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涨停到跌停又到涨停 跌宕起伏的一周:活着就好

2015-07-12 08:08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商报

从千股涨停到千股跌停、千股停牌,再到千股涨停

跌宕起伏的一周:活着就好

  “测试题:星期一开盘千股涨停,收盘千股下跌;星期二开盘就千股跌停,晚上千股停牌;星期三开盘又千股跌停;星期四开盘前,期指跌停,午盘千股涨停。找找规律,请问周五是怎么样的?”

  本周四收盘后,微信朋友圈里纷纷转发这一段子,四个选择是:A.继续千股涨停;B.回到千股跌停;C.继续千股停牌;D.天知道。大部分人都选择了D。结果,10日A股给出的答案是:A。对许多股民来说,过去的一周就是对大家心理承受能力的终极考验。

  A 郭师傅心痛:融资盘割肉在地板上

  “上周五上午,证券公司就给我打来电话、发来短信,提醒我的股票账户已达到平仓警戒线,随时可能面临被平仓的命运。我心里一急,就自己把手头上的股票基本上清仓了,只剩下两成多仓位,没想到割在地板上了。”到10日,财通证券杭州一家营业部大户郭茀依然痛心不已。

  如果郭师傅拿的是小盘股,上周五清仓还是非常明智的,因为本周一些小盘股一度连续三四个跌停。可郭师傅拿的几只大盘蓝筹股,本周成了护盘的对象,股价多数交易日都涨得不错。“3只重仓股中国建筑、农业银行、中国太保,都是上周五割肉的。中国建筑是第一重仓股,平均持股成本10元左右,上周五跌停前,6.8元割肉,亏了三分之一,损失惨重。农业银行3.4元割肉,也是差不多割在最低点。”郭师傅说。

  暂停IPO、券商募集1200亿救市、央行给予证金公司流动性支持……随着上周末新的救市政策出台,本周一农行涨停、周二大涨7%以上,全周最大涨幅超过三成;中国建筑本周累计涨幅28.32%。

  “我的融资盘全部买了中国建筑。本来以为这波调整会跟当年‘5·30’一样,行情会切换到蓝筹上,而且中国建筑、农业银行估值都很低。没想到这次调整会这么凶猛,我做了20多年股票,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郭师傅直摇头。好在周四上午,郭师傅看行情凶猛反弹,赶紧下单买了中国电建和核电,总算是挽回点损失。“中国电建8.4元的成本,中国核电8.2元的成本,两天时间收益超过了两成。不过今天上午10.2元卖了点中国电建,仓位降到七八成。”郭师傅说。算起来,今年以来到上个月,郭师傅在股市的收益率最好的时候达到80%。经过这一轮暴跌,到前两天不但收益损失精光,还亏了10%多。到10日收盘,还亏损了3%到4%。

  B 老股民朱泳键的幸运:躲过大跌再果断抄底

  “作为老股民,我们都经历过血的教训。所以这波行情上来,根据我的经验,5月份不回调的话,6月份肯定要回调。”逃过了这轮暴跌的财通证券杭州解放路营业部大户朱泳键对记者说。虽然判断到了可能面临的调整,但面对A股如此惨烈的“踩踏事件”,朱泳键也连称没想到。5月份的时候,大盘也曾出现过两次大跌,但相对于巨大的涨幅,这样的调整幅度很小,朱泳键认为并没有调整到位。所以在6月10日之前,朱泳键就在他的朋友圈子里再三提醒,通知大家及时撤退。

  “创业板指数从585点起步,一直涨到了4000多点,期间没有出现过像样的调整。一些个股不知道涨了多少倍。这样丰厚的获利盘,如果不调整才奇怪呢。”朱泳键说。光是今年以来,许多投资者的收益就非常可观,最高收益达到两三倍的也不少。

  作为一名大户,朱泳键虽然资金实力比较雄厚,但他一直比较谨慎,没有进行融资操作。而许多靠融资盘尤其是靠场外配资赢得高收益的股民,经过这一轮绞杀,早已输得血本无归。“上半年我的收益并不高,只有50%到60%,但我至少保住了胜利成果。”朱泳键颇为自豪地说。

