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徐海刚带着患病的妹妹边上学边求医

2015-11-05 07:51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妹妹疼痛越来越严重,徐海刚在老乡龙江中的帮助下,送妹妹到医院检查
中午在教室里看书学习的徐海刚
医院急救车护送妹妹回出租屋
妹妹在担架上痛得大哭
妹妹在重症病房,每天只有下午4时才可探视,徐海刚守在门口,想着去哪里给妹妹找治疗费
骨科医院不能治疗妹妹的病,徐海刚抱着妹妹失望离开

  大学生徐海刚,生父多年前去世,妈妈改嫁,生下妹妹后也亡故,继父送他上了贵州大学。一年前,妹妹突然发病,双腿神经元损伤面临瘫痪。卖掉家里的猪牛羊和树木,他从沿河自治县背着妹妹到贵阳,一边上大学一边为妹妹求医。这几天,妹妹病情突然加重,双腿疼痛不止,而他已经无力为妹妹支付医疗费了。

  同母异父,兄妹情深

  徐海刚是沿河自治县甘溪乡李户村六组人,六七岁的时候,父亲去世,母亲带着他改嫁。在生下妹妹简琴琴后不久,母亲也去世。继父把徐海刚和妹妹抚养长大,还让徐海刚进了贵州大学。

  妹妹比徐海刚小八九岁,从小就是哥哥的“小跟班”。父母每天没日没夜地在山上劳作,多数时候,妹妹都是由徐海刚照看。“她还不会走路的时候,我每天背着她到处去耍,上课的时候她在教室外面等我,下课了,我爬树上给她摘桃子、李子。”徐海刚说。

  后来妈妈患上肝癌,继父带着妈妈到沿河县城治病,后来还去了重庆,钱花了不少,可妈妈还是去世了。妈妈没了之后,徐海刚更是把妹妹当成心头肉,一心呵护。

  继父简秀方一人含辛茹苦把徐海刚兄妹抚养长大。兄妹俩上学后,学习成绩都很好,徐海刚高中毕业后考上了贵州大学。

  大学二年级那年,徐海刚放暑假回到沿河老家,看到12岁的妹妹简琴琴走路有些跛,还直喊大腿疼痛、没有力气。徐海刚这才得知,妹妹腿疼已经几个月,因为家里有一点钱就给他寄到大学做了生活费,一直没有去医院检查。徐海刚赶紧借了点钱,把妹妹送到县医院检查,医生却说病情严重,再不治疗可能会导致瘫痪,并建议他们赶紧往外面的大医院送。徐海刚又把妹妹送到贵阳,在一家大医院检查后,医生诊断为双下肢神经元损伤,有骨髓病的可能,需要尽快治疗。

  面对数万元钱的治疗费,徐海刚傻了眼,一家三口全靠继父种地养活,他读大学的钱基本是靠亲友支持和贷款、勤工助学得来,家里没有一分钱,根本没法交上治疗费用。无奈之下,徐海刚把妹妹送回了老家。

  边上大学,边带妹妹求医

  今年春节前,放寒假回家的徐海刚看到妹妹已经因为双腿疼痛而无法下地行走,病情越来越严重,下定决心要为妹妹求医。老实巴交的继父卖掉了家里的牲畜、粮食,还有山上的树木,又向亲友借了一些,凑得7000元钱。大学、高中同学听到消息后,也捐了4000元。

  徐海刚带着东拼西凑得来的11000元钱,背着妹妹出了山,几次转车到了贵阳。贵阳一家医院收治了简琴琴,可是徐海刚带的钱很快就用完了,无助之时向贵州都市报求助。2月8日,贵州都市报对徐海刚兄妹遭遇进行了报道,热心读者为他们捐了6万余元钱。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简琴琴的病情有所好转,钱也花完了,徐海刚把妹妹接出了医院。

  今年3月,新学期开学后,徐海刚在花溪学士路上租了一间民房,安排妹妹住下养病。“我一边上课,一边四处打听,希望能够找到一家医院,治好妹妹的病。”徐海刚说。听说中医推拿能够缓解病痛,他在贵阳合群路附近找到了一家中医推拿诊所,医生答应给他妹妹每天免费推拿。做了几天推拿,见妹妹感觉有所好转,徐海刚在合群路附近的小巷子里租下一间民房,让妹妹住下,诊所的推拿师每天到家里来为她推拿。

  从那以后,徐海刚每天清早6点就起床做好饭菜,与妹妹一道吃过早饭后,叮嘱妹妹留在出租屋里别下楼,他赶紧去搭公交车,赶往城郊十多公里外的花溪去上课,下午放学后又赶车回贵阳,给妹妹做晚饭。

  “这半年里,只要到学校上课,我几乎没有吃过中午饭。”徐海刚说,第一次住院后,老家的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了3万元钱,还了一部分欠账,所剩无几,所以他除了给妹妹买药,在其它花销上尽可能节省。在学校上课时,同学们的午饭时间他就一个人留在教室里看书或者睡觉,饿了就去厕所的水龙头上喝水。“开始那段时间,每天中午都饿得头昏眼花,走路都没有力气,后来习惯了,就不觉得了。”

  在徐海刚的精心照料下,妹妹简琴琴的病情有所缓解,偶尔还能出门走动。徐海刚带着她去看贵阳的街景,还去了一趟花溪公园,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逛公园。

  我一定要把妹妹的病治好

  今年,贵阳的冬天似乎来得早了一些,说冷就突然冷了。妹妹简琴琴的双腿又开始疼痛了,夜里要痛醒好几次。徐海刚不得不请假留在出租屋里照顾妹妹。

  妹妹的疼痛一天比一天加重,躺着痛,坐着也痛,推拿、按摩、热敷都没有用。徐海刚只得时常坐在床边,抬着妹妹的双腿,以减轻她的疼痛。“我想送她去医院,她痛得那么厉害,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我好害怕她会痛死去!”徐海刚说,“可是我没有钱了,身上只有几千块,而她一旦住院就需要一大笔钱。”

  11月2日,妹妹已经连续疼痛了两天,徐海刚着急了,哭着打电话向老乡求助。在贵阳上班的几位沿河老乡让他先把妹妹送进医院,尽快开始治疗,大家想办法筹集一部分费用。在新大陆做电脑生意的龙江中开着车,把徐海刚兄妹送到贵州省华夏骨科医院,骨科医生检查后表示对这个病爱莫能助,建议送其他医院的神经内科治疗。

  11月4日,简琴琴住进贵州省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在办理住院手续时,按照医院规定必须先交1万元,而徐海刚仅有3000元钱,医院也没有为难他,给他的妹妹办理了手续,只是提醒他,紧接着就要花费很多的钱。当天下午,记者陪徐海刚去了一趟贵州大学,他去找班主任取捐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从这学期开学时就开始资助他,委托班主任每个月转交1000元的捐款,让他用来给妹妹治病。

  两个沿河老乡带着大家捐出来的6800元钱来到医院,嘱咐徐海刚赶紧交到医院去,让妹妹尽快得到治疗。“我们沿河老乡还在给你捐款,大家会尽力帮你。”老乡周其相告诉徐海刚。徐海刚则哽咽着说:“谢谢大家,我一定要把妹妹治好!”

  妹妹住进了省医神经内科ICU病房,家属不能进去陪护。徐海刚蹲在病房门外,双手揪着头发,默默掉泪:接下来,去哪里找钱给妹妹交医疗费?

  捐款账户:工商银行,账户名:徐海刚,账号:6212262402012424715

  徐海刚手机:18786680773

作者:文/图 记者赵惠 编辑:汤成伟