阳城垣街道图上,贯城河(又称玉带河)从北至南,形如阴阳切分线贯城而过,将贵阳城一分为二,而被现代贵阳人认作是“母亲河”的南明河是城外的护城河(详见此前本报记忆版对玉带河的专题报道)。据清乾隆《贵州通志》载:玉带河“自崆巄山发源,贯入城中,流会南明河……”流经主城区,人口来往密集,自然需要桥来贯通。

  据贵阳市云岩区地方志办公室周诗若介绍,玉带河从宅吉坝桥至南端的六洞桥,玉带河上有桥22座,其中明清时期建造的古桥16座,其中包括普陀桥、平桥、化龙桥、普惠桥、北门桥、太平桥、狮子桥、贯珠桥、府桥、都司桥、六洞桥。而现在随着河道被封盖,这些桥也所剩无几。

  尽管桥已不是当年景象,但故事却依然鲜活:普陀桥,清乾隆《贵州通志》和道光《贵阳府志》都有记载,从“镇北桥”变为“福桥”,因桥边白鹦巷白鹦庵供的观音菩萨而改为“普陀桥”;太平桥,是水灾频繁年间老百姓祈求平安,在北门桥南修的石拱桥,还在桥上建龙王庙,还有楹联:“水挽银河来尽洗,风乘琼岛韧难移。”如今桥没了庙也没了;而大十字的狮子桥,虽然现在已经只见护栏不见桥,但这里曾见证了日寇对贵阳的“二四轰炸”,目睹了多年城市风云,俨然已是贵阳地标;贯珠桥和官员身上佩戴朝珠的故事,曾经“龙井秋月”旁桥上挑水人来人往……玉带河上,几乎每座桥都有故事。

狮子桥在喧嚣的城市中心稍稍地变得后人很少留意的宁静。吴东俊摄

  “张三丰”和化龙桥

  在玉带河上关于桥的诸多故事中,化龙桥的故事算是最具神话色彩的了。

  如今的化龙桥尚在黔灵东路口位置,主桥重修过,桥下另有一圆拱石桥。据周诗若介绍,化龙桥早在明弘治《贵州图经新志·关梁》中就有记载。清康熙《贵州通志》也记曰“化龙桥,在府新城上,有大石,形如灵龟。”清人为化龙桥留下一联云“晓霁虹状波上卧;秋高龙早雨中飞。”名为化龙,是因旧时贵阳正月舞龙后在此桥下将纸糊龙烧掉,故桥得名为化龙。

  关于化龙桥的传说,还和张三丰有关系呢。周诗若生活在贵阳80多年,说起这个传说绘声绘色。相传原先在贵阳鹿冲关的位置,有一深洞,洞中有蛟,蛟爱作恶,常常发大水,让贵阳市老百姓们苦不堪言,年年受难。有一年,道教祖师张三丰云游到贵州,百姓向其诉苦,言洞中蛟爱作恶发水,望其伸手相助。张三丰一听,便画了一符,放在化龙桥顶。等到洞中蛟再次发水,水流至此,不能再向前。蛟遇阻,便想回头,而桥上符变为宝剑,刺中其头部,蛟痛难忍,变身为母猪,从此再也没有作恶。

  所谓“化龙”,在贵阳民间的理解里,也有蛟龙变化成母猪之意。

 

尽管明显的狮子桥几个字刻在护栏上,桥的记忆似乎已经成为历史,因为贯城河深藏都市地层而不为人知。吴东俊摄

  普惠桥边李端棻

  除了颇有神话色彩的传说之外,玉带河上桥边确实有一些真实可靠的历史故事,甚至出了“大人物”。清末戊戌变法的领袖人物、北京大学的首倡者、贵阳十大文化名人之首李端棻,据周诗若说就是出生在普惠桥边长春巷。这位“贵阳老乡”在清末政坛上举足轻重,曾为北京大学前身(京师大学堂)的创建立下汗马功劳;在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戊戌变法”前,李端棻向光绪皇帝密荐康有为、谭嗣同,变法时,李端棻积极参与,光绪帝将其破格擢任为礼部尚书,大力推行新政,后被赦回贵阳,主持贵州经世学堂讲席,奠定贵州近代教育。(资料来自贵阳南明门户网站)现在贵阳,有李端棻纪念馆,和已经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李端棻墓。

在六洞桥附近的张之洞碑记让人依稀记得昔日的光景。吴东俊摄

  最奇不过六洞桥

  过了李端棻出生地边上的普惠桥,玉带河一路向南,到了和南明河汇合的地方,这里有贵阳最奇的桥梁:六洞桥。之所以说“奇怪”,缘于六洞桥并非有六个桥洞的桥梁,而是六座桥紧密分布,六孔桥洞横排。

  为何在这里要修六座桥?六洞桥的相关介绍说,“贯城河途径六洞桥流向奇特,呈牛梭形,内角约六十度”、“为了控制水,防止金银流失,故在此连筑六座桥以镇之。”而另一种说法来源于民间传说:曾经在这里有和尚庙和道士观,和尚道士互不相看,为免尴尬,遂多建桥。如今的六洞桥只剩两座,方便博爱路行人,但已经不是当初老桥。

  六洞桥又叫“月殿虹桥”,清乾隆《贵州通志》载:“月殿虹桥,在府城南旧贡院前,俗名六洞桥。”清人为六洞桥撰联:“一水倒环分太极,六桥横锁镇中流。”嘉庆年间六洞桥边上出生的女诗人何履絜曾有诗《六桥晚眺》:“河干风景如图画,时见卖花人过桥。一磐声随流水度,双栏影倩夕阳描。清将夏气惟兰佩,绾得秋光是柳条。最苦梼衣砧杵急,不曾寄远亦魂销。”

  “之洞”得名处

  玉带河北段桥边出了李端棻,南边入口处的六洞桥也不“示弱”,曾经的军机大臣、洋务运动代表张之洞就是出生在此。

  现在的六洞桥边上六洞街,有张之洞的纪念“小园”,人物雕像,人物作品,生平介绍,“张之洞,生于贵筑县六洞桥,”“两广总督”、“军机大臣”、“中国师范教育的创始人”、“中国重工业奠基人”等等关键词。

  不仅出生在此,张之洞的名字来源也和六洞桥有关系。《南明区志》对此有记载:原来的六洞桥边有孔明洞,“藏甲岩又名孔明洞,故名‘之洞’。

  传说虚过于实,和历史人物的牵连可能部分也需要考证,但玉带河上古桥陪伴贵阳城一路走来,见证变迁的同时自己也被“变迁”,但无论是还在“坚守”的还是已经消失的,它们在漫长的岁月中依然有专属自己的故事。

作者: 白凤  编辑: 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