  本周四,在大盘击穿3400点的瞬间,朱泳键觉得投资机会来了,于是满仓杀入了兴业银行、浦发银行这两只低估值的银行股。“上半年的行情属于题材股,下半年,我觉得应该属于蓝筹股了。”之所以在这个时间杀入,朱泳键觉得,主要是因为政府救市的力度非常大,而央行给予市场充分流动性的表态,对空头无疑是把“杀手锏”。另外,根据经验,他觉得3300点应该是券商融资盘的底线,如果击穿这一底线,大盘就可能兵败如山倒,后果极其严重。

  不过,即使躲过大跌,抄底时机把握很重要。方正证券杭州中河中路营业部大户高解钦本来已经仓位很轻,本周一趁利好政策出台重仓买了南玻A和苏宁环球,结果被套。不过最近三天南玻A连续大涨,到10日收盘已有一成多收益。苏宁环球周三开始停牌。“如果复牌,一个涨停就不亏了。”高解钦说。

  本周三,以创业板为代表的小盘股出现反弹迹象的时候,高师傅又分别买入了新大新材、杭州高新和贵州百灵,不过,一直喜欢短线操作的他前天就把它们卖了。而前天买进的万通地产,10日涨停板打开的时候也卖了。“有点可惜,这几只股如果拿着就好了。”接下来,高师傅准备瞄准那些上市不久、涨幅不大的次新股。

  C 小散户陈明的懊恼:想抄底时融资额度没了

  从一个月前收益率接近翻倍,到几天前融资盘被套,想抄底时却没了融资额度,散户陈明经历了一轮从天堂到地狱的过程。好在最后躲过了融资盘被平仓的鬼门关,成功活了下来。

  “我是4月份去开通融资融券业务的,一开始很少做融资操作,只是新股发行的时候,偶尔融点资打打新股,所以风险不大。”做了10多年股民的陈明说。在大盘一路上涨的过程中,陈明也格外谨慎,4000点左右的时候仓位就降到了五六成,到5000点的时候仓位降到了四成左右。

  6月15日大盘开始调整的时候,陈明还有点沾沾自喜:等调整到位,剩下的资金抄个底,今年的收益应该不差了。跟其他许多老股民和一些专家认为的一样,他觉得,这波调整就是当年“5·30”的翻版,调整结束后行情极有可能切换到蓝筹上。于是,6月23日、24日连续两天反弹过程中,陈明开始抄底。

  “一开始抄底的资金还不多,买的基本上是蓝筹股,包括央企整合题材,像东风汽车、中信证券、中国重工、紫光股份,另外还配了点中小板个股。后来大盘越跌越抄,到6月底就基本满仓了。”陈明说。岂料6月30日反弹后,大盘又出现暴跌,于是陈明开始融资抄底。“我还算谨慎的,大概就用了四五成的融资额度。”哪知道东风汽车、中国重工、紫光股份这样的股票都连续跌停,市值很快缩水。

  本周三晚上,根据证监会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持股5%以上股东以及高管半年内不得减持;上半年减持的大股东和高管,本来按要求半年内不得增持,如今也允许增持。另外,大幅提高股指期货保证金比例,央行为证金公司提供充足流动性。从这些空前力度的救市政策中,陈明判断,周三大盘很可能反弹。于是他准备周四一早抄底。

  周四一开盘,大盘和个股继续暴跌,陈明还是准备抄底。哪知道他融资买入的时候,交易系统显示的可买入额度为零。“估计几天跌停后,再加上一早暴跌,市值严重缩水,已接近券商的警戒线,不给我融资额度了。”陈明颇为懊恼。果然,他本来准备抄底的两只个股,当天股价从接近跌停直奔涨停。

  周娟是5月份才入市的新股民,看着红红火火的股市,她与丈夫一商量,投入股市的本金从一开始的3万元逐渐增加到5万元、8万元。“开始买了点南通科技,前后吃了4个涨停板,开心得不得了。于是把资金全部买了这只股。”6月15日以后,南通科技跟着大盘跳水,到本周四,前后加起来一度吃到10个跌停板。

  “当时越跌越下不了手割肉,都不敢看盘了。星期四股价一涨,我赶紧清仓卖了,8万元本金只剩了4万元。”周娟说。没想到这一割,真的是割在了地板上。“再也不敢玩股票了。”周娟心有余悸。据《钱江晚报》

  延伸阅读

  多方否认“做空中国”

  专家:境外资本没能量

  据《环球时报》报道“中国股票遭抛售与美国无关”,英国广播公司10日引用美国财政部负责亚洲事务的副助理部长罗伯特·多纳的话作为报道标题。报道称,多纳否认美国投资者做

  空中国股市的指控,他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出席活动时表示:“外国投资者在中国股市中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小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抛售中国股票的人在中国国内。”他引述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的话说,中国金融市场,包括股市,与世界其他地方的整合度很小。

  急着与“做空中国股市”撇清关系的不仅仅是美国政府。据台湾《中国时报》10日报道,大陆公安部破天荒查处恶意做空,曾被认为是“陆股空头部队主力”的国际金融巨头罗杰斯近日突然改口“与大陆国家队站在一起”,强调没有卖出任何一张大陆股票,“而且从8日开始加码买入中国股票”。他同时预言中国大陆的股市“触及一定的底部,然后就会逐步上升”。报道还称,原本看空大陆股市的高盛、汇丰、花旗、瑞银等四大国际投行也齐声唱多陆股。

  这些人否认做空中国股市前,中国网络上流传着大量“海外金融反华势力”捣乱的段子。英国《金融时报》10日采访一名中国股民,当被问到造成这次股市大跌的原因时,这名股民表示“据小道消息”,这全是“境外势力(的错),他们赚了钱就马上撤资”。

  股市前几天异乎寻常地大跌,加剧了人们对做空力量的担忧。刘纪鹏、常清等国内知名的资本市场专家曾联名发表观点,分析这股强大的做空力量到底来自何方。他们认为,这股力量资金充足,经验丰富,准备充分,非常熟悉公募和私募的融资杠杆资金配置量化分析,在不同阶段利用投资人爆仓的叠加效应层层推进,扩大战果,尤其是在利用中证500股指期货、ETF等一系列金融衍生工具组合做空的手法看,绝非一般的散兵游勇,而是战法老道联手作战的专业力量。英国《金融时报》也刊文称,北京在股票市场上遇到空前对手。

  境外有人在做空中国股市吗?答案是肯定的。美国《华尔街日报》10日报道称,纽约对冲基金尼克斯联合基金公司掌门人、做空者查诺斯,以及其他唱空中国的人士日渐成为市场关注焦点,不仅因为他们可能获得的潜在利润,也因为他们目前成为中国政府瞄准的对象。根据中国媒体周四的报道,中国警方将对恶意做空股票行为展开调查。

  《华尔街日报》说,看空型投资者们抛售掉借来的股份,相信可以以更低价格从市场上买回,借此从中赚取差价。但许多自称做空者的人说,他们对于做空中国投资还是很谨慎小心的。一些人说,目前在中国建立大规模空头头寸是件颇有难度的事。报道还说,查诺斯押注中国股市下跌差不多已有5年时间,这期间中国股市与全球许多市场一样,都经历着稳步上涨。如此市况令查诺斯的日子变得艰难,他的公司所管理的资产规模从几年前的约60亿美元缩水至30亿美元左右。

  “境外资本没有能量,也没有机会做空中国”,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这样对《环球时报》说。他认为,中国大陆股市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海外资金占比大概是整个市场的2%,“这个比例我觉得是可以忽略的,而在台湾市场、韩国市场,海外资金要占到30%左右。所以,我们中国的资本市场几乎可以看成是封闭的市场。现在人民币也没有完全国际化,境外资金也不可能大规模的进入中国买股票。”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10日告诉记者,境内境外资金都是逐利的,“但这是一个阳谋,而不是一个阴谋。”市场上之所以出现境外势力做空这样的论调,邵宇认为,阴谋论更加迎合了一些人对“故事、情节”的好奇心理,这样的观点也更易流行。

作者:  编辑: 秦美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